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奶奶的星星

2019-11-17 16:36 作者:文生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羑河纪实一五八

奶奶的星星

文生

小菲接到电话,勿勿请了假后往家赶。

奶奶一个人在家,大约早上就跌倒在地,临近中午有老姐妹过来看,赶紧扶到坑上,人已经就不行了。

的天黑的快,小菲到家后,昏暗的灯下,奶奶躺在坑上只有一丝游气,坑边坐着年纪大本家伯叔、大娘婶子,大姑还有奶奶的几个老姐妹,坐在坑下,都默不作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小菲哭着说:赶快送医院呀!

年纪大的本家伯说:已通知你的娘,他们正在路上。

小菲哀求着说:求求您们了,赶快送医院呀!

本家伯说:你奶奶不能动了,一动就不中了,让她在家好好走吧,没有受罪。

小菲哭着喊:不——

本家伯说:你哭啥呀,到门外把你奶奶的魂叫回来吧。

小菲在门口哭着喊:奶奶,回来吧,奶奶,回家——

一声比一声悲怆——

本家伯走到小菲身边说:你奶奶回过劲来了,有话要和你说……

小菲抹了眼泪,赶紧进屋,脸贴在奶奶嘴边。奶奶一丝游气对她说:奶奶没照顾好你,你要好好学习,别怪你爹娘,以后好好照顾你弟弟——

小菲边哭边说:记住了。奶奶——

奶奶说:别哭别哭,奶奶要在天上成为一个星星了,在天上天天看着你。等不到儿子来了,老姐妹们,俺先走啦——,说罢眼睛一闭。

稍一会儿,坑下的几个老姐妹赶快脱了奶奶的衣服,用温水擦了全身,给奶奶换上老衣,年纪大的汉子们在已在屋正门口后面放好了床板,大家合伙把奶奶抬到床上,头部枕上元宝枕,戴上官帽,穿上官鞋。人过了六十,有条件的都准备好了老衣,人一走就的赶紧穿上,一旦人的体温冷了,肢体疆硬,老衣就不好穿了。同时注射防腐剂,有孙子了,至少放五天,具体放几天,还得请懂阴阳的老者定,因此得保证几天内尸体不腐。赶紧订透明棺材,两天后透明棺材过来。其实木棺材已准备好。以前是三天内放在棺材里再停灵几天后出殡,所以不一定打防腐剂,现在得先到火葬场火化后再装进棺材入土为安,所以停灵的几天又是打防腐剂又是用透明棺先罩着……

这些都是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年人做,村里的年轻人都在外打工。

大姑和小菲哭泣着,木然地看着人们忙碌,累了后陷入沉默。

凌晨爹娘和弟弟连接坐高铁、出租车赶回来,说小姑一家也在路上。爹娘急忙和老人们商议办事。

天明后,小菲带着弟弟,坐上本家哥开的小面包车,去各路亲戚家告丧,因为弟弟从小在城里生活,对家里的各路亲戚不熟,更不用说去亲戚家,而告丧必须是男性……

家里忙的一塌湖涂:搭起了棚子,纸糊的塔楼、金童玉女以及各种家电买来了,吹唱班请来了……,各路亲朋来吊唁,子孝女们在停灵的床边哭表示感谢

小菲穿着孝衣哭麻木了。

火化那日,小菲哭的更厉害——

奶奶的骨灰先存放着,准备以后择机装到棺材里,然后一路不停直奔坟地,赽快就埋了。放在过去,是不能这样的,出殡的过程会很长,出门大哭、出村哭、过桥哭、进坟哭,费时费力。现在一方面是大家时间宝贵,很多人是钱过来人不过来,人过来的话,请假扣工资不说,可能连工作也没了;另一方面,民不告官不究,公开装棺进坟,万一有人告,村里就得出面处理,谁在村里没有过不去的人?虽然这么做被人认为不地道,可谁也不敢保证没人做。于是风声紧时,走了的老人火化后,儿孙们先放一段时间,然后择机连无声无息的入棺埋坟。

之后就是吃喝,许多人仿佛只有在这会儿才能相见相叙,于是话多酒多……

小菲在爹娘的言语中沉默。她的弟弟表示要赶快回城上学,爹娘让她好好学习,自己照顾好自己,经常过来看一下家,生活费也增加了些……,

小飞、小军他们星期六回家了,虽然他们不在一个学校,但以前是同学,还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都是留守学生,是自己的奶奶带大的。

初冬的天气,冷风吹来,天空仿佛被打扫过的一样,一扫往日的阴沉,冰洁清凉起来,几个学生在羑河岸边,默默地走……

小菲说:奶奶走了,她在天上看着我……,我好想奶奶,呜……,说着就哭了。

小飞说:你别哭,天上的奶奶不想看见你哭……

小菲说;都是我不学好,把奶奶气的……

小飞说:那是以前的事,你现在是我们当中学习最好的。

小军说:以后,俺不让俺奶奶生气了,要好好学习,不和那些混混混了,以前,总认为混才是有个性……

小菲说:你们说,天上的星星那么多,那一个是奶奶的星星呢?

小军说:奶奶的星星其实在你心里。

小菲问:天上的星星都是些什么呢?是好多好多遥远的太阳?

小飞说:是的。

小菲问:星星永远是那么多吗?

小飞说:不是的。

小军挖了小飞一眼。

小飞领悟,说:永远是那么多。

小菲说;你骗人。

小军说:没有,星星永远在闪烁,老人对孩子的念想也是永远的。

小飞说:对的。

小菲说:俺听你说过宇宙,这些星星不会永远存在。每个星星都有它的命。

小军抢在小飞前说:星星是永恒的。要不,为啥叫它恒星?

小飞会意,说:是啊,天上的星星永恒的。

小菲说:你们别说了。奶奶走了,俺也一夜之间长大了,懂了很多,俺真的好想……

小军说:你以前说你奶奶对你不好。

小飞不满地说:你现在说这干啥?

小菲说:现在想,爹娘都在外不在家,身边只有奶奶一个亲人了,俺以前不懂事,老让奶奶生气……

小飞说:现在奶奶在天上保佑你。

小军说:天上一个星,地上一个人。人走了,天上的星星还在,因为还有许多事放不下——

小菲忧伤的说:俺考上高中时,奶奶和俺讲了星星的事。奶奶年轻时,不再是只能通过嫁人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能通过考试改变自己的命运了。于是,在星星下,她不再是听老人们谈天说地,而是在星星下走夜路和同学们去学校上晚自习班,晚自习课后,星星带着她们回家。星星给了她们想,她们想考进学校,改变她们的命运,但是她们没有改变自己的命运,因为她们没有考上学校,那时她们就是考上技校也是了不得的事,当年有人考上了小师范,全村震动,放了电影。那会考上学太难了!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毕业生,十多个届的学生挤在一起考呀!没有考上学的奶奶,心里不知道有多伤心,后来只能与土地打交道,可是土地养不了那么多人。奶奶嫁了人了后,婆婆骂,老公打,为了生儿子,不知吃了多少苦头。孩子们长大后,奶奶希望孩子们也都能考出去,改变命运,没有一个考上学的,只能出去打工。因为经济的原因,俺爹娘只能在城里带一个,现在经济好了,俺也只能在这里上学,没有三年的本地高中学籍,是不能在本地高考的……

小军说:俺奶奶当年只上了小学,她心里很想继续上学的。俺学习不好,只能上技校,肯定让俺奶奶失望了。

小飞说:俺上三加二的大专,俺奶奶高兴,原来是用过去的老观念看问题,她还不相信,现在是连普通高中也考不上的才上俺那学校的的……

小菲说:俺奶奶说,不要记恨爹娘,他们也有难处。

小军说:嗯。小菲,俺听说你家里想让你补习一年,考重点高中,有这事?

小菲说;有这事。

小军说;你应该补一年。是奶奶不让的吗?

小菲说;是俺不想。

小飞说:不过,就是考上普高,一个脚已进了大学的门。

小菲说:奶奶不在了,考上有什么用?

小军说:她在天上高兴呀。

小飞说:知识改变命运。

小菲哭着说:俺宁愿被奶奶天天数落,没完没了地找事做,呜……

小军说:不哭不哭。

小菲问:小飞你还在关注宇宙吗?

小飞说:关注,当个好。

小菲说:你说说天上的星星会啥样?

小飞说:重生吧。

小军说:轮回?

小飞说:差不多吧。

小菲问:啥个法子?

小飞说:不是在大聚集中重生,就是在大撒把中再生。

小军说:很玄。

小飞说:大聚集就是宇宙在引力作用下,集聚到一块儿,然后在爆炸中重生。大撒把就是宇宙在喑能量在吹撒下分解形成真空,真空中量子涨落形成新的宇宙。

小军说:听不懂,不理解。

小菲问:时间多长?

小飞说:对于宇宙来说,任何时间都是一瞬间。

小军问:宇宙重生之后还有我们吗?

小飞说:宇宙的一切,都上随机产生的。产生之后受到必然的制约。

小军问:东西再小也是有,啥能形成真空呢?

小飞说:宇宙的本质是‘无’,宇宙中的一切是‘无’分裂后的表现。

小军说:这比在这羑河边上产生的《周易》还让人难懂。

小菲似有所思,奶奶也说过人生轮回的玄妙言语,说:咱们回家吧。

小军问:你回那儿?

小菲说:俺回自家,俺大姑陪。

小飞说:好,俺们送你回家。明天下午一块坐公交车回老城,先送你到学校,然后俺们再分头回学校。

他们无声地沿着古老羑河岸边的路走。月牙下的星星不多,但是明亮。年少的他们,在奶奶的星星们闪烁关注中,又在懵懂中长大了一些。

羑河纪实系列均为原创

2019年11月17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dmfbkqf.html

奶奶的星星的评论 (共 5 条)

  • 淡了红颜
  • 雪
  • 雪儿
  • 浪子狐
  • 残影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