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散文随笔《扫灰钱》

2020-01-16 08:51 作者:踏雪闻香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散文随笔《扫灰钱》

作者 乡音

时间过的真快,眨眼功夫鼠年节即到。为迎接新春佳节到来,每年的腊月二十号一过,家家户户齐动员,老少齐上阵,全力以赴打扫卫生,俗称扫灰钱。

提起扫灰钱,不由自主地就回想起小时候,跟着家里大人扫灰钱的一幕来。那可是既辛苦又好玩的事。记得那天天还没亮,妈就把我们喊起来,说今天要扫灰钱,扫完灰钱就过年了。谁打扫的干净,过年给谁多发压岁钱;谁偷懒从谁的压岁钱里扣钱,奖励给勤快的人。

一听打扫卫生给钱,我们姐妹兄弟,一个个一骨碌爬起来,等着大人分配任务。大哥虽然只比我大不到两岁,但他是男孩,是我们家里的顶梁柱,脏活累活自然非他莫属。小妹是我们姊妹几个,最干净利落又细心的,给她分配的自然是,擦洗碟碟碗碗一类的细致活;我是我们家最邋遢,最马大哈的,像扫地抹桌椅就是我的专利了。二弟好说话,让干啥就干啥。只有小弟年龄最小,他的任务是监工,就是监督我们几个谁偷懒耍滑头,好及时汇报给大人,等过年发压岁钱的时候扣谁的钱。我们几个都怕扣钱,一个个屁颠屁颠地,生怕被小弟发现举报给大人,扣了压岁钱,所以个个都很卖力。

其实我们几个干的活,都不是太累的活,只有老爹和大哥干的活,才是最累最苦的呢!真正又累又苦的是刷墙的活,那年月没有白灰,就是有穷人家也买不起,只有到县城北面温泉旁边挖白土。他们得在刷墙之前就,要把白土准备好用水泡上,等刷墙的时候搅均匀了才能刷墙。(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天一大早,老爹和大哥就拿着铁锹撅头,铁銑竹筐出发了,村里去挖土的人很多,爹和大哥赶紧找个好挖的地方,先把散土疙瘩搓起来倒进框里,然后再开始挖坑取土。这活最累不要说起,担惊受怕是在所难免的。因为地上的白土挖不上了,只有挖城墙了!

那时候没有考古队,也没有城建局,没人管。于是,大家都一窝蜂似的抢着挖城墙。好在城墙非常厚实,坚不可摧。否则,城墙一旦被挖空塌方,那后果不堪设想。好不容易挖了一筐白土,可怎么弄回家呢?那时候人穷,哪来的电动车人力车,连架子车也不是每家都买得起的。老爹和大哥一商量,抬!不信咱俩个男子汉,抬不动这些土疙瘩?说得容易可做起来谈何容易?从县城墙到我家,少说也有好几里地,且都是土疙瘩路,别说抬上几十斤上百斤重的土疙瘩,就是空人走,稍不留神随时都可能扭脚。

就这样,老爹和大哥硬是凭着一股蛮劲,跌跌撞撞地把那些土疙瘩,从几里路外给拖回来了!哎吆!那狼狈样真让我们啼笑皆非,热泪盈眶。只见老爹本来就微弯的腰,几乎成了90度,进门时差点栽倒在地,吓得我们姊妹急忙奔过去把他搀起来,扶他坐下。一边帮他抖落身上的土,一边倒水让他喝口水喘口气。

大哥必竟年轻力壮,比老爹强些,但也是满脸通红气喘吁吁,腰也是直不起来了!直到现在我都忘不了,那一幕动人的情景。就这样,总算是把房子粉刷完了。虽然大家都很辛苦,但看到原来黑乎乎的墙,一下子变白了,大家心里乐滋滋的,必竟辛苦没白费……

时间过的真快,眨眼功夫六十多年过去了,今年的春节又来到眼前,每年腊月的扫灰钱,仍然必不可少。不过时代变了,大家都在与时俱进。

儿子对我说:“妈,咱今年扫灰钱要更新观念,来个新花样。你看咱们家东西堆的像个垃圾堆,有用的东西没几件。不如咱来个大清理,把那些不常用的东西全都处理掉,让房间也透透气。”按照儿子的旨意,我只好翻箱倒柜,把那些我过去几次想扔却,又舍不得扔的旧衣服旧家具,忍痛割,一股脑儿全翻出来,分类摆放,把那些自己用不上,但也许别人能用上的东西全捆起来,放进捐献箱,破烂不堪的都扔进垃圾箱。

这样一清理,屋子里一下子显的宽敞多了,也整齐多了。虽然并没有添新家具,但面貌似乎焕然一新,我也一下子心情开朗了。看来这过年扫灰钱,也要于时俱进啦!

王宏志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dkjbkqf.html

散文随笔《扫灰钱》的评论 (共 9 条)

  • 清淡如水
  • 格列美湼
  • 稚藕弋
  • 飞翔的鹰耿彪
  • 淡了红颜
  • 今生依梦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新作。文友小年快乐!预祝新春愉怡,吉祥!
  • 踏雪闻香

    踏雪闻香这是我的一个老年朋友写的,情感真挚,接地气,很喜欢。她还不会操作,我就帮她发在这里,希望大家也喜欢。

    赞(0)回复
  • 踏雪闻香

    踏雪闻香往事悠然想起,令人温暖回忆。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