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把等待,痴念成禅

2019-04-09 21:09 作者:一千年以后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很久很久以前,窗外,细的绵柔音律,偶尔听听,是清宁的,我静静地参禅领悟,其间山山水水的往复,大约便是弃离俗世前必经的苦难。而被佛称之为万丈红尘的地方,却始终有一种美艳的光彩,摇弋在凡夫俗子间,让人又又恨,且悲且喜,而流年暗换,四月已不是那段枯瘦的光阴。

很久以前,我的脑子里装满了安徒生笔下的王子公主灰姑娘骑士,偷偷的想着谁会是我的谁谁谁,想象你就是这样,宽厚肩膀,手指干净又瘦长,笑声像大海,眼神里有阳光。

很久很久以后,我依旧相信着安徒生写的那些童话故事美好的结局,却再也不期待我的谁谁谁会在几时出现。

于是,与你相遇,听<<十年>>,有个女孩对男孩说,我再也不理你,其实不是真的讨厌你,而是很在乎你,非常非常的在乎。很久很久以后,我再听<<十年>>,时过境迁,看到的不再是陈奕迅的心情,而是自己的心情。

我一直都相信,我对你的爱拥有着无比素雅的宁静,虽然无形,却雨淋不灭,生生不息。我对你的爱是博大而不自私的,永远为你祈祷,我想你,读你,我明白你的忧伤,也只愿为你一人忧伤,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像我一样的喜欢着你,我爱你就像爱我自己一样,豪无保留,我也深知由恨到爱,再由爱到恨,似乎是一个根本无法确定得失的过程,可以用几天几月,甚至是数十年的光景,但当一切都归于平静,平静过后也并非一无所有,其实何为拥有,何为失去,到头来只不过是我们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了而已。

与你相约,将芳华正好的青等待成一个暮年苍苍的老人。晨钟与暮鼓,小楼与长亭,红颜与风情,在写给你的文字里,袅袅余香,沉淀为那些岁月永恒的风景,让我记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于是我终于明白了,爱是不能够勉强的,永远不能相信所谓的一成不变,那些过了太久的是是非非,慢慢被沉淀,我们还是太过年轻,还没遇到能让自己坚持一辈子的信仰,所以把与你相遇,与你相知,等成了永远的痴念,因为想你,成了忧伤的美丽,所以,即便年华终要老去,也要鼓起勇气走出过往,用坚定与毅力告诉自己,放下该放下的,珍惜每一次与你的相遇,纪念某某等待的故事,纪念一切可以纪念的,从前的,以后的。

于是我终于明白了,世界无穷大,可容纳芸芸众生,而你与我,恰恰都是众生里的两个,就如两枚山茶花,原本该是各自幽香,不近风尘,不染亲疏,但这世界偏是又小如犄墙,在墙影的转角处,那个彷如山茶花开的你,非得让我遇见,从此,有了牵连,与你有关,让我活着的深情,细腻而丰盈。

于是,我祈祷,让我一直在需要我的人身边,永远不离开。

于是,我知道,在年少时,我们都做错过什么,终于有这么一天,我也可以放下心中的执念,重新选择。

于是,我徒步去香山,去赏枫叶,去我把对你的思念诵念成经,看尽了所有的金碧辉煌,远山如黛,山脚下的村庄里炊烟再冉冉升起。还有一弯自西向东的江水,风吹波澜起,风停波如镜。在晨钟暮鼓中谷雨飘落,春雨纷飞,世间万物大约都是这样从无到有,从有到无。于是我终于参悟了一个道理,人世间所有的爱恨情愁,是是非非,都是惟利是图,能够相遇就是把这一切的一切看透,于是我们不必太过执念,也无非纠缠不清,也许你用一日能悟透,也许你用尽一生也无法参透。

所以,很久很久以后,我问佛祖,这人世间的爱到底是什么?佛祖无言,佛祖心如止水。同样一句话,人却只能感应到无限的伤怀。其实在这瞬息万变的世界,本就不应该奢望永恒。佛祖,你没有拥有过爱情吧?佛祖笑吟吟地,无比慈祥,那笑容如同容纳百川的海水,深不见底。我听见镜花轻轻地说,我向往也拥有过爱,水月,我真的很想你。

你无意中经过了有我的路,来实现一场擦肩而过的缘,有来便有走,有缘起就有缘尽时。无论我们如何回头望,却也只能向各自相反的方向越走越远。

时间如来,不期而至,世界如是,相见恨晚,若能守得一隅清明,只许你与我共度,做梵净山里的飞相与还,朝花夕拾,煮茶焚香,杖藜执酒,白马轻舟,君可愿?

若可,我愿当这水中花镜中月,把等待和痴念化成清浅的禅意,而我,便在这红尘的禅意里,等你

一千年以后落笔于2019年4月9号 20:50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dkepkqf.html

我把等待,痴念成禅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