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也上马去

2019-03-06 14:00 作者:子愚雅趣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不记得第一次醉酒是什么时候了,但第一次饮酒的情景却历历在目。

那时,我刚从学校毕业到水利上工作年轻孩子,还不足十八岁。领导说年轻人需要到第一线锻炼,我二话不说,打起背包就走。

只记得那是券门水库输水洞改建工程工地。工程指挥部一帮工程师、技术员都是长辈,捧着我做测量和工程结算工作。白天施工,晚上少有公干,大家有的看电视,有的下象棋,有的仨五人一围饮起小酒来。

“酒就那么珠贵,我看你们经常喝那东西?”老武是施工员,我俩住一个窑洞,有时我都睡醒一觉了,他才回来,我就给他撂上一句话。

“嘻嘻,凑个机会你也尝尝,酒逢知己千杯少,曹操煮酒论英雄,李白斗酒诗百篇”!他说出一连串酒的好处。

在老武的多次蛊惑下,我平生第一次尝了那东西,辣味呛鼻,一口下肚,火烧火燎。眼泪都被“撵”出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工程竣工时,领导敬酒我说不会喝。老武热情的很执意真切,用玻璃杯倒了一杯非让喝,溢美之词不绝于耳,不喝他不坐。那时酒君子热衷大杯喝,一杯三二两不为过,看着就吓人。僵持有时,被逼上“梁山”,我拿出男子汉风度,一仰脖子倒了下去,随即就跑回宿舍蒙起被子,心想非醉不可。可谁知竟没什么事,只是胃里有些难受。

日后到局机关搞文字工作,有时领导第二天开会讲话要讲话稿,晚上一座三四个小时,几千字的材料就出来了。同志们说你不吸烟,不喝茶,也不困乏?要不弄几杯小酒提提神。我倒觉得无所谓。

后来走上领导岗位就不行了,接待应酬多多,被逼的经常饮酒,有时上边有领导下来检查,说工作做得好,又是敬,又是陪,不知喝了多少,只记得有次到宾馆大堂就对地“广播”,丢尽了人。

前些年,到安徽去考察,顺便看了采石矶,非常感慨诗仙李白。他一生命运多舛,怀才不遇,但情酒善诗。浪漫倜傥。一曲《将进酒》才气千古,“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可纳闷他为什么痴酒,如果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是他对人生的感叹,那“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则是否醉话?更有“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我想只能是神仙疯狂的体验了。无怪乎都说他在此喝多了逐月而去。

这些年好了!中央有个“八项规定”,少了酒局饭局,正合吾意,喝那东西惹得我结肠炎一直不愈。

闲来读小禅的散文,竟有一篇《三杯上马去》,自笑酒缘与这女子略同,只不过我初恋间不曾饮酒,醉酒的感觉仿佛是她一样的文字描述。特别是文中有“一杯看剑气,二杯生分离,三杯上马去。”还说她想打马扬鞭,去寻找自己的那片草原,无论多远,无论多久,为的是落得人生两个字“不悔”!

说来凑巧,老同事兼朋友如今又是领导的伟弟昨晚邀我小聚,我说已经吃过饭了。他非让我过去唠唠,我们谈人生,叙友谊,期间小酒斟樽,他埋怨我出了书也不送他看看,我说第二本就要出版了,到时一并恭请雅正。情志笃甚,千杯嫌少,弄得如何回家都不记得了。

我只想,寻一谷,搭茅石庵;沐风洗馥,聆泉鸣涧;既望之日,邀月为伴;把樽吟歌,对饮诗仙;安之若素,不思流年。

或比若小禅,笺指墨舞,细说清欢;青山拾贝,心醅净莲;檀板轻唱,听雪禅园;修行生活随笔云烟;空落光阴,文集无言。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djkpkqf.html

我也上马去的评论 (共 6 条)

  • 听雨轩儿
  • 漫舞洛城
  • 淡了红颜
  • 雪儿
  • 飞翔的鹰耿彪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