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蝉塔寺游记(四)

2019-08-15 12:28 作者:会宁南渡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题记:如果你觉着像一篇游记就当游记去读,如果还有其它想法肯定你是正确的。

我曾试图着接近佛的生活,佛和皇帝一样总是在云里雾里或者神秘的紫禁城传达着神秘的指令,不肯与所有的凡人面对面畅开心肺的私聊。关于佛的日常琐事只好通过隔壁大妈的疯言疯语了解个一知半解,我也常常为大妈近乎戏弄的抢白而恼羞成怒,不耻下问竟然也是一件很难堪的事,一个号称读书人的人竟然对佛学一窍不通,这是不是个缺陷我已深有了体会,然而佛理的遥远就像中世纪的驼铃,永远响在马可波罗的游记里。

有时我也试图想着靠近佛的肉身,其实我佛就在附近,隔壁大妈的丈夫常常替佛传达旨意,其灵验程度可以追朔几百年,能说出李家三爷的爷爷的小妾死于难产,死后葬在了三爷的爷爷的旁边,周围是李家十几代的坟茔,常常有猫头鹰在坟头发出惊悚的叫声,而且经本家长者冥思苦想也似乎确有其事,这样的事发生的多了,大伯也如佛一样慈悲了。这位年轻时率性而随意的汉子因为自己的不检点被媳妇奚落得常常发疯了的人,会像一头饥饿的狮子一样将邻居大妈一脚踩下去,直至没了声响,所以邻居大妈的威信是在经历了比抗战多四倍的时间才确立的。至于大伯的成佛怕是来自于一之后的顿悟,不知何时他开始对村东头狗娃山上的泥人开始了膜拜,他的关于佛的宣传与古典小说《西游记》《封神榜》有些类似,大家都知道大伯是不识字的,这种神授的方式对于一个人的成长是无可估量的,正如人们膜拜孔子一样,礼之俨然犹在眼前。

其实在信佛上我和大妈的观点还是有着细微的区别,对于没有亲眼所见的事常常存有质疑。在中国大部分信士弟子礼佛都是有目的,因为佛教信徒都把他们宣扬的诸佛说成是无所不能的,当然法术因等级不同而各异,神通也依次递减,可见佛的世界也不平等,众生平等是对佛法之外的人说的。佛的分身术没有人敢于质疑,一尊佛在世界各地大都有行宫。佛能救苦救难,保佑凡人四季平安。佛真能如此?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听说佛有失利的传说。有了这份企求,便就有了一份敬畏之心,这到是十分必要的。

当一缕檀香袅袅升起时,我望见了云端里的三霄圣母身着七彩绸衣,手执法器府瞰着跪拜在地上的我们,等我们起身作揖时,近前方的两位尊者似乎在窥视着你的诚心,并且一位张弓搭箭,一位高举金鞭,再要近前已是不可能的了。三霄圣母的慈祥恐怕只能在远处感受了,庙祝为了节省灯油,将五万只蜡烛堆放在一侧,我还是能感受到诸神脸上放出的金光。临进门时,我曾想着从老年庙祝的嘴里了解一些庙里尊神的大概,然而庙祝一脸漠然的样子告诉我他和我们没有多余的话可谈。如今这景象和我童年时候的想象一样遥远而无法揣测,关于三霄圣母的事只是在《封神演义》上的一点粗浅认识。

三十年前,我还是一个少年。这是一个物质极度匮乏的时代,饥饿像瘟疫一样在人群中无休止地蔓延,书籍和一顿白米饭一样的稀缺。谁能想像得到那时候我对于书籍的渴求竟然和一顿饱饭同样的重要。一本连环画小人书就可以快活地度过一个晚上,而且可以不厌其烦地读上七八遍。当夜暮降临时,躺在驴粪烧热的土炕上,手执一本小人书简值就是一种神仙般的快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个天,我是在幸福中度过的,我用三天的干粮换来了一本泛黄的《封神演义》,前面的几页连同封皮还有后面的不知道有多少页都已被前人挼没了。开头的情节我是用假设作了铺垫,才顺利地进入了情节,到了第七天的时候,有人就催着要书了,比黑白无常催命的还要急。因为在我之后排队看书的人还有很多,他们都已经提前支付了三天的干粮,他们都拥有十天的所有权,只是次序的先后问题。我必须要在十天以内读完这部大部头的小说,没有多余的时间让我读完一部长篇小说,白天还有很多的农活等着干。我只好等待每一个长夜,因为只有这时我才是支配者,那时觉着能自由支配时间的人才是世界上真正伟大的人。

第八天的晚上,夜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眼神却没了往日的清澈,两个黑脸圈像镜子一样带在了眼睛上。我将填满煤油的灯盏移到枕头边上,煤油灯的灯芯爆着灯花露着灿烂的笑容。一手擎着书一手翻着页,目光不敢多停留,思绪不敢多联想,追随着商周的战事很快进入了乡。(待续)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dhdpkqf.html

蝉塔寺游记(四)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