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纪实文学《血溅八角亭》(原创)

2019-12-15 16:12 作者:文教--徐军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徐 军

1944年秋,东纵部队挺进罗浮山,控制了博罗大片土地,盘踞在龙门的国民党反动派对于东纵武装的发展壮大,十分忌惮,为了巩固其反动统治,他们开始对龙门共产党进行镇压。

1945节前,国民党三青团的负责人丘峥找到在永汉警察所任职的李绍宗,告诉他国民党准备逮捕共产党员的计划,并以此对李绍宗进行威逼利诱,让他加入国民党,又警告他不要跟共产党人王达宏走得太近,否则会有牢狱之灾。李绍宗并未动摇,并且他把丘峥找过他的事告知了王达宏,两人商量后,,决定将这个情况跟组织汇报,国民党反动派若有所行动,也好提前有个对策。2月中旬,王达宏、李绍宗到罗浮山请示东江纵队副司令员王作尧。王作尧同意并指示他们重建武装队伍抗日。

在王达宏等共同努力下,队伍很快建立起来,被命名为增龙博独立大队(金龙大队)。10月中旬,队伍编入第四支队。当时支队缺少经济来源,有时不得不向群众借粮,队伍在永汉活动期间,民运组人员莫萱、阎星光、钟云、张发柱、林权、李华时常帮助当地村民干农活,教导村民识字,给大家宣传党的政策,教唱革命歌曲,帮助村民解决生活困难,从而密切与群众的关系,提高群众的阶级觉悟,从中发展和培养建党积极分子,发动群众团结起来,鼓励群众揭发国民党反动政权,因此越来越多的青年加入了革命队伍。

当时粮食十分珍贵,我军由林权和李华负责管理部队粮食,国民党反动势力经常过来毁坏,有时甚至防不胜防。这天,林权得到情报,说林桂兴、王捷功、王梅、丘峥聚在一起讨论粮食的事情。林权知道这几个人都是反动头子,平时经常欺压村民、无故没收村民的粮食,凑到一起肯定没什么好事,于是向李绍宗汇报了此事。

李绍宗一听到丘峥也参与其中,再想起丘峥曾与他说过的话,也意识到事情非同小可,便找到王达宏跟他汇报了情况。二人商量,丘峥了解队伍缺粮的情况,加上林桂兴、王捷功、王雨梅人手上都有枪支弹药,若是他们真跟国民党反动派勾结起来,队伍就显得更加被动了。于是,王达宏赶紧向组织反映情况,组织决定先发制人,抄林桂兴、王捷功、王雨梅三个反动头子的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队伍接到通知后马上行动,没收了三个反动头子的枪支,把他们的粮食一部分分给贫苦村民,一部分用作部队粮食。随后,队伍转移到增城欧冚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组织153师一个团和增龙地区反动武装的围剿,双方进行了激烈的战斗,虽然队伍消灭了部分国民党反动派士兵,但由于增城回旋区间少,队伍不得不折返至永汉。

这时,民运组人员莫萱、阎星光、李华、林权、钟云、张发柱六人负责运输完物资后,不知部队已撤离,便在五斗田交通站宿,很快就被敌人发现并包围。莫萱等人听见外面嘈杂的声音,立马警觉起来,用屋内所有重物堵住屋子大门。可手里没有任何武器,只能等待部队前来支援。国民党兵在外面高喊,让莫萱等人开门投降,李华大声向外大喊,若敢闯入便立即拉响手雷,跟他们同归于尽。有些国民党兵听后,不禁向后退了几步。国民党兵信以为真,暂不敢强攻,又对莫萱等人进行威逼利诱,只要他们说出部队撤离的方向,必定不会伤他们丝毫,还能够以提供共产党的线索在国民党部队立功当官。莫萱等人听到这里,才知道部队已经撤离,但他们依然不向国民党军屈服,继续以手中握有手雷恐吓敌人。

双方僵持了两个小时,无论国民党兵怎么利诱,莫萱等人依然不为所动。国民党兵渐渐失去了耐性,命人从屋子的各处窗口点火,生怕被手雷炸伤,又命令队伍退至离屋子约10米远处。

屋内瞬间冒进浓烟,把六人呛得睁不开眼。一刻钟后,国民党军见莫萱等人既没有出来,又没有拉响手雷,便下令向屋内扫射。

六个人躲在阁楼上,用桌椅作遮挡。李华从窗口看到敌人越来越靠近,发现另一面窗口后边就是后山,于是拆下屋内两只灯泡,告诉莫萱几人,等他将两只灯泡扔向敌人时,大家要抓紧时间爬出窗户,跑向后山。

莫萱几人拿起椅子使劲敲破窗户,李华对国民党军大喊一声:“我跟你们拼了!”随即,将手中的灯泡分别扔出窗外,敌人都以为是手雷,立马慌乱地向四周跑开,捂着头趴在地上不敢乱动。六人趁乱爬出窗户,向后山方向跑去。趴在地上的敌人只听见一片寂静,才知道上了当,等反应过来时,发现六人正跑向后山,便开枪扫射。瞬间,莫萱被打中了腿部,林权被子弹射穿了膝盖。眼见敌人很快就要追上来,李华他们将莫萱和林权扶起,躲在山脚处,借着草堆掩藏。

不幸的是,敌人顺着草地上的血迹找到了六人,将他们带回狱中,严刑拷打威胁他们说出共产党队伍的消息。国民党兵先用皮鞭对六人轮番抽打,用脚踢闫星光和莫萱的脸部、胸部和腹部,拿枪托在莫萱腿上的伤口处一点一点的往里拧。林权被用铁钉在受伤的膝盖处旋转搅动,直到骨头外露。六人被三番五次的折磨后,疼得昏死过去,又被冷水泼醒。敌人拿辣椒水从他们的鼻部和嘴部灌入,再拿烧热的铁钉和铁锹戳他们的手指、烫皮肉,之后用棉絮给他们包伤口,等稍显结痂又猛地撕下,再用皮鞭抽打。群众们都能听到从监狱里不断传出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个个都心惊胆战。但无论敌人如何凌辱和摧残,六人始终未吐露关于共产党队伍的半点消息。后来,六人被押至永汉圩八角亭,斩首示众。

在临刑时,六人齐声高呼“共产党万岁”!随着刽子手手起刀落,六人的热血喷涌而出,洒在八角亭四周。

毛泽东在其词作《沁园春:再访十三陵》中写道“愿耿耿丹心,耀如赤日;铮铮硬骨,强似苍松。一往无前,万难不屈,偏向悬崖攀绝峰。仰头望,把红旗高举,直上云中。”六烈士为了“把红旗高举,直上云中”的革命理想,为了光荣的使命而牺牲了自己,留下永垂不朽的革命精神。

作者简介:徐军,大学教师,中国铁道出版社《现代推销实务》主编,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鲜早世界栏目首届最受听众和读者欢迎的十五位作家之一,在全国数十家报刊杂志和国家级网站上发表了数百篇作品,其中数十篇作品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等各项征文大赛中获奖。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dbnbkqf.html

纪实文学《血溅八角亭》(原创)的评论 (共 4 条)

  • 残影
  • 浪子狐
  • 早岁那知世事艰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散文网不断发展和壮大的坚硬基石和有力保障,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