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清明蟹——长篇纪实文学《我们这一辈》连载之十九

2018-07-20 09:49 作者:龙鼎山人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清 明 蟹

——长篇纪实文学《我们这一辈》连载之十九

清明节前后,正是河蟹聚集于河口浅海一带产卵繁殖时节。这时节的蟹,经过眠,空胃净肠,肉肥黄满,鲜美无比,故称之谓清明蟹。当海潮退去,海边的人便撸起裤腿,光着脚板去海里踩蟹,河蟹多卧居于稀泥沟里,人走进去,若踩到硬硬的滑滑的东西,伸手顺脚边抠下去,十有八九便会抠起一只硕大的蟹来。不到半天,大人孩伢便满载而归,回家美美享用——这当然是三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土改后头一年,祖父把翻身分得土地打来的粮食几乎全部卖掉,置办帘子网,在熊岳河口开了第一家网铺。帘子网原为荆条或芦苇编成,堵在河口或浅海,待潮水退去,鱼蟹们便会自动顺帘子钻进鱼篓的网袖里。后来改用棉线网,网丝用油浸晾干,沥水而耐用,但人们仍习惯地叫它帘子网,也叫晾子网。这种网具一直延续至今,不过织网的材料又进了一大步,改用聚乙烯了。那时的河蟹出奇的多,多得成了灾。若赶上蟹汛,网帘子前的河蟹堆聚有二三尺厚。有这么多的蟹,网都快压趴下了,鱼是绝然进不了篓的。那时河蟹没人买,遇到蟹子压网时,祖父伯父便绕到网后,把网解开,让蟹子们顺潮水退去,而这一潮就没了收获,故称为蟹灾。

然而海边的人对清明蟹还是蛮喜欢的,于是伯父就带一些回家。祖母总是用一块大干瓢,装上满满的蟹子,用黑围裙遮住扎严,叫我东邻西居挨家送,祖母因此结下了不少好人缘儿。再往后祖父就把几个孙子带到海边窝棚里,交给我们的任务是砸蟹子。每当把海货从海里挑上岸倒进笸箩里,我们便把那些到处横行的河蟹一个个砸死。我们选用带有木柄的杨木疙瘩,照准蟹壳砸下去,蟹黄四溅,喷得脸象大花脸,衣服象迷彩服。死蟹扔进沙坑,倒上牛粪灰,积成蟹肥拉回家。喂香瓜,瓜结得又大又甜;喂苞米,棒子长得又粗又长。侥幸逃过榔头的,有的爬进灶坑烧死了,有的躲进水缸空儿多活几天。

河蟹水陆两栖,近海产卵孵化。小蟹逆河水而上,在陆地沼泽农田水沟长大。大约在农历八月顺河水入海,故有“七上八下”之说。但也不尽然,有的误入歧途,爬进水泡里,躲在冰下过冬。我们冬天凿冰捉鲫鱼时,经常抓到一些河蟹。我在老边区工作时,经常看到有人在水田水线上用嘎斯灯照河蟹。河蟹有趋光习性,当嘎斯灯点亮时,它便会自动向光亮爬来,跌进灯光下的铁桶里,自投罗网。一天晚上,一只大蟹竟冲着我家灯光爬到了房门口。小时候,有一天晚伯父赶花轱辘牛车,沿着深深的车辙拉着我从海边碱泥路上走,不时听到花轱辘下有嘎吧嘎吧的声响。原来是蟹子趁天黑爬到路上吃牛粪,听到声响躲进车辙里反而遭灾。(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成蟹大多二三年生,个儿大的半斤多重。那公蟹有一对长满青毛的大螯,正所谓“螯封嫩玉双双满”;那母蟹则拖着一个大大的子包,确是“壳凸红脂块块香”。据说蟹黄尤其蟹白是高级补品,滋阴壮阳。吃蟹时,把子包串起来,挂在屋檐下,风干后搓碎拌黄瓜菜吃极佳。

河蟹因其久居洞穴海底,故其肉性辛凉,胃寒者不宜多食。食用时宜用姜丝、葱丝、米醋调之,最好能饮一点烫热的白酒。曹芹对吃河蟹很有研究,一句“性防积冷定须姜”最恰当不过。而我们的吃法就不那么讲究了,一是用大葱大酱炸蟹酱,苞米面子粥就蟹酱,不撑破肚皮才怪哩!二是河蟹炖酸菜,清明时节的酸菜已酸得没法子吃了,若用河蟹炖,酸味全无,其鲜绝伦。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海边饿死的人少,那是蟹子救了百姓的命。

河蟹的贡献很大,但自古名声不好。唐李贞白诗云:“蝉眼龟形脚似蛛,未曾正面向人趋”,简直把蟹子贬得一无是处;皮日休说它“海龙王处也横行”,可谓毁誉参半;曹雪芹借贾宝玉之口说它“横行公子竟无肠”,大概把它比作了负心的男人。

文革开始后,我们村同我一样在城里念书的中学生都开了小差,不参加文斗也不去武斗,每天晚上扛一盘推网去海里捞蟹子。那时晚卖蟹子也是资本主义,有一回我去熊岳城卖蟹子,被戴红胳膊箍的群专队员撵得骑车子乱窜,没想车后头的蟹筐挂在电线杆上,我摔个仰八叉,膝盖破了皮,蟹子撒了一地四处乱爬。即使这样,群专也没饶我,没收了我身上所有的钱,办了一天班提高认识才放我回家。尽管如此,我的捕蟹收入还是可观的,一年下来挣了四五百元。再后来,我用捕蟹收入娶了媳妇,又用捕蟹收入盖了新房。母亲说,是蟹子救了咱哪!

沧海桑田,河蟹由原来没人买到现在卖至几十元至上百元一斤,海边蟹苗孵化场收购一对种蟹开价五百元!这些年,由于狂捞滥捕,到处围追堵截打歼灭战,甚至“从娃娃抓起”,加之海滨盲目开发,湿地急剧减少,河水、海水严重污染和农田滥施农药,野生河蟹已濒于绝迹。清明时节吃河蟹和蟹子拌黄瓜菜已成为天方夜谭。目前,与河蟹遭受同样命运的还有梭子蟹、对虾等。赤甲红虾爬子也即将被最后推上历史审判台。呜呼,人类竟绝情如此!

今年节,家住老边区的学生刘文鹏给我送来一兜子河蟹,说是他家自产的养殖蟹,因其个儿小称做“扣儿蟹”。他还自豪地说:“老师,我承包的十三稻田全都养河蟹了。”望着那些啤酒盖儿大小的河蟹,我心里也如河蟹一样“七上八下”。人类把广阔的大海闲置不用,却牺牲良田去养蟹养虾,这不是本末倒置吗?眼下,清明节又到了,在祭奠逝去的先人的同时,是否该祭奠一下为人类做出过无私奉献的河蟹呢?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cvgskqf.html

清明蟹——长篇纪实文学《我们这一辈》连载之十九的评论 (共 9 条)

  • 飞翔的鹰耿彪
  • 程汝明
  • 襄阳游子
  • 浪子狐
  • 听雨轩儿
  • 淡了红颜
  • 雪儿
  • 听风赌雨
  • 榆木疙瘩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