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母亲

2018-07-26 19:11 作者:鄱湖小草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母 亲

老家奶奶没生孩子,只好在娘家村里抱养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就是我的母亲

那时老家很穷,爷爷在景德镇做工,也没什么收入。家里的一点地,扔给奶奶打点。奶奶是个小脚女人,个子也不大。下地干活勉为其难。想种庄稼,要换工换牛。奶奶常说,“别人的庄稼长满地,俺的种子还在坛里”。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只有十岁的母亲就暗下决心——要学耕作。她常看大人怎么犁地,怎么使唤牛,有时还趁人犁地时上前请求扶上一会犁。一来二去的,心里还真有点儿谱。母亲其时比犁略高,轭头是放不到牛肩上。奶奶放好轭头,系好绳,母亲才动手扶犁。犁地就是揭转犁花力气。每到地头,大人是一手揭犁,一手带绳使唤牛,很容易。母亲是女娃子,要双手使出全身气力才可揭动犁。耕一圈地起码得揭两次犁。人小手短脚也短,哪有大人利索,摔跤也是常有的事吧。

家里没男劳力,倔强的母亲从不服输,自小干男人干的活。后来人也长高了,力气也大了,还真赛过小伙子。比如季,村里人卖柴搞副业。在座峦砍些树段子(我们叫把柴),挑到湖口县的屏峰码头去卖,有十多里路。我记得,每次都比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挑得多。我虽然是几岁的小孩子,轻重多少,大致还是可以看出来的。大人卖柴,我也经常跟着去码头看看嘛。水码头,比偏僻的小村热闹多了。特别是,那翡翠绿的糖块,最能吸引我。硬币大小,有小柄子,能含好半天,又甜又香,太好吃了。

母亲做事尽力。早期不是有互助组,合作社吗,我们小村总是和大村联合,大村的人都喜欢和我母亲搭帮做事,特别是那些会干活的人。有个叫荷花的伯母,也是人高马大,嗓门也大,嘴更是不饶人。厉害嘞,纯粹是条女汉子。她却最喜欢和我母亲一起干活,说我母亲不偷巧不藏奸,尽心又麻利。收割时,她们几个老是与男人挑战——搭禾,叫什么树标兵。那时脱谷是用禾栿搭(我们这里叫禾栿,不管是不是这栿字,音是这个音,又是木字旁,就权当一回吧)。禾栿是四块大板,做成的大方斗,四边四人。双手掐住禾把,将禾谷向板上用力甩搭,‘咚隆’巨响。搭禾花气力,拖动禾栿更要气力,强壮的男人才行。但是搭禾工分也最多。尽管工分多,主动请缨的还是少,除非是组长安排的,是没办法的事。那时,我母亲几个是出了名的标兵呢!(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父亲是临村同族人,与母亲结合算是上门女婿。父亲来了后,母亲也就轻松多了,整田的事就不用干了。父亲会干农活,又会弹棉花,家里很快红火起来了。我兄弟两也连着出生了。应该说我们的家是幸福之家。但是,性格原因,父母居然有几次差点分手。

父亲应该说是好男人。他勤俭朴实,会挣钱,特别疼子女。不足之处是不大言表,不爱沟通交流。平时性情也不错,但是事情真正闹僵了,也有点躁。不过再怎么急躁,也只是虎目圆睁,手下还是很有分寸的,很少真正动粗。母亲也是很会干活,也会料理家务。务实是共同点。但是母亲自小给奶奶宠坏了,什么事由着她,脾气大。所以,只要不合她意,就会摔东砸西的。与她相处,当然受不了。说实话,应该是母亲胸怀窄了些,没有包容心。像父亲这样的男人,还是很好掌控的,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矛盾啊。

母亲的传统观念——家长制比较严重。我不算捣蛋鬼,算是比较听话的孩子。旧传统农历腊月二十四,是打孩子的日子,防止孩子新年乱说不吉利的话。这一顿打,母亲是年年要履行的。我还在里,母亲突然掀开被子,举起小竹梢,一边打,嘴里还一边说:‘乖不?听话不?乱说话不?’。睡在床上的孩子,身上有什么。那个竹梢软杈,抽打在身上,疼得钻心呀。直到我不断求饶:‘乖哟,听话哟’才住手。唉,现在忆起,还心有余悸。

母亲总是要点家长威风。我在外面玩得好好的,又没犯什么错误,母亲背藏竹棍,靠近我后,突然举棍就打。也有眼尖的,就早早起哄:‘杨令婆来了’,我一听,知道母亲来了,撒腿就跑•••••她的观念就是棍棒底下出黄金吧,可我现在也没见黄金影儿啰。

母亲不是不疼儿的。吃大锅饭时,喝麦糊野菜汤,总要把碗底剩下的粉团儿倒给我。做事的大人,两碗菜糊,能不饿?记得刚刚兴起清明菜粑的那年,家里做了腊肠菜粑。我正在学校读书。母亲丢下手中活,步行十里专程到学校,送菜粑给我吃。这就是母爱啊!

母亲的优点也真的很多。比如女工吧,自小是干农活,以前真没做过女工针线,是在我兄弟出生后才重视起来的。她学起来很快,确实是后来居上,居然还超出了左邻右舍的伯母婶婶们。我在学校穿的鞋又结实又好看。我爱运动,一年要比别人多穿几双鞋,还是不缺鞋穿。还有,母亲做的饭菜也特别可口。早年的血防医疗队来我们这里,总是母亲煮饭,医生们都说我母亲讲卫生,煮的饭菜好吃。

哦,母亲还认识很多字,可以写自己的名字,村里人的名字也都认识。一个童养媳,怎么能识字呢?那真要感谢政府的号召——扫盲运动。那时的扫盲点校,几个村也只有一个。一两里路远,没有决心是不行的。母亲夜夜去学习,很是用心,算是积极分子吧!

这,就是我一辈子不服输,做事就得做漂亮的母亲。

二0一八年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ctjskqf.html

母亲的评论 (共 9 条)

  • 草木白雪
  • 淡了红颜
  • 听雨轩儿
  • 文生
  • 傲雪红梅
  • 襄阳游子
  • 飞翔的鹰耿彪
  • 雪儿
    雪儿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心静如水
    心静如水 推荐阅读并说 赞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