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人到老年的无助—电影《酒神小姐》有感

2019-12-14 13:31 作者:独自行走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直以为《酒神小姐》是一部三级片,寻寻觅觅了好久,终于在一家电影网站看完了,没想到却是一部社会片,而且揭示的问题还挺深刻,挺沉重。

本片的主人公素英是个年过五十的暗娼,站街女,属于妓女里面的末流,因为人老色衰,也只能做老年人的生意。典型的拉客场景是,公园的某个角落里,素英描眉画眼,穿戴整齐,肩上挎个小包,很淑女的站在公园一隅小路旁。如果有老年男人路过,素英会侧侧身,忸怩一下,用探询的眼光看着对方,对方稍有迟疑,素英会说,咱们谈个恋吧。都是老司机,怎会不懂此种暗语,若对方有意,便会跟在她身后,一起去某个家庭旅社开房,成就一番美意。

这种情景是不是很熟悉,我们国家的某些地方也有这种贴心服务,当然不是在公园,大多是在城中村或者城乡结合部,或者光线昏暗,幽静的马路边,而且收费低廉,好像只有一二十元,可见和韩国比,我们确实还是欠发达国家。

素英的生意不算差,因为态度端正,技法高超,颇有些回头客,有的老头甚至是慕名而来,见到她有粉丝见到明星的感觉。有个小伙子还想专门采访她,写一篇有关“大爱无疆,构建和谐社会”的专题报道。

但素英的生活也算不上好,总有些老头不自觉,办事不带套,有病不去医院看,害她得了淋病,这么大岁数了还得拉着老脸去医院打针。好不容易拉个回头客,去宾馆开个房,警察还来查房,惊得鸡飞狗跳,不看这个电影,还真不知道韩国警察也像中国警察一样敬业。

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流水一般过去,忽然有一天,素英的生活就起了波澜。(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先是她的一个回头客老长时间不来了,该客户退休金丰厚,为人豪爽,出手极为大方,颇有梁山好汉的遗风,深得她的喜爱,问别的老头才得知,该客户脑梗住院了。

一个风沉醉的晚上,素英去医院看望他,老人一个人静静的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管子,四肢无法动弹,只有嘴能勉强哆哆嗦嗦,断断续续的和她交流,面容悲戚,眼神凄凉,交谈的间隙,大小便突然失禁,一股臭味弥漫房间,不得已又把护工叫来处理。

老人不是没有孩子,女儿还挺优秀,在美国最起码是个中产。有一天,女儿带着老公,一双儿女从国外来看他了,一家人穿的都很高档,时尚,气质不凡。女儿和女婿在病床前,居高临下的,表情严肃的和老人说着话,一双儿女则远远的躲在一旁玩手机。临走时,女儿让孩子过来和姥爷告别,最好拥抱一下,孩子们一脸厌恶,很不情愿的上前。一走出病房,一家人都如释重负,逃也似的离去,并小声愉悦的交谈着,找个饭店好好搓一顿。

老人有些心灰意冷,这样活着,不光孩子不待见,自己也如僵尸一般,没有一点生活质量,只有无尽的痛苦和难堪,老人请求素英帮他安乐死,素英默默答应了,给他买了一瓶农药,艰难的灌入口中,老人终于解脱了。

后来,一个患小脑萎缩的老人得知此事,也想让她了结生命,理由也很正当,今天还能认人,明天说不定就痴呆了。不过,老人死的有些惨烈,他是在攀爬到城市旁边的小山上,在山顶上向下俯瞰时,被素英一把从后面推了下去,老人像小一样扑扑楞楞飞走了。

还有一个老人,妻子和孩子很多年前死于一场车祸,老人一直孑然一身,形影相吊,孤苦伶仃。最近男性性功能丧失,活着了无情趣,也想自我了断,来请素英帮。但他并不需要假素英之手,他只是让素英做一个见证者,陪他在高档酒店的双人床上一块入眠。唯一的区别是,第二天等阳光普照的时候,素英还会照常醒来,而他已经死于安眠药过量。

电影看到此,早就没了开头那点色情味道,剩下的只是人到老年的悲哀和凄凉。

这样的故事情节并非煽情,也并非韩国所独有,身边的例子就有不少。

老家的一个本家婶子,年轻时风风火火,快人快语,性格活泼得很,前几年突然自缢身亡,问其原因,不外乎儿子儿媳妇不,经常对她恶声恶语,活着没有尊严,干脆一死了之。有一年我和父母回老家,她和母亲在一块聊天就透露出这个意思。母亲还宽慰她说,现在生活都不错,不缺吃,不缺穿,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哪?她讷讷的说,吃穿是不愁,可也没什么钱花,想买点好吃的也不能,再往后便顾左右而言他,说不下去了。

还有个老人,年轻时有些混不吝,我们老家称这种人 “耍光棍”,脾气暴躁,颟顸。有一年为了家中盖房,给儿子娶媳妇,一之间砍光了公路边上几十棵碗口粗的杨树,第二天被公安循着散落在地上的枝条树叶找到家,被大会小会批斗。我对他印象挺深,爷爷去世的时候是他主持的白事,爱喝酒,脸整天红扑扑的,带着几分酒意。爱说粗话,爱开玩笑,高声大嗓,戏谑别人也被别人戏谑,彼此都其乐融融,是乡村里的活宝,性格挺讨人喜。就是这样一个人,在活到七十多岁的时候,有一天突然不想活了,也是一根绳子吊死,干脆利落。

还有我很尊敬的一个老奶奶,小脚,干瘦,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人却极要强,极能干,六七十岁了还能像整劳力一样下地干活。可惜好人无好命,家里百般事都得需要她操心,本该颐养天年的年龄,却天天累得像陀螺一样,最后也厌倦了,一瓶安眠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身边还有些老人,虽然不至于走上这条绝路,但生活得也并不轻松。

父亲有一个战友,年轻时身高体壮,是有名的大力士,二百多斤的加农炮弹,别人需要两人抬,他自己轻松就能扛起来。饭量更是惊人,一顿饭能吃掉一笼屉大包子,少说也有十几个。现在却饱受糖尿病折磨,人已瘦的脱了形。更惨的是,儿子做生意赔了不少钱,被别人起诉到法院,他还得每个月从有限的养老金里拿出大部分来还债。

还有我的一个老师,年轻时仪表堂堂,谈吐幽默风趣,深得我们同学喜爱,这几年得了痴呆症,经常衣冠不整的出现公众场合。有时内急了也不管在哪里,脱下裤子就拉尿,家人也不太管他,颇有些自生自灭的意思。

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人到了风烛残年,往往疾病缠身,这时身边如果没有子女照顾,生活往往不尽如人意,过去常听老人讲,年轻时享福不叫享福,老了享福才叫享福,真理也,不知道从多少惨淡的经历中总结出来的。

也不尽然,人一过百,形形色色,有生活无助的,也有焕发第二春的,像我们院里一位老人,八九十了还要求组织给解决婚姻问题,快百岁了住院还要求护理必须是女性,而且年龄不能超过五十。还有另外一些更奇葩的,越老越妖的,越老越作的,像日本电影《龙三和他的七兄弟》就很有趣。

龙三年轻时混黑社会,脾气暴戾,好勇斗狠,颇有些名气,江湖上一提“龙哥”两字,那是人人佩服,恨不能早早结识,连派出所的警察也得给面子。老了后寄居在儿子家里,却不被儿子待见,儿媳妇也嫌,经常拿他那一身花里胡哨的纹身说事,说是教坏了下一代。有一天和一位老伙伴小聚,谈到以前的弟兄们,目前混的都不如意,龙三很感慨的说,我们这个行业就和职业棒球球员一样,退役了就啥也不是。于是决定召集老弟兄们,成立组织,重出江湖,东山再起,教训一下现在那帮不知“情义”二字的小混混们,最后演绎出一处闹哄哄,笑料百出的故事。

还有一部美国电影《兄弟出头天》,也是讲一个黑社会老混混的故事,那个更精彩,更暴力。老混混在蹲了二十八年监狱后,已到人生暮年,出狱后不闭门思过,老实悔改,找个僻静的地方安度晚年,而是和以前的老哥们像年轻时一样泡酒吧,在酒吧喝得烂醉如泥,又去逛青楼,还要了个双飞,暖香温玉。只是家伙什不争气,只好再去药店偷了一瓶伟哥,在监狱住的时间太长,不知道伟哥的效力,胡乱吃了一把,结果,两个妹子被折腾得死去活来,那玩意还一柱擎天,没办法,只能去医院放血。最后更是拿起武器,直接屠戮了将他栽赃送进监狱的黑社会组织。

这样的人生真是轰轰烈烈,让人好生羡慕,但也只是羡慕而已,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亡命之徒,大部分老人还是本本分分过自己的小日子,闲暇时去公园里唱唱红歌,打打太极,跳跳广场舞,或者在家里读书看报,莳花弄草,也别有一番情趣。

日子好过了,人都畏惧生死,都希望能长生不老,实在不行像某首歌所唱,再活五百年也行。但寿命和幸福未必成正比,有时活得太久反而是件痛苦的事,就像这部电影里那三个自尽的老人,或者像我本文提到的那几个街坊邻居。活得有尊严,能自理,活多久都没问题,一旦需要别人照顾,生活没有了乐趣,那活着也真是一种痛苦。

突然想到唐玄宗李隆基,他似乎也是个很好的例子。

李隆基是个悲剧性的人物,青壮年时期朝气蓬勃,英姿勃发,一手开创了大唐盛世,后期骄傲自满,疏于朝政,埋下了唐朝灭亡的种子,一场“安史之乱”,满盘皆输,连心爱的女人也没保住。假若他在六十九岁那年去世,那将是一个多么圆满的结局,就像法国国王路易十五所说,哪怕我死后洪水滔天,干我鸟事!但李隆基天生长寿,他不但亲眼目睹了自己一手酿造的悲剧,在安史之乱后,又在寂寞深宫里苟延残喘了几年才咽气。庄子说,寿则多辱,诚如是也。

再过十几年,我们也到了养老的时候了,都是独生子女,孩子是不敢指望了,该怎么办吗?朋友们喝酒聚会的时候常常提起这个话题。有人提议,可以组团养老,几家人一块,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租一个农家院,过集体生活。

想想也不错,一帮老哥们整天聚在一块,随时可以整点,估计那时都坐上了轮椅,口眼歪斜,说话漏风,喝到嗨处,提起N年前的某场球局,某件往事,彼此吹胡子瞪眼,谁也不服气。如果美猴想划拳,我还可以和他比划一下,只是那气势声若蚊呐,颇有些有气无力,那场景,是不是也挺有趣?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csnbkqf.html

人到老年的无助—电影《酒神小姐》有感的评论 (共 4 条)

  • 雪
  • 浪子狐
  • 残影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散文网不断发展和壮大的坚硬基石和有力保障,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