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宜昌石

2020-04-19 10:14 作者:卖热干面的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宜昌石

王建福

谷未黄先生前几天发了一篇关于宜昌柴埠溪的文章。文章以光溜溜的石头开篇,写了他到达柴埠溪风景区后第一个晚上的事情。但是他不这样说。他是个散放人,插科打诨庄谐杂陈是他的拿手戏。光溜溜他说是裸体,第一他说是初夜。总之说得朦胧暧昧,叫你充满好奇心,呵呵……

不过我以为,写宜昌风景先说石头,老谷手中的刀,切入的点是很准的。因为宜昌的石头,确切地说,是宜昌风景最秀丽的清江一线的石头,都有许多话可以说。

比如,喜欢观赏石的人,没有不晓得清江画石的。清江画石就产自宜昌长阳的清江两岸。最早发现并且用文字记载清江石头的,可能是郦道元。他在《水经注》中说:“夷水(注:清江古称)又迳宜都北,东入大江,……其水虚映,俯视游鱼,如乘空也。浅处多五色石……”,把清江的水之清石之美作了生动的描述。我第一次在奇石展上看见清江画石,就留下深刻印象。观赏石种类很多,太湖石、灵壁石、黄河石、戈壁石、黄蜡石、花石,五光十色。玩家们玩材质,玩象形,玩纹理,玩肌理,玩色彩,各有讲究。清江画石多从江边巨石中开采出来,根据石头本身的色彩纹理精挑细选、切割打磨而成,既是大自然的造化之工,又是艺术家们的创造性劳动,石面上集色彩、纹路、肌理之大全,并将其组合变幻,天设地造,仿佛有神来之笔随意涂抹,疏密有致,构成一幅幅或写实、或写意的奇特画卷。我家小弟有一块清江画石,有脸盆大小,重达六七十斤。石头表面如同上了釉一样光滑,纹理线条色彩丰富变化莫测,远看象繁华闹市,近看如郊花园,真是好看,耐看,越看越好看。

2006年天,我到隔河岩水库培训中心参加培训。晚饭后散步,就可以到大坝对面公路边的农家院落里看石头。这里的石头多是三峡石,是石农们在江滩上捡来、或从江水中淘出,小若鸡卵,大如磨盘。三峡石与清江画石的主要区别,是它完全没有人工参与,系纯天然的鹅卵石,因此所形成的画面更是自然天成,难能可贵。到这里来买三峡石的人很多,且多是开了车过来。他们一买一大堆,没车不行。人道是“黄金有价石无价”,我很想知道他们之间的买卖是如何定价的?看了两天,才知道石农是把石头分成了两类,一类是他自己在清洗石头时就看中了的好石头,于是按他自己的标准逐块标好了价格,几百元几千元甚至上万元一块不等,买家会根据自己的审美评价来进行讨价还价。另一类是石农自己也没有看出什么名堂的石头,那就一律三十元一块或五十元一块由你自己挑选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认为这是个捡漏的机会,于是在五十元一块的石头里挑了一块,背了回来。千里迢迢背一块重达二十多斤重的三峡石回家,我家老伴说我是个傻子。等到我把它清洗干净,配上一个简单的木质几座后,老伴不说话了。这块石头淡青的底色,上下各三分之一左右位置,有如大江两岸,浓淡疏密散布着或淡黄或金黄的斑纹,远的象秋叶,近的似狄花,很有水墨浸染的味道。再仔细看下去,中间的江面上,还有点点孤帆,粼粼波光。于是便恨不得在上面题款曰:秋江图。这块石头,买值了。

一个地方,能够出两种好石头,就是这个地方很大的福气了。谁曾料想,造化赐与清江的,还有更好看的石头。2008年春节,我回武汉拜年。看到小弟家的博古架上,多了一块用红木底座衬托的石头。石头主体是石灰岩质地,穿插着石英质或粗或细的脉络。千万年流水的冲刷浸蚀,使表面的石灰质流失,淘出了一个圆圆的内胆。流水浸蚀不动的石英质筋络围绕着圆月般的内胆,形成高浮雕甚至透雕的效果,构成了流云,美人的图形,连美人的衣袂都仿佛在飘动,完全是一幅天然的“嫦娥奔月图”!我惊呆了,问:“这是哪里的石头?是天然的?”弟弟说:“纯天然!这是最近几年在清江发现的一种石头,叫‘云锦石’。可能是远古地质构造时石灰岩与石英岩交织在一起,后来岩体崩落,掉到清江中,才变成这样的模样。”云锦石,这个名字太美丽太贴切了!

后来我到恩施旅游,在土司城旁的一家云锦石专卖店,看到了工艺师是如何处理从清江河底打捞上来的云锦石。那些石头的原始状态就是一团团灰白色泥团,仿佛天地混沌未开。经过工艺师用水枪冲掉淤泥,用竹签剔抉杂质,一块块精美绝伦的云锦石才露出芳容。一问价格,却都是以千元为单位来计算的。我问老板为什么这样贵?老板说,整个清江只有五公里河段出产云锦石,现在基本上已经被采绝了,能不贵?!

原来如此。如果说清江画石、三峡石恢弘大气,是石中汉子,云锦石则玲珑剔透,是当之无愧的石中美人了。只是汉子好找,美人难觅,物以稀为贵,买不起呀。

从恩施回到长阳,游清江画廊。在武落钟离山脚下的江边码头上,遇到两个八、九岁模样的小男孩,蹲在路边卖石头。看见我在注视着他们,他们赶紧站了起来:“老板,买石头吧!我们是卖石头攒学费呢。”这一句话,就足够打动我了。想当年我象他们这么大的时候,也曾经背着纤绳、打着赤脚在汉水桥上拉板车挣学费啊。于是蹲下身仔细端详他们脚边的那几块石头,居然发现了一块拳头大小的云锦石——严格说是还没有成型的云锦石:石灰质的石头,上面有明显的石英质脉络突起。只可惜在水中冲刷的年月不够,还来不及形成浮雕的图案效果。哦,这已经够了,勉强算个“美人坯子”吧。小男孩开价30元,我没有还价。另一个孩子在一边眼巴巴地望着我:“老板,也帮我卖一块吧!”于是我又随便拿了一块石头,同样付了那孩子30元钱。这两块石头,至今还摆在我书柜里很显眼的地方。不是因为它们好看,而是因为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愫。几块石头可以帮助贫困中的孩子完成一期学业,我是应该为美丽的石头而感动,还是应该为勤奋求学的孩子而感动呢?

这又使我想起更久远的一件事情。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的时候,宜昌长阳的土家民歌闻名全国,省文化厅组织部分业余作者到长阳采风,我有幸参加。在清江与长江的交汇地宜都红花套,我们顺便参观了一个正在发掘中的新石器时代遗址,距今已有约八千年历史。其中有一个石器作坊,出土的石斧、石铲、石凿等各种工具上万件。完全用手工把一块块卵石或砾石打磨成一件件工具,需要智慧和技巧,更需要付出多么艰苦的劳作!考古队在一堆废弃的石头中挑选了一些半成品的石器,送给我们每个人一块留做纪念。我分得的是鸡蛋大小一块蛋青色扁平的卵石,原本应是椭圆,可能是因为加工时弄断了一小半而报废。剩下的石头边缘,被磨得平滑光洁,留下了明显的制作痕迹。这块印着祖先手迹浸着祖先汗水的石头,我珍藏至今。

原来宜昌人手里玩了八千年的石头,并不仅仅是用来观赏的,更是用来生存和创造的!

就在老谷写柴埠溪的时候,我和几位朋友结束了对清江方山的采风,回到宜昌拜访荆楚网和长江网的超级版主元辰老先生。年近古稀的元老既是作家又是评论家,待人真诚率直,对文学创作多有洞见,与他一席长谈,收获颇丰。临别之际,元老从一个沉甸甸的布袋里掏出几枚石头,送给我们每人一枚留做纪念。那都是老先生平日里在江边沙滩或山涧小道上拣来的,石质并不珍贵却颗颗玲珑自然。“石不能言最可人”。拿这些虽历尽磨砺,却依然本色的石头当礼物送给有话可说的朋友,我理解这位宜昌老人的深情厚意。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coybkqf.html

宜昌石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