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老支书来访

2019-11-10 17:49 作者:文生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羑河纪实一五七

老支书来访

文生

早上起来,老文收拾了一下院子,接着把鸡从鸡窝里放出来后散鸡粮等,然后是做早饭、吃早饭,在手机上网。看天还行,打算出去走走,就封了蜂窝煤火,这时老支书过来了。

老文连忙让老支书进屋坐,捅开刚封的火,倒上一杯水,说:该俺过去看您,您老打一下手机就是。

老支书说:没事儿过来走走。路过你家就想过来看看。(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文说:这么早?有什么教诲您把俺叫过去就是。

老支书说:早起惯了。有些事,想想,脑子就有点迷糊。你说,村里为什么选不上能干的人?

老文说:您老脑子清亮着呢。

老支书说:再清亮有啥用?

老文说:您在忽悠俺。没点本事的人是当选不上村长的。

老支书说:班子不象过去那样有战斗力。

老文说:一时半会说不清。

老支书说:那,咱们好好聊聊。

老文说:中。一会儿俺给您家里打个电话,就说您在这里。前晌您在这儿,晌午您就在这儿吃饭,后晌俺送您回家。

老支书说:不了,瞎疙瘩(聊)一会儿就走。您说一个村最需要啥人?

老文说:当然是一个好带头人。

老支书问:能选出来么?

老文说:不好说。

老支书问:啥?

老文说:有些事,是不好明说的。不说您也清楚。

老支书说:有什么不敢说的?

老文说:俺和您不一样。您说了,村里的人也不会把您咋样,就是现官也得对您客客气气。俺不中,说了不中听的话,大人大量可以不计效,可难免有人会找口舌……

老支书沉默了一会,说:理解。接着问:都说一人一票选举好,可这么多年村里选不出来……

老文说:您走的桥比俺走路还多。

老支书说:可你读的书多。大家都认为你书读的多,讲的话有道理,城里的大教授也过来问你。这不,俺过来听你说说……

老文说:还是按官方说的。俺说某些理论家说的非常美妙……

老支书说:唔。

老文说:这些理论家说一人一票好,实际上真正意思是,俺、俺所在的党派被选上了,就是真的一人一票;没有被选上,就是假的一人一票。好点的,要求重新选;不好的,搞游行、搞打砸、搞政变,甚至让国际干预、引狼入室。

老支书说:别说那么远,说说村里……

老文说:非要说那么清楚么?

老支书说:你在村里无欲无求……

老文说;不是这样的,俺在村里是夹着尾巴做人,一样受到环境限制……

老支书说:你说吧,有人找上门来,你就说是俺说的……

老文鼓起勇气,说:不用。俺说实话,农村的选举其实就是选家族大的、拳头大的人。和许多村一样,村支书可以是小姓,但村长必须是大姓。

老支书说:现实就是这样的,村子马马虎虎的,心里难受。俺常看新闻,新闻上常说外国谁谁凭选票当选……

老文说:前些天,俺去城里,一个老军迷的给俺说了不少。他说,发达国家能搞选举,一个是有那个文化认同,一个尊重规则,规则靠制度,更靠大资本,大资本两面下注,不许他们象不发达国家那样,落选了就游行……。说是一人一票选举,其实都是间接的,发达国家没有一个是真正意义的一人一票,都是先选举出议员,议员多的党派掌权。美国表面是上一人一票,其实还是间接选举的,每个州都是赢家通吃,这会导致总票数多的人不一定能当选。要是真正按一人一票算来,起码这些年美国有两个人是当选总统了,就是克林顿的副手、克林顿的老婆,但按规则,这两个人只能落选,您知道吧?

老支书说:俺只记着谁当选了。现在是“特不靠谱”,没有一点从政经历的,也当选总统。

老文说:新闻联播上只能说结果。详细情况您得看新闻分析。

老支书说:还是回到现实中。要说,村里的能人也不少,不少在城里混的不错,为啥不回来?

老文说:回来干啥?在村里靠种一亩三分地能发了财?现实是,就算有人愿意回来干,但是能不能被选上难说,就是被选上了,想做点事,也是到处受到制约……

老支书说:要是回来的话,俺想他们是能当选的。能在外面混好,在村里干也不会差。

老文说:人家在外面干,是外面凭规则办事。在村里,您能么?以前您是啥做的?您说实话。

老支书不好意思的说:有些事,少不了亲朋厚友。可是村里人,那个不是亲朋?公事公办也有人说。

老文说:总有个亲疏吧?这样谁还服你?又笑着说:你吃过这方面的亏呀。

老支书说:有一个人,早年帮他进了城,后来下了岗,现在老拿这个说事,要是当年不进城,现在有地种,能批到地基盖房,说我害了他,你说这是什么事?

老文说:在城里,有不少企业,干大了,就想着法儿把亲朋赶走,就是怕这些人坏规矩,好多人也理解,拿了钱走人,不走也规规矩矩的,不伸手。但是在村里干,人际关系太复杂,他们又不能离开。比如说,某人说别人占了他的地,你让他看分地的详细尺寸,他说不中,你能啥样?你组织大家在地头上看标志,准确无误,他还说不中,你能啥样?人家还要告到上面,上面把指示转下来,你还得受批评。你做点什么事,有人就到处告状,说你是村霸,你又能啥样?但在真正的村霸面前,他们又以和村霸有这样那样的关系自以为是……

老支书问:不说这个,说外国。他们选出来的人,是不是都是人中尖子?

老文说:当然是人中的尖子,但是不是最好的政治家就难说了。

老支书问:啥?

老文说:您想啊,天下人的心理是一样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派别,农村的狗还有派呢。大家一有派别嘴就歪了。拉个车,你要往东,他要往西,在来来回回的扯皮中歪歪曲曲的走。我是天鹅,要求在天上拉;他是骏马,要求在地上拉;有的是鲤鱼,得在河里拉;还的是螃蟹,要求横着拉;这样车就在互相扯皮中走。这一届是在天上拉,那一届是在地上走,再下一届是在河边走……。发达国家还好,谁选上就按谁路子的走,坏也坏不到那儿。毛主席说过,“文革”这样的事,在发达国家是不能可能发生。当然,现在看来也不一定……

老支书说:那些穷国呢?

老文说:一言难尽。有的倒是实行的好好的,好些人吹棒,但经济上不去,这些国家但是少数,更多的是,内乱不断,谁有军方或外国势力背景胜算就大,选票只是门面活。有的国家,民选的政府,符合军队或外方口味的,军方或外方就支持;不符合军队或外方口味的,军队或外方就不支持,就政变,没发生流血,还算好的,要是发生流血,国家就惨了。一些国家,谁上台,经济靠咱们,安全靠美国,他们不做太出格的事,咱们也就忍了,他们这样做也是对自己的国家负责。最怕的是,今天这个被选上台,不是对选民负责、对国家负责,而靠某个外国:明天那个被选上台,靠另外一个国家,结果经济上不来,国家四分五裂……,您关心时事,说的是那些国家不用俺说吧?

老支书说:有的国家说他们富,就说他们搞了……,你们也要这样,就会和他们一样……

老文说:城里的一个老军迷对俺说,这就象推销苹果手机的人说,你有了苹果手机就是有面儿,没钱买你就割了肾卖了钱买苹果手机,这样你就和有手机的人一样有面儿了。还强调,只有这一条道儿,别的不中。

老支书笑了,说:很形象。

老文说:当今以国家为主体参与世界竞争,对国家提出了很高要求:不能陷于内耗,要靠自己全力发展经济,应对世界!内部有什么意见,要采用适当的方法达成共识,对外要有一个声音。当然达成共识的方式是不同的,对于咱们来说,民主协商要做在前面。一个村也是,要有一个好班子,有什么事,大家商量的做……

老支书说:你这不是官方的话么?

老文说:刚才说过了,按官方的话说。

老支书说:都说我们过去那一套做的不好,可好歹还修了那么多水利设施,现在别说自己修水利,就是公家替你修个路都难……,村里的山头都被毁了,富了少数人,大多数人没得到好处,要是有一个好当家人,那个山头上的砂石,可以做多少事?……,人心坏了呀,商量好的事都做不来……

老文说:您别太激动……

老支书说:不激动能行么?现在山毁了,人穷了……。现在说要支书和村长一肩挑……

老文说:这能减少村里的管理成本。

老支书说:不过村主任权力又大了。

老文说:村主任,大家选出来的,干的不好,除了另行选举外,眼下并没能谁能约束。重新组织一场选举,并不容易。支书兼任,起码受党的纪律约束吧?关建还是全面严治党到位。村子不好,老百姓可以对普通党员说:看你们选了个啥样的人?

老支书心想,普通党员大概心里也想对他说,看看你们,推荐的是什么人吧?说:有些话,你还是不想说。说了半天这了那了……

老文说:俺说的够多了。要不晌儿(中午)咱们喝一点酒?

老支书说:酒后才敢说真话?

老文说:酒桌子上说的话,当然是真话,但是在必要时,可以咬定说的是酒话。

老支书说:好吧。咱们也学城里人,什么制?老支书举起两个指头比划:剪子剪子制。

老文哭笑不得,说:是A A 制。

老支书说:俺打个手机,让儿子送上酒来,咱们好好疙瘩疙瘩(侃侃)……

老文说:您不要这样,俺这里有酒。一口酒算啥?传出去多难听……

老支书说:不要管他人咋说。许多事就是从这里坏起来的。过去吃派饭,还交钱和粮票呢。你随便炒两个菜吧,够咱俩吃就中,亲切,不见外。

俩人借着酒劲,说了好多臧否村里人物的话。

老文心里想,这里面那点不对。又想这大概是目前很多人的心理吧。

羑河纪实系列均为原创

2019年11月10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cofbkqf.html

老支书来访的评论 (共 6 条)

  • 雪
  • 残影
  • 亓方文
  • 浪子狐
  • 雪儿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散文网不断发展和壮大的坚硬基石和有力保障,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