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2020.2.24.写在新型冠状病毒战役时(三)

2020-02-24 23:32 作者:龘フ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写在新型冠状病毒战役时(三):

今天2月24日农历二月初二,是我国民间传统节日“龙抬头”的日子,俗称青龙节,又称“耕节”、“农事节”、“春龙节”。我国是农业大国,风调顺非常重要,尤其过去水利条件差,农民只能敬龙求雨祈求老天保佑丰收,所以由各地不同环境和文化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庆祝“龙头节”活动,以示敬龙。至今仍有一些地方保留了一些习俗。一年之计在于春,没有行动全是空,“龙抬头”预示人们行动要开始了。

疫情封城至今,人们从恐慌茫然到安静等待,当到了“龙抬头”之日时心里难免骚动不安,因为之后就是“惊蛰”,万物皆复苏,你在卧着生计何来?网上《疫情复工后,扎心真相曝光:大部分人的生活,不过是为了谋生》一文说出了众多人的心声,尤其是不出工就没收入者。文中说有个用木盆划过长江去谋生的,就像当年偷渡去香港或国外的,如果说那时是为了追求美好生活,那现在真的是为了生存。有消息说浙江好多已复工,虽病例多点却没有死亡的,好像这就是可控流感似的。我不知这些是否真实,但当一个人面对上要养老下要交孩子学费,自己还要还债还要供一家人吃喝时会咋办?是选择非法弄钱,还是去勤劳致富?以经济衰败代价换取安稳的这种“极左或极右”的做法很多国人早就有看法了,好在这些天各地“开封”消息不断传来,昨天我们这也放开了主要干道,这种左右选其中的做法无疑是安民心合民意的。尤其在这“龙抬头”的日子。

和钟南山并肩灭了SARS的世界微生物领域排名十一、禽流感领域第五、H1N1流感领域第四,并连续五年被评为“高被引科学家”及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科学家管轶,前些日被网上说成“逃兵”后又否定并道歉,又有人说他离开武汉恰同古时韩信弃项羽,还有说这次是他自己前往的,不像非典时期是他老师钟南山邀请的,所以没机构和他合作,他在武汉无用武之地。总之这位世界生物领域顶尖层的科学家得知“新冠”人传人后就去了武汉,之后又无奈离开了。我之所以说无奈是因为这时他逆行去武汉不是为了疫情去干吗?如果不是无奈他会很快又离开?至于为何无奈好像主要还是因拿不到病毒标本,如何防范当时连钟南山的话民众都不当回事又怎会听他的?这使我联想到这些天我随东至义工协会参加义务服务,劝人要戴口罩时有人竟理直气壮说:“我又没干坏事我干嘛戴口罩,病毒只会找缺良心的”,好像戴口罩的都不是好人似的,我真是哭笑不得啊;随着理发师去各小区做义务服务,感觉政府安排很及时,但下面执行却常出问题,我的建议没人听,总是等问题出了才去纠正。比喻有的小区不依次来理发,结果造成“聚众”场面,有的器材准备不足弄得我只能回家拿来支持等。这才几个执行层就这样,一个国家指令下来要经过那么多层,如果不具体明确或力度不够可想而知。

目前为了不影响经济和民生,许多地方都“开封”了,这并非预示疫情结束,相反这恰是最要注意的时候,否则一切不仅要从来,而且范围会更大局势会更严峻。一步一步逐渐放开,一有不对立马收紧是明智之举。让我们牢记中山先生说过的话吧“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2020.2.24.一弓于尧城(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cnobkqf.html

2020.2.24.写在新型冠状病毒战役时(三)的评论 (共 3 条)

  • 淡了红颜
  • 雪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