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蓑烟雨任平生

2019-08-08 11:47 作者:TANUKI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今年南方的水特别的多,转眼过了立秋,夏天夏天悄悄过去,迎来的却依然秋雨绵绵。以前爸是做蓑衣手艺的,经常说,金银秋,春秋季节,蓑衣手艺最好做。曾经,赣南很多做蓑衣的手工艺人,现代化渐渐淘汰传统手艺,现在春秋季节也难见到一蓑烟雨的景象了。人生如四季,磕磕碰碰,跌跌撞撞,也迎来了秋季,世事一场春,人生几度秋凉,一蓑烟雨却也走过了大半生,一蓑烟雨任平生。

一蓑烟雨任平生,无喜无忧、醒醉随性、披着蓑衣在风雨里。爸爸说,生活在蓑衣世家,不由地,不由天,除却蓑衣无可传。因为读书,本来也没有精学的蓑衣手艺,现在也被现代化淘汰了,就连没有读多少书的你,最后也不得不放弃传家蓑衣手艺,去学家具油漆和做衣服,披着那无形的一蓑烟雨,挣扎在泥土里,尘满面,鬓如霜,滚摸爬打了一生。

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也许人生就是磕磕碰碰,没有一帆风顺,笔直的道路反而觉得寂寥。日本漂泊徘句詩人种田山头火留下一首著名的俳句:まっすぐな道で寂しい(笔直道路多寂寥),咏叹的就是笔直的道路反而觉得寂寥。那年,在四国香川县松山市草庵的溪流边,读到种田山头火的另外一首俳句:お名子町のどかな付き辺は山門(花街柳巷,深处清净是山门),种田山头火把悟道与花柳二个矛盾的事物联系在一起,把红尘看着是道场,把人生当作修行。自己仿佛看到了种田山头火披着蓑衣戴着斗笠托着钵,不断地穿越,不断地穿越,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一蓑烟雨,一程人生,外物不足萦怀。我知道,你我都是凡夫俗子,吃五谷杂粮,这不是你期盼的日子,但却是我向往的生活。

不断地穿越,不断地穿越,依旧是青山。来幽梦忽还乡,那年春天我们跟着爸爸去粤北大山里刮棕,那是做蓑衣的原料,回来也是大雨滂沱,拉了一板车的棕毛,戴着斗笠穿着蓑衣,一蓑烟雨走了一整天,回到家里蓑衣被雨水都浸泡透了,蓑衣上的棕系绳泡胀了,你年纪小,脱不下蓑衣,急的大哭,爸爸叫你到墙角站住,那蓑衣上的水流了一地,水几乎流完了,系着蓑衣的棕绳也解开了,爸爸要告诉我们的道理是,浸泡透了的蓑衣,一时解不下来,不要急,让它慢慢把水掉下,慢慢泄压,时间会给出答案,越是急躁,欲速则不达。一蓑烟雨,一个人生哲理。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一蓑烟雨,一程人生。也无风雨也无晴,道是无晴却有晴。迷时三界有,悟后十方空,本来无东西,心安即南无。闲云野鹤,任平生起伏。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绵绵秋雨尽是离人泪。种田山头火历经烟雨后感悟,在滚滚红尘涤荡中,自己散漫无度的一生,颓废混沌,过着自甘堕落的生活,就像一潭死水,到最后也变得清澈了,用生命写下了绝唱俳句:嬉しい事も 悲しい事も 草茂しげる,(是非成败转头空,草色自青青),是非成败都已经过去,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因缘际会,醒来一梦浮生,白发宫女说玄宗,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今年的夏天很是特别多雨,往年天气晴朗,会带孩子出去转转,今年几乎都只能呆在家里,看着眼前一帘烟雨,忆着往日那曾经共同经历过的一蓑烟雨,对着对面尖峰山,清风一枕南山下,闲阅床头几卷书,懒懒散散的人生。一蓑烟雨任平生,岁月静好,一切都在不言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cndpkqf.html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