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胖子老周(上)

2018-06-13 08:32 作者:独自行走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打完球换衣服的时候,我和老徐比肚子,我们俩平时看上去肚腩都比较大,但真正脱了衣服比较起来,老徐还是略逊一筹。怎么说哪?老徐的肚子多少有点起势,但深吸一口气,肚子还能恢复原位,甚至还能看到几块腹肌,我再吸气也没用,肚子依旧喧腾得很,像刚出锅的馒头。没办法,只好自嘲的说,天生一身老婆肉。老婆子在旁边听到了,大为不满,戏谑的说,你不要侮辱你老婆好吧,我可没你这一身肉。

突然就想到了胖子老周

老周是我刚干生意时认识的一位同行,年龄比我大个六七岁,出道早,道行深,生意做得很大,是我们这批人里面最早买房买车的,当然,也是最早结婚成家的,后来,也是最早离婚的。

老周的胖不是一般的胖,老周的肚子大也不是一般的大。老周身高和我差不多,体重却有我的两倍多,肚子高高凸起,像隆起一座小山,小山受地球引力作用,下垂到裤腰带以下,拥挤成一大堆肉团。如果以立正的姿势,老周的视线估计很难看到自己的脚面,至于小鸡鸡更是N年难露真容,上厕所都是暗箱操作。早晨起床要分好几步,要是半路上鞋带开了那可成了大问题,非到家不能解决,只好趿拉着。有一次他走在我前面不远处,远远看去,就像一座肉山在晃动,看不到脖子,脑袋也只有一点点,偏偏腿还挺细,我隐隐有点担心,这副骨架能否担得起他那庞大的身躯。

老周别看身子不灵便,脑子却极好使,喜欢打麻将,平时走路喘,说话喘,干啥都喘,可一上麻将桌立马不喘了,容光焕发,气定神闲,像是换了一个人。

那时我们这些做业务的经常在一块鬼混,基本的行踪是这样的。上午去某大型国营企业采购部报道,在那里像开茶话会一样聊天打屁,碰到分厂送来计划便疯抢,谁抢到算谁的,临走时跟业务员说一下,那个单子归我了,合同以后再补,只要价格不离谱就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下午老周便开始约局打麻将,大部分时间都去他位于益寿路的办公室,老周人长得胖,但聘了个内勤小于却很瘦,很漂亮,嘴也甜,不管见了谁都喊哥,搞得我们都像她娘家人似的。

既然是娘家人,就要负起娘家人的责任,我们都很喜欢小于,常常担心这一朵鲜花插在老周这一坨牛粪上,便经常在麻将桌和酒桌上敲打老周,说他要是胆敢起淫心,对小于图谋不轨,便将这事告诉他老婆。老周他老婆整天不上班,闲来无事经常来公司转悠,看小于的眼神本来就疑惑,若知道此事肯定炸毛。

晚上,一帮人便乱哄哄杀到饭店,基本的规则是谁赢了谁坐庄,一般是周胖子做,这厮精于算计,擅长小输大赢,一下午也没见他比别人多胡几把,但最后一算账,赢的钱就数他最多。

周胖子喝啤酒是强项,这一点谁也没法和他比,他那肚子就像漏斗,灌进去一箱和玩似的,波澜不惊,我们每次都被这厮放到。后来,我们醒悟过来了,合着是这厮下午赢我们的钱,晚上喝我们的酒,还把我们一个个灌得东倒西歪,再喝酒便没人搭理他,我们几个绕过他又是碰杯又是打圈,他自己乐的自饮自酌。

老周这厮属于那种特别能投机钻营的,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只要他有用,没有他找不到的,一旦被他缠上便很难脱身。人都有弱点,或金钱或美女或珠宝或金石字画等,总有你喜欢的,老周投机所好是一绝,其实也无非脸皮厚点而已,人若没脸便天下无敌。

老周老婆村里邻居的二表舅在临邑一个油田上班,那段时间要上一个项目,他恰好是主管,老周闻着味去了,不知道动用什么手段将其搞定,接着在对方的授意安排下,又将其他参与投标的相关人员一一拿下。最后二表舅告诉老周,要走招标程序,让他再找几家公司参与,到底是国营企业,总要做做样子。老周便找到我们,答应事成后一人分我们个万儿八千的。

临邑在济南北边,直线距离大概八十多公里,以前是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后来发现了石油,和东营一样,岑寂千年的盐碱地便有了一线生机,磕头机东一个,西一个,每天不喝水不吃饭勤奋无比的工作着。在那地方生活的人我都很佩服,别说别的,水就没法喝,含碱量太大,一股铁锈味,洗手老是滑腻腻的,像打了肥皂,总感觉洗不干净。

那天我们几家公司煞有其事的坐在会议室里,彼此装作互不认识,按照“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走完招标程序。当最后一轮商务谈判,对方问我还降不降价时,我深深思考了一会,非常纠结的说,不降了。此话说完,我明显感觉对方松了一口气,看来,我的表演还算到位,结束时彼此心照不宣的握了握手。最后宣布结果,老周以最低价中标。

那晚回到济南,立马去了甸柳庄附近的金马大酒店,那时是济南市比较火的饭店,现在成了泉城医院,看来江湖游医的利润要远远超过饭店。周胖子很豪气的对我们说,今晚上随便造,所有的花费算他的。装了一天,神经始终绷着,我们几个也很疲惫,毕竟不是戏子,晚上的酒根本不用劝,几个人抢着喝,边喝便互相调笑对方会演戏,一块混了这么多年,愣是没看出来,哥几个还有这表演天赋。

喝多了,喝够了便杀到总会,那会花园路有家夜总会比较火,具体名字忘了,小姐基本按招空姐的标准来的,个个身高在一米七以上,一律小蛮腰,大长腿。盘子靓,身材好,要价也高,平时我们都不敢去,这次老周发了大财,不狠狠宰他一笔怎么能行。

尽管有心理准备,但当大堂经理真把小姐领来时,我们还是被镇住了,十几个人排成一排,身着迷彩军服,腰扎武装带,英姿飒爽,媚眼频飞,像是刚从前线下来的文工团,敢情这小姐们都从良从军了。后来我们知道,小姐们的服装每天都换,我们去的那天赶上军服,再晚一天就是制服,再晚一天就是比基尼等等,几天一轮换,我们几个颇有些后悔,早知道如此,何不等小姐们换比基尼的时候再去。

重打锣鼓另开张,有小姐们陪着,酒喝得更爽,啥百威,青优,白趵啥的,可劲上,来者不拒,那晚周胖子喝没喝多不知道,但其他人都喝多了,老丁那会还单身,荷尔蒙爆棚,看到老母猪都像丈母娘,脸上的青痘饱满得能开出花来,天赐良机,怀里抱着个林妹妹便不撒手,脑袋拱到人家胸脯里去了,说要吃奶,气得小姐一把把他推开,说回家吃他妈的去。

第二天酒醒了我们才想起来,光顾吃喝了,老周许诺的每人那万八块钱的辛苦费没给,再给老周要,这厮不答应了,说昨晚连喝酒带泡妞花去好几万,那钱就顶了。我们意识到,被老周这厮涮了,昨晚喝酒前该先把这钱要回来,我们轮番给老周打电话,说他不讲信誉,不讲情面,没有哥们义气,再这么下去就和他绝交,老周不在乎的说,绝交就绝交,没了你们几个,老子还不过了,这他妈的什么人了,我们算领教了老周这厮的阴险。

老周凭着这种不要脸的精神和敏感的商业嗅觉,生意越做越大,办公地点也从益寿路某居民小区搬到了东环国际广场,新的办公区有二百多平方,用隔断隔出来总经理室,财务室,会客室和业务室,大肆招兵买马,摆明了要大干一场。

开业那天我和几个弟兄去给他送了两个花篮,老周挺着大肚子,神采飞扬,踌躇满志的接待了我们,领着我们一一参观他的新居。

老周的经理室有一张超级大的老板桌,几乎占了房间的三分之一,这厮大马金刀的往高靠背转椅上一坐,庞大的身躯隐在办公桌后面,居然真有种大老板的气度。老板桌左前方是两个书橱,右前方几个文件柜,右侧搞了一个休闲区,放了几个沙发,沙发旁有一株发财树,当中一个茶几,上面摆了一套茶台,没事时可以喝喝功夫茶,累了还可以躺在沙发上睡一会,这厮倒挺会享受。

我随意浏览了下书橱,见里面最上方摆放了一套四大名著及伟人传记,第二栏有几本企业管理方面的书,其他地方都还空空荡荡,明摆着,这些伟人传记和四大名著也只是做做样子,估计老周这辈子也就看看封面。我对老周说,这些书不太适合他,干脆送我得了,赶明儿我给他送一套《金瓶梅》,《肉蒲团》或者《玉女心经》啥的,众人窃笑,老周喏喏。

外面业务室横竖放了几张写字台,七八个小姑娘,小伙子正拘谨的坐在那里,看我们进来一起站起来,对周胖子诚惶诚恐,恭恭敬敬的喊着“周总”,这厮面无表情,眼睛虚空,鼻子似有若无的哼了一下,神态倨傲,牛逼哄哄,看得我们一下子对其也崇拜起来。

老周这厮确实精明,他招人有个原则,大学生不招,社会上的、有工作经验的不招,专门招那些技校,职专毕业的大专生。老周的理论是,大学生四年下来除了吹吹牛泡泡妞外,其实没学到多少东西,却一个个心浮气躁,一瓶不满,半瓶咣当,而且薪酬也高;那些有工作经验的在原单位已经混成了老油条,能辞职出来的大都不安分,难以驾驭,这样的人有可能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而刚刚技校毕业的学生,知道自身条件差点,姿态放得很低,一张白纸可以画最美最好的图案,一席话说得我们心服口服。

招了这么多小鲜肉进来,小于也水涨船高,荣升为总经理助理,一张粉脸始终笑盈盈的,红扑扑的,穿花蝴蝶一般围绕在老周身边,我们都警告她,老周这厮外憨内奸,从不做赔本的买卖,提拔她有可能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让她提防着点,说得小于脸越发红了,而老周这厮的眼神也有些不自然起来,我冥冥之中有个预感,这对狗男女真可能黏糊到一块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ciqskqf.html

胖子老周(上)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