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活路

2019-11-22 10:09 作者:闲话少说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在我老家,人们把“干活儿”叫作“做活路”。对此说法我始终不解,直到那年到干沟驻村后,才恍然大悟。

干沟村是全乡最偏远最贫穷各项工作也最落后的村,之所以安排我去驻这个村,是因为我刚到乡里工作没资格讲价钱,只有硬着头皮接受任务。

第一次是以前的驻村干部老张骑摩托送我去的。到干沟村只有一条农业学大寨时修的机耕道,由于修建标准不高,加之年久失修,弯多坡陡路窄,只能够摩托车勉强通行。如遇天气,则垮塌、落石、冰冻等灾害时有发生,路面也象泼了油一样溜滑,根本无法通行。路两边长满齐腰深的茅草,坐在车上往前看,有点曲径通幽的味道。老张说,路外边就是悬崖,很吓人,好在长了这些草,不然骑车的人不敢骑,坐车的人也不敢坐。老张的话让我浑身冒冷汗,立即象热恋中的女孩子紧紧抱住他的腰。说实话,我虽然出身农村,但却从没见过如此危险和破烂的路!乡政府到村里只有15公里,我们却走了两个多小时,和步行时间差不多。到村支书老王家时,我屁股已被巅得生痛,浑身象散了架一样。

干沟和多数山区村落一样,座落在大山顶上,进村难,到了却是好地方。土地平整,山清水秀,整个一语花香的世外桃园。所见之人,“黄发垂笤”,都是老人孩子。见有人来,地里做活路的便直起腰伸长脖子看,路上遇见的小孩子都低着头,擦着路边慌慌地走,如有大人一起,则躲到大人身后,怯生生的偷偷张望。由于青壮年都已外出打工, 土地多数已荒芜,只有房前屋后的还在耕种,所以只要看到庄稼,那里就一定有人家。老张告诉我,干沟村幅员面积广,但总共只有六十几户不到400人,常年在家的不足100人,房屋稀稀拉拉地散布在山脚坡根,全是土起瓦盖的土房子。村里没有村办公室,更没有学校和卫生室等公共设施,小孩要走3小时的路到乡中心校去上学。因为太小大人不放心,孩子们都差不多要到八九上十岁才发蒙读书,和比自己小三四岁的同学一起上课,他们便很自卑,加之上学条件艰苦,多数孩子最多上完初中就辍学打工去了……看到眼前的景象,听着老张的介绍,我不禁心生悲凉,同时也为今后的工作倒抽了一口冷气。

到王书记家后,老张简单对我作了介绍和交代,就借口有事慌忙火急的走了,好象一刻也不愿在这里多呆。老张走后,我便请王书记详细介绍村里的情况,包括谈谈存在的主要问题和今后的打算。王书记是个七十岁出头的老人,从30岁就任村支书。老张在路上已告诉我,不是老王有多能干,实在是村里找不出接替他的人,每次他要辞职乡里就反复做工作,看样子他这个支书要成为“终身制”了。老王一听要他介绍情况和谈工作思路,两手一摊说“有球的啥介绍!癞子头上的虱子——明摆摆的嘛,要啥没啥,想干啥啥都干不成。地很好种啥出啥,就是变不成钱。卖一头猪要请两个正劳力背到乡上去。现在正劳力都不在家,给钱也请不到人。肚子吃饱没问题,就是没钱用”。

“要说问题嘛,只有一个,就是路不好。这个问题不解决,什么思路都是卵的,说也白说。看见别的村路都修好了,村里人就怪干部无能,所以我们说话也没人听。为修路的事,我找过乡里好多次,乡里说国家补助标准低,修我们村的路根本不够,乡上又填不起这个窟窿。因为穷各项工作搞不上去,乡上也把我们当黄牛的卵子——皮外之肉,只要不杀人放火不种鸦片,其他都不管不问。不瞒你说,今年过了打死我也不干这个几头受气的书记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王说的情况我清楚,安排我驻村时乡里李书记就给我作了交待。老王说完这番话后,扛起锄头就准备出门,也没说留我吃饭。由于年青不成熟,加上老王不冷不热的态度刺激了我。我说“王书记,我有个想法你看行不行,乡里找县上争取一下,给村里补点材料款,毛路(路基)由你们自己整,国家补助的钱只用来硬化路面,这样钱就够了”。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且不说能不能在县上争取到支持,就是争取到了,村里哪来的劳力?还有占山占地村民补偿怎么办?听说这个村的民风不太好,前年村里架电线时,施工人员踩坏了几颗白菜,那家人硬是要人家按每颗20元赔偿。

老王听了我的话,猛地转身放下锄头拉着我坐下,两眼放光的说:“这得行!只要修路,脱一层皮也干!占山占地也不是问题。莫说占山占地,就是拆房子我们也愿意”!

回到乡里后,我忐忑不安的给李书记作了汇报,原以为他会对我的不知天高厚大发脾气。谁知他高兴地说“只要村里有这个决心,那我马上去找县交通局”!一周后李书记兴奋地告诉我事情办成了,但接着又担忧地说政策是争取到了,村里把路修出来怕也没那么容易呀!当天我就跑到村里告诉了老王,老王立即大呼小叫的催老太太炖猪脚,说要给我这个“大恩人”好好喝两杯。喝酒时我告诉了李书记的担心,老王却象指挥过千军万马的大将军那样沉,说别的事不敢夸海口,唯独修路敢打包票!放心,不会让你下不来台的!

测设工作完成后我和设计人员带着设计图纸到村上开会,对修路的技术要求和相关注意事项进行了交待。我对老王说,这下就看您的了,我每周来两次,有什么问题我们好商量。老王什么话也没说,只双手握着我的手使劲摇了几下。

半个月后,工程正式开工了!那天我去工地检查,现场场面让我大吃一惊!管材料的,记工记账的,开山炸石的,运材料的,挖基脚的,砌挡墙的,管安全的,各有分工,责任明确。仿佛什么魔法一下子呼唤出这么多的人,而且给他们注入了无穷的力量,虽然衣衫褴褛,满面尘灰,却人人精神焕发,干劲十足。原来,回家修路的将令一下,外出打工的人齐刷刷全部回来了。有钱出钱,无钱出力,男女老少齐上阵,麻子打哈欠——总动员了。

工程建设一切顺利,设计工期一年的路基工程提前三个月完工。紧接着,路面施工队进场了。施工队负责人后来告诉我,他们在干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礼遇,村民们自发给工人端茶送水请客吃饭,大有“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的味道。 可惜工程没完工我就调走了,没有看到干沟人望眼欲穿的路修好,一直引以为憾。

去年,也就是离开干沟三年后,我回家时专门到干沟去了一趟。眼前的干沟变得让我不敢相认了。道路修得很漂亮,两侧安装了防护栏,村里也有了漂亮的村级公共服务中心、学校和村卫生室,荒芜的土地上种上了各种水果、药材和菊花。多数人建起了二层的漂亮小洋楼,特困户也在国家帮助下将房屋改造得焕然一新,村里还开起了几家农家乐,整个村子就象一个蓬头垢面的叫花子突然变成了收拾一新的小媳妇,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嬗变。当时我想用一个词来形容这个变化,但始终没想出一个贴切的词语。直到回家途中才想到一个词:化蛹为蝶。对!就是化蛹为蝶。

到村子里时,接待我的支书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精干汉子,过去长年在外打工,路修好后就再没出去,第一个带头办起了农家乐,后来在村委会换届时被选为村支书。他喜孜孜的告诉我,现在村上的工作比老王书记那个时候好做多了,村干部说话有人听了,民风也正了,发家致富的热情空前高涨,也卫生讲干净了,而且正在着手扩大特色产业和农家乐规模,村里也在乡上支持下马上要安装路灯、健身器材和垃圾箱等设施……老王书记听说我来了,不由分说的要拉我到他家喝酒。他说如果没有你,干沟的路至少要晚修几年,我们感谢党,也感谢你呀。然后,他又得意的表扬起了自己,说当了40几年村支书,就带领大家做了这么一件事!说实话,过去做也没想到会在我手里把这条路修通,更没想到路一通,村里变化会这么快!我没说错嘛,路是最大的问题,路的问题解决了,其他问题都好解决。活路活路,活的就是个路啊。路好了,人的头脑和精神就活了,山啊树啊水啊地啊也跟着就活了。没有路,那真就叫走投无路,死路一条啊。

活路活路,活的就是路。老王说得好啊,我终于明白家乡人为什么把“干活儿”叫做“做活路了”,老百姓发明这个词真有智慧呀。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cgibkqf.html

活路的评论 (共 4 条)

  • 残影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