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迷人的东梁雾淞

2019-12-09 15:17 作者:云朵儿GAO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东梁现仍是原始的无人区。它位于陕西宁陕县,海拔2964.60米。属于秦岭山脉中天华山分支。因其在天华山的东侧,被爬山人称为东梁。东梁山顶有呈三角形的三条大梁构成,梁与梁之间均以一个紧邻的垭口过渡。爬山人为了便于区分,又把另两个称为南梁和西梁。当地采药人自古称其为飞机梁,就是将三梁合一。

去东梁,看到的景色逐高各有特色。沿途先是杂树林,后是第四纪冰川遗迹的石海,还有大面积茂密的箭竹林,箭竹林之上是原始的古冷杉森林。山顶大梁上,是广袤无垠的大草甸。在东梁西坡大草甸和西梁上,更有万亩的高山矮枝紫杜鹃。

其风景之美,在大秦岭也是首当其冲。秦岭山脉中,著名的“鳌太”很美,却海拔有些高,不是有体能就能去,重装爬山时高原反应很难受。东梁近三千米的海拔则刚刚好,没有身体不适,还集高海拔山上的所有之美。因此,成了驴友们心中的最。于是,大家把东梁顶草甸上那棵脱离森林后恰似独树一帜、且造型奇特、树龄数百年、干枯又百年的枯树,称其为“婆姨树”。也就有了在成为东梁标致的“婆姨树”上,挂了多幅深情表白的牌子。分别是:东梁我的神啊!东梁,我的最美恋人!东梁我的婆姨!醉美大东梁!

从这些表达中可以看出,都是出自男士之口。我最不喜欢的就是“东梁,我的婆姨!”不洋气,看了就生气。在我心中东梁还有一个牌子——东梁,我的王子!庆幸在我还没有制做好时,就被有眼光的驴友们将那些牌子清理后,做了一个高档的不锈钢牌子。上面写着:美丽的东梁——我的恋人!

很好,这句话全都有了。东梁也是在大秦岭中,唯一被挂上牌子表白的山梁!由此可见,东梁有多美,大家有多爱。(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么,在东梁近三千米海拔的山顶大梁上,四季景色迥然。以“南草北木”天然清晰划分,全是高山草甸和形如盆景般的落叶松原始森林。时节,在绿油油的大草甸上百花争艳,美得恰似人间仙境。还有六月间东梁与对面的西梁上,有万亩之多高不过半米的矮枝紫杜鹃开成的花海花山,漂亮成了空中花园,更如人间天堂一般。晚秋与季,大草甸上如金色的巨毯铺就宴客,只等来东梁看的爬山人。那罕见的雾淞奇观也会一场场地来,运气好了在东梁就能幸遇雾淞奇观。

我很喜欢雾淞。到目前为止,我只在秦岭山中见过雾淞,也是在爬山后才遇见。因此,就有了天越冷,爬山人更向往高海拔的山。我也是这样,整个冬季的周末,几乎全在赴一场场冰雪盛宴。

去年的初冬,我在海拔两千八百米的光头山上,幸遇一次雾淞的形成。当时雾气很浓、风大且冷、天地浑沌,能清楚地看到雾气飞速地在周围缭绕。手在空中一挥都是湿润的,气温也开始急剧下降。就在我们不畏寒风上行时,突然看到植物迎风的一面,先是如霜一样附着在上面。顷刻间就如长了白毛一样,越来越多、越来越长、越来越厚、形态越来越漂亮。风吹枝摇摆,这时候分明看到了绕棉花糖般的手法,速度之快却是神一般操作,瞬间在枝条和野草上华丽变身成了神奇的雾淞!

因此,我一直觉得:雾淞是雾气盛开出的精美绝伦的花朵!

可这些雾气盛开的花朵,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不是在冬天的每一次上山都能看到。也不是每一次都有浓雾,有浓雾时山上基本都有风,可是温度得恰到好处,太冷和太浓的雾都会成冰或雪粒。只有那恰好将雾凝结成雪与冰之间的状态,才会有雾淞奇观。且风大时雾淞更美观。雾淞既然是奇观,那就定是神奇地幸遇了。所以,我们爬山会按季节赴约花开与雪景,却从没有专门去山上赶雾淞奇观。

然而,十一月十日这次就不同了。可以说是按时赴约东梁雾淞。因为前一天的周六,在朋友圈中看到在东梁的驴友们发的视频,只见东梁上浓雾弥漫、天昏地暗、能见度很差,才下午两点钟却暗得如傍晚一般。那“婆姨树”上被长长厚厚,纹理如精美的海底珊瑚一样的雾淞裹满了,漂亮得只能用奇观与神奇来形容。

可想到现在才十一月初时就疑惑了,推测会不会是往年拍的?忙问那领队。他说:“是现在拍的。”我又问:“是真的吗?”“就是今天在东梁顶上拍的,比珍珠还真真真!”呵!三个真,那就真了!见此言后刹那间就让我按捺不住了,当即决定报名明天就去!况且,明天的天气预报还是晴天呢!报完名后,只要想到将在晴天中看到东梁的雾淞美景时就情不自禁地笑了。

于是,在十一月十日的周日,就有了第一次笃定专门去东梁看雾淞!

现在的天气预报真是越来越准了。昨天还是阴天,今早起来看到果然是大晴天。在去东梁的车上,大家都在议论昨天浓雾中东梁雾淞的壮观,那感觉就是去赴一场盛会一样地兴奋。九点不到,我们就到了秦岭服务区,稍做休整,开始上山。

上午九点的山里空气清新洁净,无云的蓝天在阳光灿烂中蓝得耀眼,蓝得让很多人有些恍惚,觉得蓝得不是真的一样。至于没有白云,我推测定是全转化成雾淞了。

天气好,山里难得的暖和。昨天看到东梁的驴友们在发美片时,都说山上温度太低了。今天特意以冬天的装备而来。再加上昨晚也不知道是不是兴奋的原因,到了深两点都没能入睡。没有休息好,又穿着爪绒裤,又热又困,很快走在了队尾。在中途第一次过河时,我没随大部队走,而是选择了熟悉的一边过河。结果大部队在那边发生拥堵,我又走在了最前头,按预期的时间节点,准时到达相应位置。

上山途中,听到队员中议论说路上有一部对讲机,是给没下山的人准备的。耳闻后不知所云。好奇前面有队伍,还有了这般操作,是在提前为下山晚的队员准备?

走到石海后,看到山坡上有薄薄的一层雪粒。这是我今年看到的第一场雪,还是在晚秋。从雪的状态看,应是昨天的浓雾形成的。这一带水汽充沛,上面还是草甸沼泽地,遇到合适的冷空气就成了雪。

刚才在河道时,看到东梁顶上森林是洁白的,石海上方山顶也是雪白的,表明雾淞仍在。可到石海后,近看二梁山顶上雪色无影。看来天气暖和,雾淞挂不住了。实事也是如此,当我加快步频继续向上爬时,看到山坡上到处是落下的雾淞块子,抬头看到树梢上有残存的零星雪白。见此让我心里沉了一下。经验告诉我得冲刺了,否则到东梁顶上后雾淞也全落了。

十二点半按预定时间到达二梁垭口草甸。上一次是六月间来看西梁矮枝杜鹃花。那时候在蓝天白云下,绿油油的草甸上百花争艳、生机盎然。今日完全不同,草和箭竹都黄了,草甸上满目金黄,在蓝天下金灿灿的,透着成熟之美。

用过简餐后,立即向东梁顶挺进。先是从箭竹林里穿过,然后进原始森林又开始爬坡。今天是我第二十七次爬上东梁。这段东梁顶下的山坡,比二梁高了一百多米,还有些陡。走到这里时,我已拔高爬了四个多小时的山了。又是在高海拔下上行,导致每次走到这里都是力不从心。这一个多小时地冲顶,都是咬牙坚持,不夸张地说,真是把后槽牙都咬疼了。今天更是难受,有几次发生腿软无力。

走不动,那就好好看风景。东梁下的这片原始森林很美,古木参天的冷杉林,树干笔直,树尖直钻蓝天。森林下的山坡上到处是厚厚的青苔。青苔还爬上了古树,从树根直爬到树冠。当阳光穿透森林,那毛茸茸的青苔绿莹莹的,如同森林里全是长着绿胡须的大树一样美!

今天则更美,好多青苔上有一层压不住绿意的雪,两者合一,就是冰雪捂不住春色!美得我都不觉得累了,时而仰头看长着绿胡须的古树,时而又俯下身来赞叹不已。

海拔越高,气温越低。从离梁顶还有五十米高开始,就看到森林中树梢上有零性的雾淞,山坡上依然有大量落下的大块雾淞,显然是刚落下不久。再继续向上,在高大的森林中,有一大片低矮的幼松林,还有一些大叶杜鹃树。

这时候,之前没有见过的另一种奇观呈现了。那就是嫩绿的植物上,挂着大片的冰壳子,基本都是长方形的薄冰壳,质底形如麻玻璃一样,充满微小气泡和晶莹剔透。有的挂在枝端呈飞翔之态、有的立在枝头如顶着的水晶手帕一样。更多的是冰片翻卷着,姿态万千地挂在细细的叶子上,微微颤动,呈漂移荡扬之状。使得这里的森林里,如是挂满琉璃的世界。面对琳琅满目的冰壳工艺品,实在叹服大自然的神奇。我之前见过冰挂也就是锥形的冰溜子,却怎么都想不明白面前的森林中,怎么会有这么多薄如蝉翼的大片冰片,且都不是下垂之状。直到在东梁顶上看到满梁雾淞后才想明白。

我推测是昨天雾气太浓,密林中水汽太大,加上山顶和这边山坡上是有温差的,且植物高低分层,把流动的雾气凝结成冰,而不是形成雾淞的那种白霜,也不是前面的雪粒。确切说是湿漉漉的雾缭绕,冷空气将碰到叶子上的雾气瞬间凝结成冰后,就一点点的延续成了片。又因为狂风吹动,就有了动态扭曲的形态。这就是大自然的神奇杰作。什么样的温度成雾淞,什么样的条件下成冰片,什么样下成雪粒,一切全有大自然成全。造就了在这相距海拔落差不到五十米的山坡与山顶上,让雾气转变出两个完成不同的状态,美成了奇观。

由于我和同伴们都是第一次所见这么多、如不透明的油炸虾片一样的冰片,兴奋得趴在山坡上,拍出极具动感的冰片如冰鸽子飞向蓝天的画面,真是美得不是亲眼所见,定是不信其真。

这可真是个意外幸遇,我是来赶一场雾淞,未曾想一路至此,太阳晒落了雾淞,却在这里安排了一场前所未见的奇观,是上帝提前安慰我们吧。

想到此我也就不急着冲顶了。在丛林中寻找形态美妙的冰片继续拍照和摄像。这时遇到两位男士急匆匆下山。我觉得好奇,这个时间点从东梁顶下来是不正常的,也就是实力太强了。于是,我边走边问:“太厉害了,这么早就下来了?”走在后面穿银色羽绒服的男子(后来想起是一家俱乐部领队)也边走边说:“我们一个人走丢了,是来找人的。”我听了觉得好笑地说道:“真会开笑玩,天气这么好,怎么能走丢!”擦肩而过,我上他们下,各走各的路。这时又隐约听到身后说:“是昨天的,找了一夜了。”我压根就认为是开玩笑,也没有把之前路上听到的“放置对讲机”联系在一起。

离开如童话般的冰片丛林继续上爬,也明显感到寒冷了。很快就走出了森林,走上了东梁的草甸坡顶。首先看到的让我一下子眼睛亮了的同时,兴奋地跺着脚喊到:太美啦!全是雾淞呀!

只见东梁金黄的草甸上无雪,树木却全部披挂雾淞,成了洁白的雪雕一样,在蓝天下白得耀眼!眼前景象,虽来时有所预料,可看到了还是被惊喜得只会惊叹了。这时候东梁顶全是笑脸,太美啦!太神奇啦!赞叹声不绝于耳。

可我得赶紧先去那棵披头散发的首领树前,看到穿上了精美雪白的雾淞羽翼后,像是披上战袍要出征了,简直帅呆了!我高兴的与往日来时一样,拍上合照后,才欢呼着冲向坡上那雾淞的大观园。

此刻的东梁上,就成了远看是雪做成的植物王国,全是耀眼的雪白。近看那形如盆景的落叶松树冠上,是厚厚的如棉花糖般层层绕成那似雪似冰样的洁白雾淞,如花团紧簇、千姿百态。枝干上则朝着一个方向,从头至尾地紧贴着,毛茸茸,边上全是长长毛剌一样的雾淞。

这时候可见枝干上那纹理分明,朝向一致的雾淞极具动感,清晰地表明当时绕山缠树的雾有多浓、跑得有多快。雾在穿越植物时,冷空气又是多么的恰到好处地逮住那流动的雾气,将其凝结成冰雪一般,附着在了植物上。就这样,缭绕的雾气前赴后继地飞速而来,掠过时就以运动的姿态,瞬间改变了状态留了下来,层层粘在一起,使原本混沌的雾气,华丽变身成洁白的雾淞奇观,还将运动速度和轨迹都完美展示出来了,壮观得让人直叹大自然的神奇!

东梁上这些随形而就十多厘米厚的雾淞,把本来就如盆景一样的古松,装扮得每一棵都造型别致而不同,相同的却都是极赋动感、充满活力。有两棵树,成了相向毛发炸起来站立的雪狮子,活灵活现。那一排因太厚的雾淞而挤在一起的雪树,成了正簇拥着绽放的花树,那怒放的样子,让我仿佛听到了开花的声音。

那“婆姨树”,因其独树梁顶最高处空旷的草甸上,洁白的雾淞更厚,全身拉丝加毛刺,比貂皮还豪华。头顶还有两条洁白如玉的毛茸茸大辫子,骄傲地直冲向天。如此扮相就成真了漂亮迷人的女子了,看得我直想笑。

一旁那些松针落尽的落叶松森林,雾淞加身后妖娆得看不出原本的样子,漂亮得迷人了。如此盛景,再次印证了我说雾淞是雾气开出的神奇花朵!也是上帝赐予东梁最美妙的样子!使严寒中的东梁,成了玉树琼花开满梁。

今天的天气与昨天相比,简直就是两个极端。现在是阳光灿烂、天空湛蓝、无风无云,相互映衬,美妙绝伦。真是天时地利,我们有幸看到了雾淞最美的样子。

可是天气太暖和,无风之下,也让雾淞开始变形变软了,没有了半小时前刚上来时看到的质感。随后就开始成坨落下了。见此,庆幸我们的运气太好。

同时也让我联想到,昨天雾淞形成时东梁是多么迷人。虽然当时狂风怒吼、温度极低、浓雾弥漫、能见度极差。可那时这里的万物,无一不是雾淞加身,枯枝杂草如得到了魔力,变成了海底珊瑚一般,全成了神奇的存在。可想而知,昨天亲眼见证这奇迹的他们又是多么地兴奋呀!不过,相比之下,我们今天看到的才是更漂亮。因为天昏地暗,雾淞的视觉效果差了很多。

今儿虽是大饱眼福,可仍是意犹未尽,不想马上离开东梁。因为在我看来,这极有可能是今冬我看到的最美东梁。本次雾淞之厚、之长、纹理之精致、形态之美都是最壮观的。冬季来东梁看雪是常有,雾淞则罕见,就是见了每次都不一样。况且,有什么比在阳光灿烂中置身雾淞世界更美妙呢。

后来在领队的多次催促下,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东梁。接着就兴奋地赶赴南梁。

就高海拔的山梁来讲,相比之下我最爱的是南梁。因为,在海拔两千九百米以上的高山之上,有一条一公里多长平坦宽阔的大梁草甸通上天边,实属少见。近三十米宽的草甸一面,是千丈之深的山坡,连着看不到头的层峦叠嶂。另一边是千年古松森林守护,草甸上还有几棵不知生于何年,又不知何时成了盆景一样枝干优美的枯树。那些长在大草甸中的枯树只有不足五棵,它们应全是反“南草北木”自然规律者。不知它们是贪恋风景走得慢,而没能加入十米之遥大家庭的森林中。还是挑战大自然的顽强生长者,被狂风扭曲了身躯,却成就了钢铁般坚硬;虽粗不过碗口,却全是上百年的树龄,也因此过早地进入了轮回。想它们的来世定是还有叛逆者。因为我在梁上草甸中,发现了四棵不足尺高的落叶松幼苗。只是我七年前看到它们时就是这样高,推测它们如此之躯,也远大于我龄了。

南梁比起毗邻的东梁是寂寞的,同时也是一方净土。现在很少有队伍发从东梁到南梁。几乎全是到东梁看各自心中的“情人”。我也爱东梁,可我更喜欢在东梁上狂欢之后,在南梁上享受静谧与祥和的时光。特别喜欢漫步大梁上时俯看满目群山连绵的感觉。那时,我会一时的心悸,觉得自己是在远离人间的半空之中。再极目时,见层峦叠嶂间有一小段盘山而上的公路,又表明我与人间烟火不远,这时心情就会激动起来,幸福之感洋溢心间。这一刻,我陶醉在脱离滚滚红尘的欢愉之中,还体会到了自我至高无上的尊贵与灵魂的自在。

这一切,是我一步一步地跋山涉水,将自己送到了这里。

综上所述,就是我对南梁的偏爱。今天紧赶慢赶,到南梁已是下午三点多了。森林中的雾淞已落得只有树梢上星星点点的白,却也证明都是全身披挂过。那草甸上的枯树,用第一次来的同伴说是“像东北干枯后的胡杨林。”可我知道在两小时前,它们也如东梁上一样有了极美的样子。真是抱歉我来晚了,没能为大家喝彩。可又一想,这或许就是南梁的风范,无需你的掌声,你来不来,我都是神一样的存在。

现在的净土南梁草甸上一片金黄,在金光灿烂中如金色年华一样的美。原本想好好地徜徉在我心爱的南梁上,可因走在了后面,被领队在远处大呼小喊地催着,走慢她也大叫,拍照她也高喊,搞得我和同伴只好小跑,心情都静不来了。即便是这样,跑在平坦草甸大梁上,并没有耽误我看到深山之中的那一小节弯曲的上山公路。还是体会到了我来自人间,却远离滚滚红尘的自在。并为自己能再到南梁而激动。

为了赶在天黑前走出河道,全队人马都是快速穿过没有路迹的密林下山。

然而,在五点半的时候,却遇到了一支搜救队正负重上山。忙上前寻问他们是不是来拉练的。却说是来搜救昨日在东梁失联的爬山人。我这时候才想到上山时遇到的那两位领队也说是在找队员。可我仍是不太相信地问:“真的失踪了吗?会不会是自己回去了没有联系俱乐部?”搜救队员严肃地说:“真的没有下山。在我们之前,已经有另一支搜救队员上去了。”这时一位经过的下山人,说他两点在二梁上遇到了那支救援队。

这下我信了,浑身一阵发冷,心里非常难过。首先我很自责,一路都在听到议论有人走失了,为什么都没有重视,一直没有当真。否则,从南梁下来时就会帮助寻找一下。因为今天就我们一个队伍钻密林下山。唉,这可真成了迷人的东梁雾淞了……

自此开始,我的心里一直很不安。

对于这位驴友地搜救我非常牵挂。我能感同身受三方的心情(失踪者、家人、搜救队),因为我也是爬山人。这种不安逐日剧烈。甚至认为我们跋山涉水来赴约自己的“恋人”,东梁怎么能舍得让爱他的人因此丢了性命呢?绝对不会!我来此爬山的十一年间,都没有听说过有爬山人在东梁上出事的。同时,心里也有无奈和悲哀,也做了最坏打算,如果真的出事了,那本次之行就是我与东梁的告别,从此不再来东梁爬山了。

万幸,失踪者五天后被搜救队成功找到。找到的那一刻,这位靠八块饼干续命的驴友,为给众人带来的麻烦而愧疚不已,也感念家人的不离不弃,斥资营救。

事后得知,这位第一次上东梁的驴友,在看到雾淞奇观时惊喜万分,为了多拍几张照片,脱离了所在俱乐部的队伍。又不知道东梁顶上共有三条很清晰,却互相看不见的下山路,加上当时雾浓,能见度不过十米。他运气很差,恰好走错在唯一回不到来时停车场的路,是一条通向反方向的路。又凭着年轻体壮,就一路撒丫子追赶,结果就越跑越远、越走越远,远得再也自己走不出大山,迷失在了深山之中。期间还经历了失联后第四天的暴风雪,只能在海拔两千九百米的大山中,夜宿山窝避寒,怀揣干草取暖……

“怀揣干草取暖”选自搜救队的贴文,看到这句话时我笑了起来。笑那雾淞是何等的迷人、直叫人儿迷了路。还笑我们爬山人的不宜,更笑东梁依然是驴友们的最美“恋人”!2019/11/10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bznbkqf.html

迷人的东梁雾淞的评论 (共 5 条)

  • 残影
  • 月牙晓梦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散文网不断发展和壮大的坚硬基石和有力保障,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杰

    您好!我是文化公司的编辑,拜读了您的文章,觉得非常有意义!公司目前正在筹备出版发行十本大型著作,欢迎您的文字入驻我们的书籍! 我的微信号:18938588757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