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红薯记忆

2019-09-26 20:29 作者:老夫子(熊自洲)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红薯又名番薯、甘薯、山芋、番芋、地瓜,甜薯,我们乡下人叫红苕,属一年生草本植物,原产于南美洲,16世纪时传入中国。

红苕因品种不同,有白心、红心和紫心之分,统称红苕,现在红心苕居多,白心苕基本上没人种了。

老家地处丘陵,那里黄土地多,阳光充足,适合红苕生长。打小从记事起,生产队或农户每年都要大片种植红苕,我家也不例外,播时,把红苕种到地里,盖上地膜,初,苕藤长到两尺多长时割下来,剪成一小段一小段,下后插下去,到了晚秋,红苕就成熟了。农颜云:“七月禾,八月坨”,意思是红苕七月长苗,八月长苕。成熟后的红苕两头尖,中间圆,像个丑八怪,别看它长得不起眼,可全身都是宝,茎、叶做菜,红苕充饥,苕藤喂猪,它含有人体需要的各种营养物质,适当进食对身体健康有好处,据说还可以防癌。

小时候,我是吃着红苕长大的。那时候家里穷,粮食少,一年中有好几个月都在吃红苕,尤其是荒年,人们把红苕当主粮。当时,村里流传着一句顺口溜:“早三碗,午三碗,晚上又是笤三碗。”一日三歺吃红苕果腹,是当时农村生活的真实写照。我上小学时,每天清晨放完牛,母亲在我书包里塞几个蒸熟的红苕当早餐,中午回家吃红苕稀饭,晚上母亲变了花样,做红苕疙瘩汤,差不半年时间都在吃红苕。红苕吃多了会胀气,胃不舒服,成天吐酸水。即便如此,还得天天吃,否则,小命难保。

每年晚秋时节,农户就开始挖红苕,霜降前,必须把红苕收回家,否则,被霜打了,红苕容易烂,不好贮藏。挖红苕是个体力活,又是技术活,不能蛮干。挖时,锄头不能正对着蔸部,要稍微离远一点。记得第一次挖红苕时,我屁巅屁巅跟在哥哥姐姐后,到了苕地,姐姐在前面割苕藤,哥哥在中间挖,我在后面捡,不一会儿就挖了满满一萝䒰。刚开始,我不会挖,趁哥哥休息时,我跃跃欲试,抡起锄头,“啪”的一声,一锄下去挖破了好几个,哥哥姐姐心疼了好一阵子,后来,我按哥哥姐姐教给我的方法再挖,没有一个被挖破的。技术学到了手,我却受不了累,撂下锄头,用镰刀削红苕吃。新鲜的红苕皮薄汁多,脆生生,甜津津,特别可口。

红苕挖出来晒干后堆在堂屋里,放上十天半月,母亲将个头好看且又没有损伤的挑出来,放进地窨里,留着天食用或来年春天作苕种,其它的歪瓜裂枣一律喂猪,猪吃了红苕后,肚子滚圆,膘肥体壮。(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冬闲时,母亲却闲不下来,择晴天将红苕洗净,蒸熟后捣碎,将苕泥放在手帕上捋平,擀薄,反扣在簸箕上,撒点芝麻,晒成半干,然后用刀切成小块,继续晒,晒干后就成了苕片,吃的时候拿出来用盐或黄沙炒,又甜又脆又香,是我们农村孩子的零食。

如今,随着农村经济结构的调整,村里人不再种红苕了,偶尔种一些,也是留着自已尝鲜或者送人。每每遇见街头卖烤红薯,我都忍不住驻足买上一两个,萦绕舌尖的那份香甜是记忆中熟悉而温暖的味道。

2019年10月28日《江夏报》四版“梁子湖”副刊刊发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bzcpkqf.html

红薯记忆的评论 (共 10 条)

  • 淡了红颜
  • 雪儿
  • 江南风
  • 亓方文
    亓方文 审核通过并说 “粗康喂猪”是“糠”吧
  •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散文网发展和壮大的最大动力和源泉,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山鹰
    山鹰 推荐阅读并说 点赞!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红苕的记忆......
  • 心静如水
    心静如水 推荐阅读并说 赞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冬闲时,母亲却闲不下来,她择几日晴天,亲手制作苕片、苕干给我们吃,记忆中母亲将红苕洗净,蒸熟后捣碎,将苕泥放在手帕上捋平,越薄越好,反扣在簸箕上,撒点芝麻,晒成半干,用刀切成小块,再继续晒,晒干后就成了苕片,吃的时候拿出来用盐或黄沙炒,炒熟后又脆又香,还有那甜丝丝的味道,十分诱人,那可是我们农村孩子最爱的零食。如今,随着农村经济结构的调整,村里人不再种红苕了,偶尔种一些,也是留着自已尝鲜或者送人,很少见到过去那种大面积种植红苕的场面,但记忆中的红苕一直温暖着我。

    赞(0)回复
  • 老夫子(熊自洲)

    老夫子(熊自洲)谢谢亓方文、漫舞洛城老师雅正!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