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那个喜欢你的人后来去了那里?

2018-12-25 19:07 作者:简木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十年前的寒时节,我坐在由市里开往乡下老家的客车里。

车外下着细,车内有些拥挤,而我心中绕着几分烦闷,因为在前几月我刚去拜访了自己所喜欢的一名女孩的家长。故事有些狗血,女孩家大业大,彰显得我越发自卑,在发现这一切之后我选择了装傻充愣蒙混过关。

就如同对她一般不敢直白的表露出自己的意,也不敢在她母亲面前透露出“我喜欢你女儿”这样的情绪。于是到离开时换回了她母亲一句“小朋友时间再来玩啊!”

小朋友啊!是啊那年我才刚刚十五,爱上了一个二八年华的少女,却不敢表露出一分“我喜欢你。”

因为只有喜欢是不够的。

坐在车内的我有些烦闷,因为我正要做一些决定,即使非常的痛苦(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师兄,你愁眉苦脸的样子真像一个小老头呢!”

我从回想中醒来,看了一眼坐在身边被空调吹的脸颊两侧红扑扑的少女。

她叫莎!

是我家里搬到修车厂时候认识的一个女孩,她在那年也成为了我的校友,我的师妹。

我对着她笑了笑,露出了一双还没有吸烟的大白牙。

“没事”

列车在飘着小雨崎岖的山路上缓慢行驶着。

我开始和莎搭话,而她则是吧左手靠在窗上,撑着左脸颊静静的看着我,她的眼睛很清澈但又闪着着如同星星一样的光亮,我和她说着一些风土人情、从小到大的发生的一些趣事、以及从书本上背下来的一些情感哲学。

可是看着她那双明亮的眼眸,我渐渐开始卸下了自己内心的甲克,吐露着自己的痛苦以及悲伤,而莎就那么静静的听着,看着她就如同那三月的微风一般。又看到了她似一湖平静的水,被我语言化作的石头扔进湖中,荡起一圈圈波纹。

我很后悔自己敞开了心扉,也很后悔说了那么多,那是第一次发现自己原来那么会说话。

我和莎成为了好朋友,她开始找我玩耍,我是一个比较沉闷的人,基本上算是人们口中的“死宅。”

可是认识莎以后她开始带我去爬山,那原本是我最害怕做的一件事情,即使我的博客里写着我的爱好是爬山、看书,但那也只是装装样子而已的。

莎爬山的速度很快,而我则是不断的扶着山边的岩石土壁,如同打铁房里的封箱一般呼呼作响。

莎站在高地,回过头对我笑,她的额间挂着几颗晶莹的汗珠,那一刻我想走上去为她擦掉,可惜的是我永远追不上她,直到爬到了山顶。

那应该是我第一次爬上了那么高的山峰吧!

我们并排坐在一起,峰顶的有些大,风儿拂过她的满是青春气息的身躯,拨乱了她额头的空气刘海。我偷偷的瞄了一眼,一时间感慨没想到只过了半年的时光,她就长得越来越好看了。

我躺了下来,闭上了双眼,感受着眼前的所有一切。

............

生活的地方算是穷山恶水,张那么大没见过一条像样的大河,更不要说能看到船这样的稀罕物,自己最是向往那种玉界琼田三万顷,着我扁舟一叶的意境,可是那来的湖水那来的舟?

可是莎就像我肚子里的蛔虫一样,直到我最喜欢的是什么,当我爬厌了那座山之后她无论如何也拉扯不动我再去爬山,我以为我又要回归“死宅”的生活,可是莎又笑嘻嘻的来到了我的面前。

我们徒步走了五六七八公里山路,一路上翻山越岭,饿了就偷别人的玉米烤着吃,渴了就下地摘西瓜,我至今都忘不了我俩那蹑手蹑脚贼摸贼样的模样。

终于我们来到了莎的外婆家,她的外婆很慈和,我们一起在炕上坐着聊一些家常,莎很爱她外婆,她的外婆一样很爱她。

莎看出了我的心不在焉和迫不及待,于是和她外婆打了一声招呼,就带我来到了一条大河的码头边上,在码头的边上有着一艘小船。

莎熟练的解开了系着船只的粗麻绳,跃上了船头,微笑的看着我,烈日照射在河面上,波光磷影再反射在她的脸颊上,是那样的美,就如同那晚从学校回家的客车里她那红扑扑脸颊一样的美。

我有些兴奋的跳上了船只,开始和她缓缓的朝着河中心划去,我有些摇晃的傲立在船头,胸中诗兴大发,对着河水指点江山,莎就那样撑着下巴,静静的看着我。

多年的愿望得以实现,兴致稍微过了一些之后,我回过头看了一眼莎,四目相对,我心底忽然升起了“恶意。”

我缓缓像莎走去,然后坐了下来,左手悄悄放在了河水里。

哗啦一声!

左手带起一捧河水,带起了一抹弧度,在空中被阳光照射这仿佛一道金色而又透明的彩虹,然后变成了一颗颗金色珍珠想着满脸愕然的莎身上袭去。

水珠落在了莎的身上,莎忽然吓得大叫起来,她大声的叫我不要再洒水了,而我却依旧不依不饶。

莎忽然低下了头,一动不动,任由我把水洒在她的身上。

我停止了戏水,有些呆愕的看着眼前有些陌生的莎,莎忽然抬起头,双眼满是泪水,大声的对我吼了一声。

“我不是说了不要在洒了吗?”

那是莎第一次对我发脾气,我们认识了快一年多,无论我多过分也没有看到她生过气,她总是在一直的包容着我,温暖治愈着我,而我却以为她一直都是那样好的性子。

看着眼前的莎,我内心泛起了一阵邪恶,一把把她拉入了怀中,然后吻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脸色通红的莎轻轻的推开了我,然后低声的告诉我。

“我大姨妈来了,今天走了一天一直流汗,现在不能沾冷水!”

那一刻、我愕然了,那一刻我有想过,也许这个女孩怕就是这辈子我要等的那个人吧!

然而、一个女孩的身影又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爱而不得、念念不忘,是人类最卑贱的特性。

我们沉默的上了岸,沉默的离开了她外婆的家,我也沉默的从修车厂搬回了从小居住的大姨家里,从那以后很少再去联系莎,仿佛她从未从我的世界来过。

就如同微风拂过了水面,带起阵阵涟漪,过后微风消失不见,湖水归于平静。

可是就算没有人看到,但是风儿知道它去过,湖水知道它来过,又怎么能算作没有相遇过呢?

后来、我离开了学校,想着像故事里的男主角一样,在外面的世界闯荡一番,然后风风光光回来去迎娶那个爱而不得的人、那个仅仅只有喜欢是不够的人。

可是我并不是故事里的主角,只是一个随波逐流的小人物。

离开的时候,除了家里人,没有谁知道我的离去,这也包括了莎。

两年后,我回到了修车厂,我们正在一个朋友家打扑克,莎不知怎么的出现在我的面前,看着她的神情,我看到了她仿佛有许多的话要对我说,许是看着冷冰冰的我,心中纵有千言语,奈何朱唇未能开,莎坐了下来,然后撑着下巴,静静的看着我,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偷偷的看了她一眼,她越发的漂亮了。

只是她的眼眸里失去了那种光彩。

莎离开了,我装作没看到一样,但是偷偷的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仿佛看到了自己!

后来在牌桌上听到朋友说,莎今年毕业的时候去了外面,被同学骗进了传销组织,最后是她的父亲把她救了回来。

我忽然想到了刚才莎的模样,我想追出去,可是双腿一动不动,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里她那灰色的头像。

刹那间心头仿佛被狠狠的刺了一刀.......

又过了两年,在这两年里莎偶尔会给我发信息。

大多都是问一些“你好吗?”“吃饭了么?”的话语,我也只是草草回应几句便不说话了。

年底的时候,莎给我最后发了一个信息,她说她要结婚了,希望我能去,她想让我看到她最美的样子!

恍惚间,我与莎的那些过往不断的浮现在眼前。

她比我小,却总是让着我,包容着我。

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想让我开心,我难过的时候总是静静的倾听着我的诉苦,然后用笑容与微笑抚平的我悲伤。

一直都是我在说我的故事、我的感受、我的快乐我的悲伤,却一直没有给过她说话的机会!

即使是最后一次离别的那个晚,她明明那么想和我说,然而我却装作不知道。

我却一直心安理得的把她当做一个情感宣泄垃圾桶,霸占这她的温柔、她的好.......

而我却从来没有敞开心扉的去了解她,面对她。

是不是在她身处险境的时候,也会在夜晚的窗口处对着夜色祈祷着她心目中的那个英雄会去救她。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

死了心吧.......

莎结婚的那天很美,但是我没有去。

我就像一直以来的懦夫一样,一味地的逃跑、躲避。

到头来不过是自欺欺人。

原来那个喜欢我的女孩,我也喜欢着她,可她已经远嫁他乡。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byfpkqf.html

那个喜欢你的人后来去了那里?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