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九八三的春天

2020-02-22 19:49 作者:江枫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九八三的

詹俊祥 字 江枫

对越战争的第二阶段还没有结束,驻守云南前线的各参战部队正在紧张的布防。初春到来,我从云南富宁边城乘上开往广西百色的客车;在崇山峻岭中像脱缰的野马穿过那些臭烘烘的壮族村寨,跨过漓江直奔自治区百色火车站。

火车站的月台四周,已经挤满了南来北往的旅客。车站的播音员正在播音:“各位旅客你们好,开往贵阳、遵义、南宁、成都、柳州、重庆和广东方向的列车;正在相继发车了,请大家拿好随身携带的行李准备进站。还没有买票的旅客请及时购票,有急事没买到票的旅客可以先进站;上车后请到临时售票处登记购票。大家注意了,凡老弱病残,妇女儿童军人可优先乘车。本次开往各地的列车上我们还为大家准备了开水,一元一大盒的米饭加葱花肉汤;如果你是医生,我们希望你上车后及时与我们联系。为了保证本次列车顺利到达终点站,希望各位旅客不要携带易燃易爆物品上车,祝大家旅途愉快。”

春天的广西百色早已淹没在了天蓝水绿,鲜花绽放的暖春里。开往四川重庆的列车,哐当,哐当地一路东去。列车里人们欢声笑语,有走亲访友的,有探亲回乡和归队的战友,还有去往外地工作和上学的青年。尽管大家都互不认识,人们还是像过年一样,每个人的脸上都露着幸福的微笑。列车员们:有的拖着过道,有的一脸微笑地给旅客倒着开水。车厢的喇叭里播放着“咱们工人有力量”的歌曲。

列车从百色出发,一路经过南宁,柳州、贵州的遵义,跨过山川进入四川乐山,城都。二十几个小时之后,列车在深的重庆停下,暗黄色的路灯把个重庆照的金碧辉煌。我提着行李,在列车长的帮助下换乘了重庆开往达县的列车。(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是我第一次回乡,此时此刻,中国已经进入了改革开放的初期。列车缓缓地在达县那破旧的站台前冒着浓烈的白烟停下,深夜的达州火车站同样人头攒动。已经不堪重负的农民,他们大包小包纷纷出川;他们要去哪里?似乎并没有人关心他们。不过,他们却把个车站挤得脸红脖子粗。

八十年代我有幸成为最可的人,那是因为我们为了这个共和国的繁荣穿越过烽火岁月。在回乡的路上让我感受最深的是列车员见到军人总是毕恭毕敬,而车上的服务员热情周到,就连列车长也是满脸微笑的拿着意见薄,他一再要我为他们的服务提些改进的意见。这,又是一个朦懂的春天…

从川东北达州开往故乡通江的长途客车翻山越岭,像蹦跳的钢球在蜿蜒绵长的公路上跳跃着岁月变迁的画卷。一路上,可爱的司机除了全神贯注,还有满脸的微笑。那微笑绝非是装出来的,完全是发自他的内心。他望着旅客的笑是那么的真诚,望着沿途风景的笑却夹杂着他对工作的认真与热情,还有那么一点点对新人旧事的眷顾。司机的双手在方向盘上左右滑动,他的脚在刹车的踏板上一起一落,如同跳动的音符。

长途的疲劳,并没有让他的眼睛放过公路上每一个可惊可喜的画面。每到一个站点,司机总会乐哈哈地提醒大家注意安全。通江终于在晚霞的夕阳中绽放着故乡最美的景色,开往铁溪的客车得等到明天朝阳初升的时刻。故乡江城的夜晚早已没了七十年代的宁静,街面上虽然还没有出租车出现,但却多了一群群溜达的人们,还有那夜市的喧哗……

在通江开往铁溪的客车里,人们不论认识,还是不认识,大家都会亲切的问长问短。没有生疏,没有防备,更没有小偷与流氓的出现。沿江两岸的峭壁上,早已绽放着春天的野花,大通江伴着开放的步伐复苏啦。看、渔夫吆喝在波涛汹涌的江上,小船荡漾在波光闪闪的江面。路边的水田里,乡亲们正忙着插秧,那嫩绿的秧叶在水中摇晃着。

故乡铁溪到了,一座青石桥横跨在江上。铁溪人民公社的办公大楼依然矗立在石桥的南头,它正对着桥北的铁溪小学操场。操场的西南头那个公共厕所依然坐南朝北,客车停在厕所边头。我穿着一身六五式绿军装,精神抖擞地出现在故乡的桥头。认识和不认识的都在和我打着招呼,那个和我一直不对付的村书记何文师,他如似幽灵,出现在我跟前。他第一次带着笑脸望着我,还点头哈腰地给我递烟打火……

望着故乡的山,望着眼前的村书记,我突然想起了一首诗:

《回乡变》

少小出川今忧回,硝烟滚滚雕玉蓝,首回故里百花艳,大江东去鬼点烟!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bxkbkqf.html

一九八三的春天的评论 (共 4 条)

  • 淡了红颜
  • 程汝明
  • 浪子狐
  • 雪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