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中秋

2019-09-05 13:29 作者:方仲贤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又是一年中秋节,今月还未出来.

40年前,倾听周公河那悠悠划来的桨声,我和他坐在岸边凉亭里——那时,月色朦胧,月儿尚缺。

咸咸的泪水,浸湿了无月的夜晚,那是与他分别,他去了老山前线

由此,我每天都來到这亭中,把透明的心事翻晒自语,重复着他走时对我说的话,心中聁他早日平安归來,中秋节,咱倆花好月圆。

月色如水,他的话使我相信,人与风景缘聚缘散.

想看月亮心情总被冷浇灭,总被夜雾阻隔。失望的啜泣只是将夜无端地抹得浓黑。要看满月,初一初三不行,只有顺其自然,等待十五。(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山色摇落晚花初菊,月夜记忆铭刻在心。他身穿新军装,高大魁武,月夜里他给我讲了讦多军人的悲壮故事.

从那时起,我坚信他会胜利而归,我年年在这亭中举杯祝福,酒香正浓,我在看不见月亮的日子里,学会了等待,学会忍耐。月色的诱惑总让我躁动不安,我恨不得长出翅膀飞往前线,因我俩立下誓言,战争结朿,圆中秋。

1981年5月20日,我心里不知怎的,?烦燥不安,好象要出什么事,从不相信宿命的我跑到金凤寺抽了一签,天哪!连抽三次都是下下签.我望着昏沉沉的天空,在这朦朦的世界里,走在模模糊糊的山路上,跌跌绊绊地下了山.连夜与他写了封长信.可一个月过去了,仍无音询.

中秋节这天,县人武部和政府领导把我叫到办公室,给我讲了一大堆中越自卫反击战的英雄战斗事迹,我问江书记,究竟钟呜他怎么了?他站起來走到窗前又返回我面前,两眼噙着泪说"钟呜是个好同志,钟鸣是个好同志......"

我心如刀绞,从江书记话中我已......

我从昏迷中醒來,看到钟鸣战友余川,我死死抓住他问"钟呜在哪儿,?他回來了吗?快告诉我,告诉我,我泪水夺哐而出.......

今年中秋,我一个儿到了云南麻栗坡,这儿安葬了中越战争为国捐躯的937名烈士,钟呜他紧紧看着我,还是那般模样,两眼笑吟吟,听他生前战友余川讲他是1981年收复扣林山战斗中牺牲的,三十八年了,钟呜他一直在这儿睡着,我答应过他,等战争结朿,咱倆婚事选在中秋操办.可他就离开了我,三十八年来,我年年中秋来这麻栗坡,可如今我已嫁他人,又有了孙儿,可钟呜他还在这儿聁着我在中秋节与他.........

上一封 下一封« 返回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bvmpkqf.html

中秋的评论 (共 5 条)

  • 雪儿
  • 草木白雪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