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黑司令,红草鞋

2018-07-13 11:56 作者:依岸观涛  | 1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许世友是一代名将。他出身于佛门,后来参加了史上有名的“黄麻起义”,就一直追随中国共产党转战南北,为共和国的建立立下了不朽功勋。而让他成为赫赫有名的战将,则是当年红四方面军在战略转移中,部队被数倍于自己的国民党军队围堵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漫川关。在生死存亡之际,为了打破敌人的包围,许世友临危受命,带领三十四团担任夺隘口、突重围的任务。他身先士卒,奋勇向前,突破了敌人倚险而守的阵地,使大部队成功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而当时他们所举的夺关红旗,都被子弹撕成了布条,而旗杆上也留下了很多弹孔,可见当时战斗的惨烈。

许世友的军衔虽然只评至上将,但他英勇善战的故事却一直在民间广泛流传。

我入伍当兵时,许世友便是我们广州军区的司令员。

1976年节前,我们接到了通知,说许司令要来视察部队,并接见我团排以上干部。于是,我们有缘一睹司令的风采。

那一天上午,全团的干部在司令部前的小操场上列队等候。操场的中央整齐的摆上了一排我们装备的火炮;操场周围的路口和小山坡上都派出了警戒哨;气氛是十分严肃的。

等待的时候,不知道是谁说了声“来了”,便见从操场一侧开上来几辆“北吉”,在师首长的陪同下,司令站定了。团长整理好队伍,向司令报告了参加人数。司令便来到了队伍前面跟大家作指示。由于时间的久远,司令讲话的具体内容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当时他在简短的讲话中他三次提到了“要听毛主席的话”,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然而在讲话结束时,司令突然问团长:你们团没有家属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听说司令还要接见随军家属,团里马上派人跑步到几百米外的军人服务社,去把正在上班的军嫂全部叫来。

在等待的时候,司令走到122榴弹炮的后面,看着那两条并拢的大架,似乎在琢磨什么,最后他把两条提把攥在手里,时年七十岁的他,只见他一发力,居然能将好些年轻战士单人无法提起的大架提了起来,在场的人无不佩服他功力的了得。这时,只见他拍了拍手后又转到85加农炮前,他看到这炮不太大,炮管也很低,于是用肩膀挨近它,试图把它扛起来,憋着劲顶了两次,见没有动静,出来之后,耸了耸肩说,“这个家伙还蛮重的”。陪同人员告诉他,你不要小看它,它有两吨重喱。他笑了笑之后离开了火炮。

这时候家属们来了,他除了讲“半边天”重要外,又一次提到“要听毛主席的话”。之后司令突然又问:你们家属都没有小孩吗?这话一出,就让大家都难住了,这个时候谁能把孩子带在身边呢?但司令这样一问,若不找个孩子来就大煞风景了。见此情形,时任三营营长的曾光金他马上想到了营里刘副教导员的家属来队探亲,其三岁的儿子聪明伶俐,于是自告奋勇去抱个孩子来给司令看看。还好,这个小家伙听说要去见司令,高兴极了。但来到操场后,一看前面这人,脸庞黑得象包公,脚上穿着一双草鞋,鞋头上居然还挂着两个红绣球,而他鼓起的肚皮上围了一圈铮亮的子弹,一支小手枪就别在腰间。见到这恍若天神一般的模样,刚刚在路上还笑嘻嘻的“小不点”,一下子就被吓得“哇”的哭了起来。大司令此时唯有尴尬地说:“这个小家伙,敌人怕我,你也怕我呀”。说话之间,“完成了任务”的三营长赶紧把小家伙抱了回去。这时候我们才发现,我们面前这位大司令的脸确实是够“黑”的,只是他的风趣和好玩把刚才严肃和紧张的气氛一扫而光。

由于这次特别的接见,那曾营长抱小孩见司令的一幕也成为了我们日后开怀的笑谈。不过老营长则告诉我们,这位大司令在他五十岁时,还背过一枝半自动步枪下连当兵,去体验士兵的生活。那时候,因为大小颠倒而爆出的趣闻才叫好玩呢。

说实际话,那一次许司令来视察部队,并非是为好玩而来。事隔多年之后,我们才明白,当年他反复来跟我们说“要听毛主席的话”,其实是来吹风的。因为那时候我们这些基层干部,虽然政治可靠,军事过硬,但消息却是闭塞的。当年我们只知道总理周恩来刚刚逝世,却不知道三军的总司令朱德和党的主席毛泽东已经重病在身。那时候的我们只知道中央有“两报一刊”,可以通过它来猜测上头的政治风向,而中央政治局里有四人帮,有抢班夺权的戏正在上演我们是不知道的。但作为开国将军的许世友,他知道中央的内情,但却又不能随便对下面说,他也只能通过下部队来传递一点信息,使部队稳定,以应不测之变。

直至当年9月,伟大领袖毛泽东病逝,与及10月粉碎了“四人帮”篡党夺权阴谋之后,我们才理解了,那一次黑司令下来吹风,是因为他深知人民的江山来之不易,在这非常时期,眼看我们党的领导人物又将发生变故,而“四人帮”中的江青一直以来对他与及一些老帅不依不饶,他对时局产生担忧是必然的。此刻,他唯有下部队来,嘱咐大家“要听毛主席的话”,因为这是稳定局势的需要,也是必须要做到的。有人猜测,许司令这次特意穿红草鞋,或许是想提醒人们不要忘记长征精神。因为从他三过草地六次负伤的经历看,符合他的个性。我们通过这件事就不难看出,一位身经百战的老将军对领袖对人民那日月可鉴的忠诚。

近日,我在微信上看到了一篇关于许世友的文章,说的是他逝世之后,人们在清理其遗物时发现,他竟然收藏了枚毛主席像章,其中最让人注目的是,他别具匠心的用像章砌出毛主席的诗词《沁园春•》。由此可见老将军内心对领袖的敬,他的这一举动,堪称是将帅之间的经典,是令人肃然起敬的。

由此,它令我想起了一段话,说荣誉的最高境界是:你已经远离了江湖,但江湖上依然流传着你的名字。

此话讲的不错,现在把它拿来比喻我们的黑司令,怕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文/依岸观涛

2018年7月8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bsnskqf.html

黑司令,红草鞋的评论 (共 1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