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可诅咒拟作

2019-09-10 08:04 作者:河马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手握笔杆等于握犁耙。

那等于手里握着怎样的世纪啊!

永远不要手,虽然

我永远是一条被埋没的根儿。

祖先从不奋发,除了掠夺以外,

我只是生存在今天,地下的根子(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被严密地蒙蔽着,还有科学和进步。

我是被永恒埋没的根子

最后的天真,向何人去夸耀?

最好要提防法庭,从骨子里

我是畜牲!我献出趋于完美的激情。

就像贞德那样!你们把我送交法庭

我进入“蝉”的孩子的王国,整理民歌。

我还认识本性吗?我将坠入虚无。

必须把腐朽扔到一旁,可时钟

只是在纯粹痛苦的时刻才敲响。

快!他是属于另外的生活吗?

别了,理想,错误,幻想。

可诅咒。战斗?我孱弱!别人在前进。

我扑倒万马奔腾的蹄下,荣幸的途径!

(兰波《坏血统》,葛雷、梁栋译)

注:

“蝉”,可能是音译。王以培译为含,

《圣经·旧约》中娜亚第二个儿子。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blvpkqf.html

可诅咒拟作的评论 (共 7 条)

  • 雪儿
  • 早岁那知世事艰
  • 漫舞洛城
  • 浪子狐
  • 王东强
  • 听雨轩儿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