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乡恋

2019-01-10 17:42 作者:葛振东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故乡并非一个人的出生地,而是童年少年,甚至是青年时期生长的地方。乡情是每个人一生难以忘怀的情结,是每个游子心中永远缠绵的眷恋。

故乡的山峦沟壑,留下了童年的足迹;故乡的窑洞院落,记下了成长的履历;故乡的山野农田,渗入了少年的汗水;故乡的风情乡俗,刻下了深深的记忆。乡情是童年的萌发,是少年的积累,是青年的沉淀,是中年的淡忘,是老年的忆想。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转眼间,我离开家乡近四十年。今年,刚迈入花甲之年时,故乡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情景,时而在脑海中映现,遂引发了自己对家乡山水风光和乡间村事的回忆

春天,阳光明媚,万物复苏,草木萌发,杨柳吐翠,农人繁忙。小孩们提着筐子拿着镰刀或小䦆头,结伴翻山越岭、爬山涉水,挖苦菜割青草;大人和青少年,忙着到生产队农田和自留地里播种。山湾沟壑,映现着农民春播忙碌的身影;山峁沟渠,点缀着孩童割草拔菜的场景。

盛夏,骄阳似火,青山绿水,野花竞放,草木旺盛,庄稼茂绿。农民到夏田里割麦子、收豌豆,在秋田中锄杂草、浇农田;儿童在小河旋涡里扎猛子、打水仗,到浅水中捉蝌蚪、捡卵石;少年奔跑山头拔苦菜、砍柴禾,下沟渠割青草、掏蛋。

初秋,群山草木枯黄,庄稼果实累累;两岸高粱红彤彤,玉米黄灿灿。小孩们窜到山峁偷着掐糜穗和谷穗;钻进沟渠偷着烤洋芋和烧黑豆;跑到河湾偷着瓣玉米和刨红薯。中秋,山川披金装,农民秋收忙。农田里䦆头挥舞,镰刀闪光。农民刨出的洋芋蛋和割下的糜谷穗,堆放如一座座小山丘,矗立在田间。暮秋,打谷场四周庄稼囤积,场上社员忙碌。早晨,人们把当天需要捶打的庄稼在谷场上有序地铺好;中午,男女社员排成两行,挥动梿枷交替拍打,同时一人牵着驴或牛拉着石碌碾场,一圈一圈旋转不停。此刻,梿枷的拍打声响彻山村,碾场人的吆喝声时而响起,信天游的歌声上空飘荡;下午,社员们把庄稼秸秆掀起,将颗粒堆积一起,然后一边拿起簸箕和木锨扬尘,一边吹口哨唤风;傍晚,大人和小孩提着布袋来到谷场,站成一圈等待分粮。秋天,是农民忙碌的季节,是热闹的季节,也是喜悦的季节。(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初冬,山岭荒凉,小河结冰,村落一片寂静,偶闻几声鸡鸣犬吠。此时,农民并不闲歇,他们不是去山里背秸秆运到谷场,就是在小河岸用铡刀切碎玉米杆,然后挑来人粪尿和水,掺入沃土同玉米杆一起搅拌沤肥。深冬,小河冰面渐宽,冰层增厚,成了孩子们的娱乐场所。每天午饭后,他们就早早来到小河上尽兴玩耍。那时玩的冰上项目主要有,滑冰车、溜冰鞋、抽陀螺、滚铁环。腊月初,农村每家每户都忙着准备过新年,山村早早飘出了浓浓的年味。男人们,出去置办年货购买布料;女人们,在家洗衣服拆被褥、扫房屋表窗户。进入腊月,村户天天轮流使用生产队的毛驴推磨滚碾,准备过年用的米面。临近过年,每家村妇把小米和糯米按比例勾兑一起浸泡后,在石碾上分别压成糕面和黄馍面,然后把糕面蒸好,揉成卷子冷藏起来,等除夕时候油炸食用;把黄馍面发酵后蒸熟,待冷却后放入缸里,准备春节期间享用。有条件的农户,还用酵母制成米酒,供过年和正月饮用。除夕,白天家家户户扫庭院贴对联,挑泉水备年饭;傍晚挂灯笼放鞭炮,全家共享年饭。新年,是小孩每年的切盼,是最狂喜的日子。过大年,他们不仅能有好吃的,而且能穿新衣放鞭炮。春节是儿童最欢乐和神怡的节日,天天兴高采烈、乐趣盎然。新年时,他们穿新衣、吃美食、放鞭炮和提花灯;正月里,他们拜长辈、走亲戚、吃糖果、看秧歌和收压岁钱。

乡村的窑洞,一簇簇镶嵌在山坡沟壑;乡村的树木,一颗颗点缀在群山峻岭。乡情浓浓,乡风淳朴。每逢炎热夏天,中午村里男女聚集在大树下乘凉聊天,晚上坐在院子里歇息闲侃。冬天初夜,村民到邻居家里串门,女人们聚在热炕头一边说家事一边纳鞋垫,男人们坐在土炕沿一边谈村事一边吸旱烟。村民们聚在一起,聊家常言无不尽,谈见闻知无不言,说趣事谈笑风生。村里如遇红白喜事,全村男女都倾心帮忙。女人帮助主人家缝制衣服布置房屋;男人帮主人家干杂活做厨艺。村里如有谁家修窑盖房,村邻和亲戚都立即赶来帮忙。他们到来后,帮主家运材料,搬砖头,提泥灰,递用料。有的来后帮几天,有的来后帮到底,但都不挣一分钱,只吃每天两顿饭。那时,村民借东西和金钱也不打借据,主要靠信誉,凭人气。一个无人气和没诚信的人,要向别人借钱难于上青天。乡村情浓意深,淳朴诚信之事,不胜枚举。

乡村,炊烟袅袅,溪水涣涣,杨柳翠绿,桃李芬芳,野花香艳,燕子呢喃,牛马嘶鸣,鸡鸣犬吠,令人心旷神怡,清静闲逸。乡村是世间喧嚣中的一片净土,是现代嘈杂中的一抹宁静,是当今物欲横流中的一处世外桃源。

乡情,是人世间最悠长而美好情感,它朴实、恬淡、清醇、温馨又甜蜜;乡情是游子感情寄托的港湾,它给人以心灵上的慰藉和舒展;乡情是一种精神能源,它能唤醒心灵,催人奋进,激励人们向着人生理想的巅峰不懈攀登。乡情深深地扎根在异地游子的生命之中,它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淡化,不会因为距离的遥远而忘怀,不会因为任何的变化而更改。人直至生命结束时,乡情依然存在,因为它在人生过程中留下了深深的印痕。

乡情是根,在心田永不干枯;乡情是水,在心间永流不息。

2019年1月5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bjnpkqf.html

乡恋的评论 (共 1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