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似曾相识燕归来

2018-05-31 11:19 作者:散漫山人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每年回大地,百争鸣之时,社燕成双逗引翻飞,穿堂入室查勘旧巢。父母脸上便呈现出抑制不住的喜色:“去年的燕儿又回来了!”。小时候的我便仰着头盯着栖在梁头“唧唧”亲昵的燕子疑惑:“果真是去年的那一对燕儿?”。

后来在典籍中查阅,从晋代好事人傅咸的《燕赋序》中得到了验证:“有言燕今年巢在此,明年故复来者。其将逝,剪爪识之,其后果至焉。”。无法想象这体态轻盈的小东西,凭借着怎样的勇气、耐力和记忆力,一路翻山涉水,终于赶在第二年的春天荣归故里,不费吹灰之力就投宿到昔日主人家,凭借河流,山川走向辨识方向,而时隔一年后尚能在千百屋榭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方室,就不得不让人惊讶了。

“春分玄鸟至,白露玄鸟归”。正如燕子喜欢与人相亲一样,人类从来都是与燕为善的。古语说得好:“燕不入愁房。”燕子在谁家筑巢,就预示着谁家吉祥平安、人丁兴旺,而燕子常栖的家庭,则被认为是德行高望之家。因此,有“燕”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们是绝不会故意破坏燕巢或赶燕子出门的。偶有洁癖农家不堪其扰屡次将燕巢捅掉,必然遭受诟病和唾弃,燕子也伤心远离了这户人家。寻常百姓对于燕子的穿堂入室怀着欣喜之情,为防止房梁屋檩上燕子的粪便玷污八仙桌和厅堂,勤快的人家都在燕巢下悬垂一张硬纸板接鸟粪。偶尔调皮雏燕争抢母燕衔来的虫儿跌出巢外,成燕在穷尽一切办法无法把雏燕从地面衔回巢内而忧伤哀鸣时,收工回家的主人会踩着桌凳将雏儿送回巢内。虫鼎鸣的晚,伴着星儿和月光,屋里女主人搂着襁褓中酣睡的幼儿,燕子用宽厚的翅膀罩着尾巴上带着圆溜溜肉瘤的雏燕,鼾声伴着偶尔从燕巢传来的温柔唧唧声,是一曲多么幽静和谐的小夜曲啊。

而与燕子近亲的麻雀却遭受与之天壤之别的待遇,麻雀是没有资格登堂入室的,偶尔从窗洞溜进殿堂就仓皇失措,慌乱中东跌西撞,只想尽快逃离樊笼,主人也毫不留情用扫帚驱离。自惭形秽的麻雀只能叽叽喳喳,抱着不平在房顶檐瓦下寻找栖身之所。即使这样也不堪调皮小子骚扰和毁灭,清冷月光下,一伙调皮的傻小子攀梯登上房顶,冒着掏出家蛇跌落地面的危险,将雀蛋掏出果腹,将尚未长出羽翼的幼雀装到盒子中妄想将其驯化为温顺笼中鸟,可羽翼未丰的幼雀气性极大,自囚入樊笼就滴水不进,点米不沾,僵硬直挺的身子诠释着士子之气。眼睁睁目睹身家毁于一旦的母雀疯狂暴躁俯冲啄击“凶手”,悲鸣中哀叹着与家燕不同的际遇和命运。

多年以来,燕子都未光顾老家,看到别人家燕子唧唧穿堂入室,父母惆然若失。

去年春天老家翻盖了土房,盖起了砖瓦房。明媚春日中,一对家燕穿过尚未安装门窗而洞开的窗洞栖上了新房的梁檩。父母喜悦之色跃上眉梢,可随即就黯然神伤。秋后安装了铝合金门窗后,封闭的门窗将阻挡住燕子的脚步和形迹。最可怕的是燕子养儿育女后,雏鸟羽翼未丰,脱离了成燕的照顾,那后果就严重了。父母经过多次的嘀咕和思忖,最终决定燕子南迁之前先不安装门窗,以方便燕子自由出入,养儿育女。(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瞅着穿梭衔泥,鱼贯而入的一对燕子,父母眼中满是欣慰和慈。他们经常望着燕子成双出入的辛劳身影就入了神,聆听着雏燕娇嫩的唧唧声就入了眠,远方求学的孙儿就影影绰绰走进了中……

雏燕羽翼渐丰,差池双翦,飞进飞出,偶尔也衔着蚂蚱飞回窝巢。“长大了,这就不用娘照顾喽!”。

秋风苍劲吹起,满树的黄叶子就哗啦啦落了一地。燕子一家进进出出的越发频繁,它们也在为长途跋涉南迁做身体上的储备。清晨雾气弥漫中或嫣红夕阳剪影中,成群的燕子把如同五线谱的高压线谱成一首伤离的乐章,父母知道是要燕子告别了!

不经意的一天,唧唧鸣叫的燕子一家不辞而别,家里冷清了许多,怏怏的父母找到生产铝合金的商家安装门窗。

门窗安装好,夜间房子暖和了许多。可拍拍密不透风的门窗,父母又恹恹不快:明年春天燕子回家岂不进不了门了?我提议在玻璃上挖个洞或者窗子留个缝。父母还是狐疑:要是燕子找不到留的洞那该怎么办?

请求铝合金安装工人在门窗玻璃上挖个洞,被哂笑着因难度大而谢绝后,父母怅然若失,无奈接受了给“客人”断绝了归路的现实。“故巢寻旧主,归燕似故人”从此成为绝唱。

今春,望着偶尔翻飞在波光粼粼水一双面,用剪刀似尾翼修剪春光燕,狐疑是不是去年家中的“客人”?默默问询他们是否寻到投宿新家?

清梦中,斑驳流年中春光摇曳,我不扫径上的落花,只为它蓬门避开,我和我满庭的露水一起等待。等一个风尘仆仆的清晨,落花逐流水,水缓燕归来,定会看见去年的那一对轻巧地跃上枝头,清澈的黑眸波光流转,如同故友兴奋中婉转唧唧分享着漫长季的相思,欣喜报告春天到来的讯息!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bjcrkqf.html

似曾相识燕归来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