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硬板床

2020-07-28 19:55 作者:TANUKI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大暑过了,天气炎热,故乡小山村晚虽然凉快一些,但终架不住热在三伏,习惯了城市的空调,没有空调的夜晚,躺着床上总感觉闷热,转侧难眠。爸说,嫌热的话,把床上的棕榈垫子去掉,睡硬板床吧。

久违的硬板床。

小时候,一直跟着外公睡硬板床。天嫌热,光光的几块硬板,席子都不要,即使天寒冷,硬板上垫点禾草铺床席子,盖床破旧的老棉被,硬邦邦的硬板床,有时候冻的把整个身子卷缩起来,无意识摆出搁在现在很时髦的S形,只是那时候不知道S形原来将是时髦,世道炎凉,人心不古,那时候也不知道什么席思,古朴的乡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听都没有听说过席梦思,外公说,睡硬板床好,睡的硬,身体硬,耕田就要身子骨硬。如今世道,大概没有多少人还睡硬板床,也许,是我们冷落了那么好的东西。

中学时候在粤北住校,学校也是那种硬板床的大通铺,一个班一个宿舍的大通铺。虽然是岭南,记忆中那时候冬天粤北还是很冷,寒冬腊月的晚上,一双手冻的通红,长出冻疮,捧着书本,卷缩在硬板床上的一床薄被里,窗户也是那种老式的木窗,几根圆圆的木棍隔离在中间的那种,没有玻璃窗的,一阵寒风,有时候会把窗戶门吹开,冻得瑟瑟发抖。高三那个寒假,学校同学几乎都回家过年了,剩下阿强跟我在学校没有回家,阿强爸爸娶了后妈,不想回家,我是外公已经不在,外婆跟小姨妈及家里异姓的妹妹在家过年,很清贫的节,留住了学校。那个除夕夜也是寒风阵阵,夜里读书,越冷越饿,半夜下了点清水汤面,还是饿极,两人躺在床上睡不着,阿强突然爬过来学着《史记 陈涉世家》说,“狗富贵,勿相忘”。 他说的“狗”,是叫我的小名,“如果有一天你富贵了,一定不要忘记我啊。”,除夕不回家,又冷又饿,躺在硬板床上,“我们都是农民孩子,哪里来的富贵?”,嘴里虽然那么说, 心里却还是想着老师谆谆教导的,“知识就是力量,读书改变命运。”。一种强烈执着的“知识改变命运”的理念,嚼得菜根,百事可成,睡得硬板,铮铮硬汉。

阿强没有考上大学,我大学在西安读,西安的冬天不适合硬板床,要铺褥子,那时大学宿舍是七人间,也没有硬板床,大概从那时候开始,就几乎没有睡过硬板床。直到前几年,那年春节后,阿强突然电话说,他想下来惠州找工作看看,家里孩子要结婚,负担重了,想出来找点事情做,减轻一下孩子的负担,问我能不能给他找个工作,在没有找到工作之前,能不能暂时住在家里。春节之后的春运,本来就很拥挤不堪,粤北韶关下来的火车几乎都是清晨到惠州,拜托一个同事开车一起去接阿强,因为要初春时节起早,那同事怕冷很不愿意地说,粤北南岭来的,又不是南海南洋来的,急什么啊。南岭不是南洋,我也没有富贵,无论如何,当年寒冬腊月的春节,那句“狗富贵,勿相忘”,即使目前我也没有富贵,也许不应该辜负那硬板床上曾经共同的时光。

久违的硬板床。不该辜负那硬板床上曾经的时光。在爸爸的提议下,又睡在了家里的硬板床上。果然,迅速进入了梦乡,梦见了自己童年,跟外公外婆在一起,梦见了自己的少年,清苦的求学岁月,梦见了自己的青春,驿动的心潮。那部留在很多人少年时代记忆深处的动画片《聪明的一休》,因为在小山村长大,我了解到一休已经是在大学学日语的时候了。一休师傅说过,“口渴想水,身寒念裘,本性梦闺。”。在日本佛教史、文学史上占据了一席重要地位的一休,深得中国南宗禅林孤高宗风精髓,以桀骜不驯的气概抨击当时日本世俗宗法,同时,以谙熟的汉诗抒发真性情,随喜随缘、自在奔放,其“梦闺”气度,更是在佛门荡起一股异流,却又随性融入滚滚红尘那娑婆世间的人性狂飙。(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硬板床上,梦见童年,梦见少年,梦见青春。梦窗梦嵩梦闺。硬板床的美,千年的梦。柔情似水,温婉如玉,铭记在心。

一板一硬床,硬硬朗朗;一人一凡夫,平平淡淡,一梦一菩提,生生世世。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bfpbkqf.html

硬板床的评论 (共 9 条)

  • wuli小仙女
  • 浪子狐
  • 墨妍
  • 残影
  • 淡了红颜
  • 雪中傲梅
  • 老夫子(熊自洲)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华馨

    华馨欣赏好文!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