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世上没有真的感同身受

2020-03-11 22:55 作者:亓方文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有言身临其境感同身受者,可参考奇优名伶。

世界怎么这么安静

感觉被所有人抛弃

生活这么拼命努力

是不是也算一种远离

这世上除了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只有千万个你

逃离那些让你

波动情绪的事情

世上没有真的感同身受

面对其实只有一个人

一个人在里哭着

哭到头疼直到睡着

没有人能真的理解你啊

觉得虚伪你逢场作戏

我一直都会记得一句话

强大到无往不利

世界怎么这么安静

感觉被所有人抛弃

生活这么努力拼命

是不是也算一种远离

这世上除了我

只有千万个你

逃离那些让你

波动情绪的事情

每天都笑着暖的像太阳

可是否是真的快乐

是否你有看过我

独自难过的生活

你说天塌下来你会陪我

可你又如何同感我寂寞

只是我的习惯罢了

其实也有一面脆弱

世上 没有真的感同身受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是觉得他们吵闹。

这句话真是鲁迅说的。收录于他的《而已集》末尾篇《小杂感》。

鲁迅这样写道:“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那间隔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对面是弄孩子。楼上有两人狂笑;还有打牌声。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鲁迅看似冷漠的目光,实则是锐利的鉴真。

病死、唱机,弄孩,笑声、牌声、哭声...画面感十足,只是我们耳中吵闹的噪音,这是一句流淌着心酸的感悟,又是对社会现实的凄凉心境,更是对人间疾苦的麻木。

想起网上看过的一个事儿:

有个乞丐,在很远处看到一辆豪车,司机摇下车窗扔掉一个瓶子,于是跑过来去捡。

乞丐走到车面前把瓶子捡起后,车主很嫌弃的骂道,“离车远一点,不要弄脏了我的车。”说完立刻关闭车窗,看都懒得看乞丐一眼。

这名乞丐也是什么话也没有说,顺手捡起车主忘在地上的手机。本以为他会拿着手机离开,然而他却敲了敲车主的车窗问他是不是他掉的,车主感到很不好意思,赶忙给乞丐道歉。乞丐挥挥手就走开了。

你若有钱别人就多看你几眼,若是没钱,呵呵,狗都不理你……这世界肤浅虚伪得让人可怕……

或许,世界上根本没有换位思考这回事儿,针不刺到别人身上,他们就不知道有多痛。除了你自己,没有人会明白你的故事里有过多少快乐或伤悲,无人在意你的心酸认真,这世上根本不存在感同身受,只有冷暖自知,所以别傻傻的摊开伤口向别人诉苦,这世上多的是撒盐的人,而不是医生。我们各怀心事,谁也安慰不了谁,谁也救赎不了谁,太渴望共鸣或是被理解其实是一种病态。因为人的本质都是孤独,就算和谁再亲密,也无法分享灵魂

人类的悲欢不相通,其实人类的贫富也并不相通:有人生于荣华富贵,有人生于穷困潦倒;有人光鲜亮丽,有人灰头土脸;有人吃喝不愁,有人年近花甲街边摆摊;有人寻欢作乐一掷千金,有人为了五块钱痛打孩子……这个世界,一直都是如此。

但是鲁迅又说过:“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

人真是奇怪啊。

我的理解是,人类个体之间在感情上其实做不到感同身受。但价值观却是相通的呀,人性、道德、良知也是人人相通的。所以我们身边总有一些未曾谋面,但又在危险时挺身而出的人!

艺术,文学,历史,美学,以及文明的世界里我也深信“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

鲁迅先生而已集 小杂感,真是百读不厌的名篇,全文如下:

蜜蜂的刺,一用即丧失了它自己的生命;犬儒的刺,一用则苟延了他自己的生命。

他们就是如此不同。

约翰穆勒说:专制使人们变成冷嘲。

而他竟不知道共和使人们变成沉默。

要上战场,莫如做军医;要革命,莫如走后方;要杀人,莫如做刽子手。既英雄,又稳当。

与名流学者谈,对于他之所讲,当装作偶有不懂之处。太不懂被看轻,太懂了被厌恶。偶有不懂之处,彼此最为合宜。

世间大抵只知道指挥刀所以指挥武士,而不想到也可以指挥文人

又是演讲录,又是演讲录。

但可惜都没有讲明他何以和先前大两样了;也没有讲明他演讲时,自己是否真相信自己的话。

阔的聪明人种种譬如昨日死。

不阔的傻子种种实在昨日死。

曾经阔气的要复古,正在阔气的要保持现状,未曾阔气的要革新。

大抵如是。大抵!

他们之所谓复古,是回到他们所记得的若干年前,并非虞商周。

女人的天性中有母性,有女儿性;无妻性。

妻性是逼成的,只是母性和女儿性的混合。

防被欺。

自称盗贼的无须防,得其反倒是好人;自称正人君子的必须防,得其反则是盗贼。

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那间隔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对面是弄孩子。楼上有两人狂笑;还有打牌声。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每一个破衣服人走过,叭儿狗就叫起来,其实并非都是狗主人的意旨或使嗾。

叭儿狗往往比它的主人更严厉。

恐怕有一天总要不准穿破布衫,否则便是共产党。

革命,反革命,不革命。

革命的被杀于反革命的。反革命的被杀于革命的。不革命的或当作革命的而被杀于反革命的,或当作反革命的而被杀于革命的,或并不当作什么而被杀于革命的或反革命的。

革命,革革命,革革革命,革革……。

人感到寂寞时,会创作;一感到干净时,即无创作,他已经一无所

创作总根于爱。

杨朱无书。

创作虽说抒写自己的心,但总愿意有人看。

创作是有社会性的。

但有时只要有一个人看便满足:好友,爱人。

人往往憎和尚,憎尼姑,憎回教徒,憎耶教徒,而不憎道士。

懂得此理者,懂得中国大半。

要自杀的人,也会怕大海的汪洋,怕夏天死尸的易烂。

但遇到澄静的清池,凉爽的秋夜,他往往也自杀了。

凡为当局所“诛”者皆有“罪”。

刘邦除秦苛暴,“与父老约,法三章耳。”

而后来仍有族诛,仍禁挟书,还是秦法。

法三章者,话一句耳。

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像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

九月二十四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ayzbkqf.html

世上没有真的感同身受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