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难忘那身工作服

2019-05-09 23:11 作者:老夫子(熊自洲)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四十多年前,我响应祖国号召,报名参军入伍,经体检、政审合格后,如愿以偿地穿上了令人羡慕的绿军装,圆了我的军营

  报名、体检那会儿,说是特种兵,政审要求特别严,都要查祖宗三代,那一年,部队在我们县(现为区)招了一百多人。当时,大伙不知道到哪里去,也不知道部队在何方,更不知道是什么特种兵。后来,到了部队才知道是军委直属工程兵,执行特殊的国防施工任务,征兵时对外称特种兵。

  我是第一次离家出远门,心里既激动又兴奋。记得入伍的那一天,我穿上崭新的军装,胸前戴着大红花,村里敲锣打鼓,把我和另一名新兵送到镇上,公社领导为我们召开了欢送会,晚上还放了一场露天电影。第二天清晨,我们向部队出发了。 

  汽车在国道上颠簸,一路向北,我以为是去武昌乘列车到北京。谁知,到了武汉兵站后,吃罢早饭,又乘车到汉口十五号码头,登上了东方红46号轮逆流而上,豪华的大客轮劈波斩浪,勇往直前,洁白的海鸥盘旋在轮船的上空,时而俯冲,时而低飞,在空中滑翔、旋转,跳起欢快的舞蹈,发出犹如天籁般的叫声,好像在欢送我们远行。经过四天三的航行,轮船到达重庆朝天门码头后,再乘列车抵达新兵团训练基地。

  所谓训练基地,其实就是部队借用地方的一个粮站,以连为单位,每个连住在一栋仓库里,睡的是地铺,班排之间有一米宽的走道。训练我们新兵的是接兵的高班长,他个子不高,目光坚韧,穿一身得体的军装,显得格外精神,训练时对我们非常严格。刚开始我真的不适应,也很想家,想念父母,想念亲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却像着魔一样上了军营,在新兵连里,我学会了军事本领,明白了纪律的重要性,懂得了军人就是要吃苦的道理。   

  紧张的三个月军训结束后,我戴上了帽微、领章,被分配到工兵连。下连时,特意照了一张军装照,寄回了千里之外的父母,亲人看了照片后,回信说我长帅了,成熟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连队驻扎在半山腰一个叫回头湾的地方,那里群山环抱,山峰如林,光秃秃的大山看不见一棵树,石头缝里杂草丛生。营房是用乱石垒起来的,背靠青山,分上、中、下三排平房,排与排之间有十几层台阶,屋顶盖的是油毡,机二连住在隔壁,山下是村庄和梯田,团部卫生队和加修连驻扎在山下的山包上。大家都很纳闷,这是什么部队?连围墙都没有,算什么军营。到了连队,我下到二排四班,和连部同住在中间第二排房子里,一排单独住在上面,三排、四排和炊事班分别住在最下面一排的操场旁。操场不大,平时训练和早操只能在连队后面一条简易的碎石路上进行。

下连的第一课就是保密教育,人人签定“保密卡”,要求保密终身,奉行“上不告父母,下不告妻儿”,当时,我们每个月还领一元钱的保密费。

  经过三天的政治教育,熟悉各自的战位后,我们脱下军装,穿上工作服,戴上安全帽,手拿锹镐,肩扛风钻,在操场上集合,列队到坑道里施工。坑道作业既苦又累又危险,风钻机一开,噪音让你什么听不见,剧烈的震动无论你的身体有多棒,风钻手一个班次下来累得像散了架似的,粉尘、泥浆、油气沾满一身,洞内施工,安全也是最大的挑战,险石、塌方冒顶,随时都有可能危及生命,曝破作业,稍有不惧,就会出伤亡事故,还有坑道内窄小的空间,昏暗的光线,来来往往的运渣车等,环境十分恶劣,险象环生。

  根据部队规定,所有参与施工的官兵统一着工作服,不戴帽徽、领章。我清楚地记得,那时每个班都有包裹房,室内堆放各种施工工具,墙上整齐地挂满衣服,不是军装就是工作服。连队每年除正常发军装外,每个季度还要发工作服,以旧换新。、秋季工作服为深蓝色劳动布,仅次于现在的牛仔布,季为白色和军绿色纯棉衬衣,下身配的确良军裤,季为军用棉袄棉裤,穿上它舒适、透气、吸汗,干起活来方便。刚开始,我想不通,有抵触情绪,当兵的不扛钢枪却拿铁锹,就连军装都不能穿,换了谁心里都会有想法。施工一段时间后,由于劳动强度大,加之身体单薄,我气不消,就向连首长打报告,要求调换工作,那怕是到炊事班喂猪都行。连长斩钉截铁地说没门。一次晚上,团部露天广场上放电影,当看到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罗泊湖上空升起蘑菇云的纪录片时,我震撼了。后来,我得知,这是我们老部队为原子弹筑的窝(全程参与施工建设),这时,我才解开了心头的疙瘩,重新认识了自我,我要向老兵们那样去战斗,干惊天动地的事,做隐姓埋名的人。

  在部队期间,我们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出色地完成各项战备施工任务,虽不能时时穿军装,可身体里始终流淌着军人的血液。我终于懂了,军人不在于穿什么衣服,守什么战位,而在于能不能服从命令,听党指挥。从此,我把这身工作服当成挚爱的军装,把手中的大锤、铁锹当作神圣的钢枪,全身心地投人到施工中去。入伍多年,我虽天天穿工作服,但离别时,当脱下工作服的那一刻,我们个个泪流满面……

   1982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第七次大裁军,中央决定撤销原军委工程兵,将部分人员转入到武警部队,其它官兵一律转业退伍。想当年,我们为祖国“两弹一星”和国防特种工程建设作出过不朽的贡献,是一支英雄的部队,神秘的部队。作为军人,能到这个部队服役,我感到荣耀和自豪!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尽管老部队已不复存在,但我始终不忘军营,不忘那身工作服。当年,我们青春年少,我们热血沸腾,为祖国的国防事业流血流汗,奉献青春年华,我们无怨无悔。如今,我们都老了,大部分已过花甲,有的与共和国同岁,还有的到了耄耋之年,但我们怀念部队,想念军营,思念战友,就让这工作服把我们跨越到时空的随道,去回味那激情燃烧的岁月

  我骄傲,我曾是一名不穿军装的特种兵。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axypkqf.html

难忘那身工作服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