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流光

2018-04-16 20:22 作者:一千零一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林花谢了,樱花也谢了。

不知觉荒唐度过二十二载岁月,有平淡和起落。我像一个小丑,像疯子,像固执扑向火的飞蛾,像坐井观天的蛙,像迷路的人在十字路口不知何去何从。

从小便是一个孤独的人罢,任何悲欢离苦都藏于心,但大抵算是过得开心的日子,不用管世间纷扰,不解真正的烦恼,喜欢淙淙流水叽叽鸣,喜欢斜阳下长长身影,喜欢清晨红日下袅袅炊烟。静谧而美好,无法挽留。

没有牵挂就没有烦恼,没有期许就没有失落。大抵是你越在意什么东西,它就可以折磨着你,让你疲劳不堪却还紧握不放。一个二十来年的青年,怀着满腔热血,再失意数次之后,逐步消沉。这世上道理很多,也很好理解,每个人都可以讲,我便是一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人罢。一分钟热度,困扰太多的时候就选择保护自己远离,所以一直是碌碌匆匆却一事无成。

我的期许是什么,我不断问自己,他也给了我很多答案,而我也大抵知道,我需要什么缺少什么。我曾仰望星空感叹自己的渺小,也曾因为一句话耿耿于心久不能安。我曾想过自己不过是亿万星辰中一颗毫不起眼的尘埃何苦如此的低迷感伤,也曾想过生命如此的奇妙如没有留下一些痕迹和回忆又白来世上走一遭。我想我是没有资格说平凡可贵的,因为我从未不凡,而我想酸甜苦辣好过平淡无味。

曾有一根刺在我心里,或者说是几根,现在也未完全消散。中国算是比较中庸的,不通世故和太通世故都不讨人喜。自我觉得算是一个有棱有角恨分明的人,从前总是沉浸在自我的世界,是一朵荆棘中的花刺破了它。可能人相处久了就会变,是变了还是露出了本来的面目又如何知晓?我宽慰过自己,未曾拥有就不必承担失去的痛苦以前我不知真假,我一直在被动中。所谓旁观者请大抵就是这样,我已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当知道痛了就会放手,才发现自己如此可笑。但痛的时候,我知道是真的,而且还有深深的遗憾。(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有人说最假的眼泪,而我不全赞同但也觉有理。真的东西或许难以启齿,假的却可以掩人耳目随意体现,真真假假何必分清。人都喜欢听假话,因为真话说出让人难堪,假的东西却让人心悦浮想联翩。但我觉得不必如此在意罢,想得太多,做得太少,这大概便是困扰我的原因。

怀念那初始的流光,初相识时深秋如诗。也知道“流光容易把人抛”,若付出抵得过回报,愿能得到真正的快乐

2018年4月16日20:17:33

一千零一 著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aurrkqf.html

流光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