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西山口反击战的头两天

2018-12-26 22:10 作者:古稀老头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1962年11月,根据西藏军区前指张国华司令员的命令,419部队与55师联合指挥部以及我们419部队的154团、155团,于15日傍晚从各自在达旺的驻地出发。下到达旺河谷底,过了湍急的达旺河,攀登喜马拉雅山最南边的这座山。开始爬山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两天三,马不停蹄,急速行军,眼皮打架,一旦坐下来就会立即入睡,疲惫不堪!当然,时代不同,我们已经不像古代士兵那样“去时三十万,独自还长安”。但是“不信沙场苦,君看刀箭瘢”。高原战士,战斗在高寒缺氧的环境下,时刻挑战生命极限,哪个不伤痕累累!

17日晚上,我们从山顶邦嘎江寺西侧绕过印军据点,天刚亮,进入裸露的山顶岩石地带。这里已经远离邦嘎江寺的印军据点了。大雪飘飘,寒风刺骨。小路上的雪被前面的人踩紧冻成了冰,很滑,脚下是悬岩绝壁,有的地段不得不四肢并用,艰难向前。大概8点左右,我们通过了裸露的雪封区,进入低矮的灌木林地带,再往下就是葱茏的原始森林了。根据经验这里的海拔大概已经快要下到3500左右的地带了。

这时,眼前突然出现一幕非常美妙的景象。就像站在南天门上,脚下是万里云海,滚滚翻腾,一望无垠,平展展,在那望不到边际的尽头,地平线之下,隐隐约约,好像一个红色的宫殿,又像一团火,燃烧着,滚动着。不知到是什么!一种非常美好的感觉,给我们这些连日爬山爬怕了的人带来了精神上的些许安慰——看,山已到了尽头,脚下大概就是印度大平原了,不用再爬山了!当然,这仅仅是幻觉而已,空欢喜,这并不是印度大平原。那么这是什么呢?这是千载难逢,可遇而不可求的喜马拉雅看日出啊!

喜马拉雅看日出!多么壮观,多么美妙,我敢肯定无论在世界什么地方看日出,人们只能仰望;太阳高高在上,破云而出,俯瞰着芸芸众生。喜马拉雅山上看日出,那就反过来了,人们居高临下,俯视太阳,太阳从云层下面钻了上来,真是气象万千,别有风味。然而如此独特,如此壮观的日出,我们来不及慢慢品味欣赏。事实上那红色宫殿是太阳,随着它的慢慢升起,云消雾散,平原不再,脚下仍然是崇山峻岭,苍山如海,只不过我们来不及等待这个过程。西山口方向传来了隆隆炮声,第二阶段——西山口反击战打响了。

时间就是1962年11月18日早上8点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图片) 我军炮兵怒吼了

从达旺南逃的印军,以自己思维方式认为错那县棒山口到达旺的公路,中国至少要半年才能修通,大炮是来不了的,靠步兵从达旺河谷攻上高差2000多米的西山口,根本不可能。可以高枕无忧了!没想到我们在半个月之内抢通,三个重炮团来到了达旺河谷,战争之神怒吼了,55师在炮兵群的支援下,从达旺河边开始向上攻击,砸这个铜头锡尾阵的头——西山口。

枪声就是命令。

邦嘎江寺印军据点的末日也来临了,154团不费吹灰之力,一举扫掉,从西向东配合55师153团攻击西山口的印军。

我们155团则立即钻入脚下云层,猛扑向南逃窜的侵略者。准备在申隔宗加入战斗,截住他们的退路,分割他们的“铜头锡尾阵”,在他们的腹部开刀——剖他的腹!

定要让这伙狗强盗,入侵略者,尝尝我们的铁拳头。

可是,这里是喜马拉雅原始大森林。走着走着,找不到路了。断崖绝壁挡住了前进的道路,步兵可以攀藤条而下。我们炮兵就有些麻烦,炮身、炮架、炮盘与人背的炮弹,只有用绳索分开缒下,比不得步兵利索。越往下走,高大乔木下,灌木、荆棘、竹子密布,没有路,前进更加困难。我们155团与“联指”机关,被阻困于悬崖密林之中,受地形限制,电台也无法开设联络。据说从18日下午两点半起至19日中午12点,“联指”上与西藏军区前指,下与其他各团失去了联系。西藏军区前指司令张国华只好实施越级指挥,直接指挥各团的战斗行动,保证了指挥的连续不间断。

18日这一整天,我们被困在喜马拉雅原始森林山沟里,迷失方向,找不着路。晚上就宿营在山沟里。有力使不上。看着友军在战斗,我们只好干着急!

昨天我们陷于悬崖绝壁,深山密林中,找不到路。晚上大概下到山脚,这里竹林密布,格外的黑暗,所谓“深谷昼未明”,何况本来就在晚上,拿干竹子点起火把也无济于事。周围什么都看不见,也没法生火煮饭,我们啃干粮,略作休息。一夜汽车轰鸣不断,但只闻其声,不见其灯。估计是从西山口败退下来的印军汽车,不能上前阻击,我们只有干着急。

天蒙蒙亮,来不及埋锅造饭,我们立即出发。9点左右,前边传来了“跑步前进”的口令。为何如此紧急?

原来,11师在邦迪拉与德让宗之间,截断了印军后路,33团继续向南朝邦迪拉推进,32团向北阻击南逃印军。他们派出一个班,在公路上与南逃的印军第四师师部1000多人的队伍遭遇。印军已经被我打晕,不敢贸然前进;我们一个班也不能断然出击,双方正僵持在那里……我们的战略目标是大量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我们必须跑步前进,消灭他的师部,十万火急,绝对不能丧失战机!

我们炮兵负重很重,但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谁也没有掉队,大概是下山比较省力吧。大约下午一点,我们上了公路——就是印军为扩张领土,从提斯普尔修到达旺的战略公路。昨晚晚饭没有吃好,今晨来不及煮饭就出发,肚中饥渴,但战事紧急,必须跑步前进,抓住战机,追击逃跑中的印军第四师师部。

公路上,山南军分区郭指及友邻部队在这里打了漂亮的阻击战。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一辆辆南逃印军汽车在燃烧,击毁了的,争着逃命相互撞坏了的,冲出公路开下了山坡的,以及各种姿势成堆的印军尸体,各种印军军用物资撒满了公路及公路下的山坡。一个挂着望远镜的军官,脚杆打断了,肌肉外翻,躺在公路上呻吟……战斗还在进行中,山上不时传来机枪冲锋枪的射击声,偶尔看到盖着印度军毯的遗体,估计是我方阵亡将士。我们的任务是跑步前进,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里的战斗我们用不着插手!

前面的战况如何呢?

根据前指张国华将军的命令,11师于12日从达旺出发,沿贝利小道,从西山口的东部直插邦迪拉与德让宗,经过七天五夜的边打边进,他们从班登杀下来,截断了公路,33团继续向南追击,准备攻占邦迪拉。32团由南向北准备攻占德让宗。两个团势如破竹,印军节节败退。但战况如何进展,万难预料……所以我们154团155团,必须火速跑步向南追击。33团于18日傍晚顺利攻占邦迪拉山主峰,19日占领了邦迪拉……32团也占领了德让宗,但瞬息万变的战场,使他们出现了严重失误。他们派出一个班沿公路由南向北推进,其它大部队在那一带扫荡印军。

这个班向北推进过程中,与印军第四师司令部率领的1000多人的师部以及由坦克开路的车队遭遇。他们迅速占领了有利地形,先敌开火,打掉了在前面开路的坦克。印军也漫无目标的开火……双方僵持在那里。印军被我们打得晕头转向,不知底细,不敢贸然前进;我方只有一个班的兵力,也不敢暴露目标出击,双方对歭了六七个小时。32团团主力始终没有跟进。如果这个时候,我们419部队154团或155团,只要有一个团,从北面压下来,那么印军第四师这一千人就成为我们的下饭菜了。可是,我们凭借脚力还在跑步前进之中……最后,印军第四师司令部,放弃公路,留下辎重,从小路朝打陇宗方向逃跑了。32团占领德让宗之后,也没有组织继续追击。他们犯了必须大量杀伤敌人有生力量的战略目标的错误。张国华将军肯定大为光火了!

(图片) 被我击毁的印军坦克、车队在公路上动弹不得了

下午大概四、五点左右吧,我们155团突然停止了追击,就在公路上原地停下了。据说这是军委命令。不容许选择地点,就在公路下边找了一块稍平的地方,用方块布搭起班用帐篷驻下来,直到后撤没有移动一步。

154团继续跑步前进,于20日零时进入德让宗。

军史记载:“第155团与第154团同时接到西藏军区前指向南追击的命令,抵达略马东后又奉命继续向德让宗方向追击,两个团并肩猛追,4个小时行进35公里,于20日(应该是19日下午进抵米龙岗地区——笔者注)进抵德让宗和米龙岗地区,干部战士棉衣虽被汗水湿透,帽沿滴水,忍饥挨饿,仍斗志昂扬,表现了吃大苦耐大劳和连续作战的硬骨头作风。”

追击途中,为什么让我们155团停了下来呢?

原因之一,是11师已经攻占了前头的德让宗和邦迪拉,印军大部被歼,更主要的是,印军第四师司令部已经从小路逃跑了。前方基本上没有大的战斗了。

11师大迂回包抄到德让宗、邦迪拉后立即发起攻击。32团已于19日攻占了新、老德让宗。战场情况瞬息万变,32团没有抓住机会,致使印军第四师战术司令部从小路朝打陇宗方向逃脱。这次战斗中五连战士严诗金,英勇顽强,击毙7名印军,在和最后一名敌人搏斗牺牲时,两手仍然死死卡住印兵的脖子,压在其身上。战后,部队党委给严诗金追记一等功,并根据他生前请求,追认他为中共正式党员。33团攻占邦迪拉战斗中,对其北面邦迪拉山主峰的战斗打得非常激烈。33团于18日下午6点终于攻占了邦迪拉主峰。战斗中,三班长田景坤,机智灵活,英勇顽强,连续炸掉印军3个火力点,歼灭印军5人,缴获机枪2挺、冲锋枪、步枪6支,为部队开辟了前进道路。战后,荣立了一等功。三排代理排长杨若全作战勇敢,指挥灵活果断,战后也荣立一等功。攻占邦迪拉主峰战斗中,33团共歼印军105人,缴获坦克2辆、火炮17门、机枪9挺、步枪69支、军用物资一部。三营阵亡副政治指导员指以下15人,伤政治指导员指以下39人。

19日一时,他们兵分两路向邦迪拉市区攻击,7时攻占邦迪拉市区,发现印军已南逃。团主力沿公路向南追击,8时追至都康帕尼(邦迪拉南10公里),二营沿小路南进,直插比里山口,准备切断公路,抗击印军增援部队,并配合团主力,歼灭由邦迪拉沿公路南逃之印军。团主力仍沿公路追击。

原因之二,战果共享。155团与157团在克节郎地区反击战中,啃硬骨头,担当主攻,取得了较大的战果。154团战果欠佳。11师作为预备队,基本没有用上。所以西山口反击战中,11师长距离大迂回,要让他们也分享战果。基于这样的原因,西藏军区前指命令,既然11师32团优柔寡断,错失战机,没有起到大量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的目标,那就靠边稍息吧。154团进驻德让宗后立即补充给养,向打陇方向追击,33团向邦迪拉以南继续追击寻歼印军。

原因之三,我们又不准备攻入阿萨姆邦。11师33团,419部队154团足可以完成剩下的战斗任务,我们继续开进反而增加后勤供应负担。倒不如把我们作为预备队更合理。当然,这仅仅是我个人的分析理解。

这就是月年18 、19两日的战况。最大的遗憾是32团没有堵住印军第四师师部,而我们419部队拼脚力也没有及时赶到,让他师部溜掉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aufpkqf.html

西山口反击战的头两天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