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父亲

2018-05-16 11:28 作者:李胭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文 | 李胭

【一】

生老病死乃属常事,但真正面对,又有几人从容,几人淡定?

父亲住院了。表面上,我们谁都装得阳光轻松,然实则,内心的波涛汹涌不知所措早已掩盖了外在的疏朗与伪装。

倒是父亲,从查症到住院,一路而来,都保持着一惯的泰然和慈笑。

安静的抽血,安静的B超,安静的照X光,安静的拍CT,安静的接受一次次手术,安静的等待一个个结果。(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似乎一切猝不及防,在父亲眼里,都只是小事。

然而,在他的平静里,我还是读到了翻滚,读到了不安。

他开始交代。

今天他说,家里哪个位置放有钥匙,哪里放有年轻时候与妈妈的书信;明天他说,谁谁家欠我们的陈年老帐还没还上,当年那些欠条撕了吧,他们也不轻松,算了,我们不要了;后天他说,咱家如今欠三姑与六婆多少多少钱,手头松后,赶紧还,别人也困难着呢;大后天他说,某某兄弟与某某朋友各送来了多少多少钱,趁我上厕所时放在了枕头下,刚打电话来叮嘱我放好,让我买点东西补身体,到时记得还回人家吖,彼此都不容易啊;大大后天又说,家里妈妈养有10只鸡,妈妈年纪大了,眼睛也花了,忙了大半辈子,习惯了忙,喜欢了忙,叫她停下都停不下了,会闷得慌。现在一个人有时忙里忙外挺辛苦的,鸡肥着呢,赶紧送人。送二个给A家,送二个给B家,送二个给C家…免忙不过来饿瘦了……

想起一件,唠叨一件。之前,他可不是这般婆妈的。

他开始吃硬的饭菜。他牙齿不好,也掉得差不多了,只能吃软一些的食物。医院饭菜虽保健,但并非适合每个病人咀嚼。

可是,我的父亲,我看到,他把每一顿饭都吃得津津有味,将每一餐饭皆吃得认真神圣。

以往硬一些的食物都不吃。现在,他吃。慢慢吃,一点不剩。眼睛闪烁,模样乖巧。

每当这时,我都转过身,偷偷抹眼泪。爸则低着头,吃着饭,似乎没看见。实际他是知道的,只是装作没察觉。不想我知道他早已发现我露怯。

而总在我沉默之时,便给我兴致勃勃逗说他的童年趣事,意犹未尽津说他几个孩子成长历程。

他说得盎然,我也听得神往。只是,我们其实都一样:各怀愁绪,各怀心事。

也曾为让父亲吃上一口喜欢的住家饭菜,我每天家里医院来回往返。只是,路程较远,转车转路线,得花掉三四个钟,父亲于心不忍,可又劝不过我,只好说,丫头,你想帮爸爸换口味,或者,你不妨在外订餐,自己也别饿着。医院附近到处都是餐饮行业。

不想爸爸心疼我坐车颠簸又花精神花时间,我微笑点头。

然而,医院周边快节奏的餐饮模式,人流出入较多,快餐也成了囫囵吞枣的状态。纵你预订,说明菜式做法,避免一些需忌口的佐料等,然饭菜终究不如人愿。最后,还是作罢。按部就班只在医院订餐。

【二】

贫贱人家百事哀。钱用去了,病情不见好转,最是教人忧虑。每天住院费少则几百,多则几千。经济和时间同样拮据的生活,叫人焦头烂额却又无可奈何。而分毫当省的日子,我看见,爸爸的“小心翼翼”。

我说,爸爸,闲来无事,都记得多喝点开水,清清肠胃,促进血液流畅。与弟弟交班前,我叮嘱。

爸爸说,喝呢。最近口感特别淡,我出病房走动,散下步,都会顺便买回一瓶伊利纯牛奶喝。

说这话时,父亲眼睛生辉,像小孩得到垂涎已久的小零食一样开心。

但说到:这牛奶医院附近买都比较贵,要3块钱一瓶,比超市贵了5毛钱。有些小商铺的胶袋像超市操作规模一样,也要钱。他们今天问我要不要胶袋装,2毛钱一个。我说,不用了谢谢,我拿着走就好。2毛钱一个啊丫头,现在什么都关钱,都涨价了,唯独不咋上涨的是工资。

父亲说这话时,我分明感觉到他的心疼。但他心疼的并非贵了的几毛和胶袋钱,而是在体恤他儿女们每天的奔劳与辛苦;懊恼自己现今对许多事情的无能为力。同时也在为自己身体沉默着,抗御着。

一生要强的爸爸呀,曾经策马扬鞭驰骋江湖的父亲啊,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会过日子了?鸡毛蒜皮以往不值一提的钱也已来拈量轻重与珍惜。

对爸爸装作爽朗的呵呵笑,赶在眼眶欲红之际,微微低头,不让他看取到我有所悸动,然后借故:爸爸,我先上趟厕所。尔后,转过身,我的泪,一下,就流了下来。

【三】

从小到大,我没受过钱的苦。但一路走来,我却睹尽父母,怎样为生计而贪早摸黑。

随着年岁俱增,我们长大了,父母却老了,身体也大不如从前了。

清晰记得,父亲入院前,我带父亲逛过一回商场。

若大的商场,朝气勃勃,潮气十足。父亲走在我身侧,举足无措,懵懂茫然,一如当年我孩提时候。

满头斑霜下的脸,于灯光和气氛映照之下,踌躇拘谨,又温慈清拓。

那个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男子,老了。老得心迹双清,也老得需换儿女们来保护了。

那时我说:“爸爸,我要挽住你手逛街与撒娇。”

爸爸笑笑,轻责:“女孩子家长大了还是这么皮。”言语间尽见关与宠溺。

只是,时光辗转,走到今天,许多葱茏,如今已是入目疮痍、不复葳蕤。

那天从商场出来,回家的路上,爸爸说了许多话。说我小时候喜欢哭鼻子,哭上几个钟不休不止,声音不但不嘶哑,还越哭越宏亮,越哭越清脆。哭得一向好脾性的妈妈哄到烦了,都会拿起棍子气得追我九条街;说我小时候喜欢养小猫,家里有只猫猫被我养得庞大如狗,可是后来死了,眼角还挂着泪。为此,我哭了,闷闷不乐好长时间;说我喜欢画画,我的画不论人物还是山水,都描绘得灵活生动,恰到好处。只是后来,被我荒废了;说我喜欢写作,不管好不好,从小到大我的作文他都喜欢读,然而读着读着,许久都不见我有文出炉了;说我自幼就喜欢为家里分担家务,屋里屋外都被我打理得清爽明亮,干净整洁,是个懂事勤劳的小蜜蜂;说我虽任性,却善良。虽奋进,也懒散。

说我们几兄妹都聪明懂事,他很欣慰。

说这一路,他是如何一步一脚印,从一无所有,走到三餐温饱。

说纵使岁月无情,也要与世从容。一个人心境坦然了,人便也就清朗了。

家常到最后,他说:“每个生命的存在和本质,皆携孤独与苍凉。没有谁能一直陪谁到最后,也没有谁会是谁永远的靠山和救赎。人世间,最温最暖的,莫过于红尘中的细碎烟火。柴米油盐看宽是诗意,艰苦跌撞看开是收获。人生之中,行走之时,纵有太多寒凉冷冽,太多伤痛无奈,然立身浩瀚天地之间,我们许多人活得逼仄而疲倦,愤世而嫉俗,也许仅仅是因为视野所及太窄,心态和方式未放对位置。我们没有审视自己,倒空自己,还心心念念时刻想要掠取更多,当必会有不堪重负的时候。而这些重负,恰恰是我们,自己制造出来的凌烈与尘殇。以至于,三尺红台,六道轮回,你以何种姿态对待点滴,对待所行,宇宙法则自然会以何种气场回馈我们。生而为人,我们必须自始记得,自己,才是自己的摆渡;自己,才是自己的贵人。”

爸爸说这些话时,我还笑得无忧无虑不知疾苦,笑得没心没肺花枝乱颤。调侃爸爸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哲学了。殊不知,曾以为当下是莺飞草长天,不想,原却是六月飞靠近时。

行走总有尘裹足,入世难免殇缠身。世事无常,变数横生。或许,人的一生,唯让自己活得通透活得静净活得自在活得豁达了,才能懂以一生时间来爱自己,再以修得当下温润和慈悲去引领别人;也唯是这样,当一切远去,疼痛纡回,我们方能做好那个,纵走到最后,殊途尽处,亦不至于被岁月凉薄辜负了的人。

一辈子不长,且行,且珍惜。愿众生无恙,岁月长安。

“爸爸,赶快好起来,我们都等着你回家。你不喜欢我哭,我不哭,我只掉眼泪。我们都要坚强,都要好好的。”当眼泪开始纷飞,站在人潮熙攘的街头,我听见自己低低说。

微信公众平台:李胭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aqmrkqf.html

父亲的评论 (共 7 条)

  • 淡了红颜
  • 大三毕业
  • 王东强
  • 心静如水
  • 木谓之华
  • 潋滟相思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