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探幽鹤舍古村

2019-04-09 16:22 作者:舟自横h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据说九江都昌县有一座名叫鹤舍的千年古村,清明时节乘坐长途汽车前往都昌苏山乡鹤舍村寻觅探幽。乘车到苏山乡才知道坐过了头,又折回鹤舍村,鹤舍村处在公路交叉路口,问古村何处有,村民遥指鹤舍村。

兴趣盎然离开主干道穿过现代民居楼房,远远眺望,金黄色油菜花尽头惊现错落有致的古村落,黑瓦白边,青灰色砖石墙,飞檐走壁。缘着白花花田间小道兴奋地扑向千年古村怀抱,仿佛奔向一个天老地荒的世纪约会。

轻轻叩开了古铜色的宅门,久久封闭的古宅木门吱呀一声,悠长地回荡在古村落深巷庭院,仿佛是坠入深井的钟声,寂寞而又深情款款。幽静深邃的庭院,幻一样回荡百年繁华落尽的往事……

走进千年古村落,古村尤为幽静冷清,也许尚未开发,古宅保持原始状态,旧迹斑驳,古朴简素,天然出雕饰,具有原汁原味的古宅特征。整个村落连成一体,黑白分明,墙面呈灰白色。

参观游览的人寥寥无几,行走在村中一条幽深麻石铺成的小巷,巷道十分狭窄,仅容两人并排而行宽度,这条主巷道如同红线串珠,把几十家庭院连接在一起,使整个古宅群浑然一体,古香古色,又融会贯通通向四面八方。古宅大多紧闭门户,从门缝里窥视古宅,一股霉味摄入鼻孔,厚厚一层灰尘封存所有记忆,只有零星住户依然坚守在古宅住居,门窗洞开,宅中无人也不关门闭户,我走进古宅拍了一些照片。

古宅主要由麻石砖木构成,兼有少量土砖柴房,门楣富有特色,大门上的门檐制作雕刻非常精致,或飞禽走兽;或呈牛角形状,形象生动。古宅由堂庭院落组成,主堂分上下庭院,中间天井分割。天井功能用于排水和采光,每逢下雨,屋檐四面的雨水从上泻进天井中,再通过暗道排到村边溪流里,这叫四水归堂,象征着财不外流。古村整幢古宅都不向外开窗,象征着财不外漏,形成了具有地方独有特色古宅建筑群。(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穿堂走巷,仔细观察古宅内部结构,里屋木制雕花门窗,木制的正柱和楼柱装有各种动物以及寿星等木刻花撑。中间大客厅上方长条桌上供奉祖先灵位,两边厢房,分两层,呈长方形的大八间和小八间。从这些建筑群探究,鹤舍村古建筑群始建于乾隆年间,距今有300余年历史,呈典型的清代微派和赣派相结合民居建筑风格。

流连在狭小的深巷古宅,仿佛行走在时空隧道里,屋顶重叠飞檐走壁,墙头龙飞凤舞,当初建造者兼容并包,融微派马头墙和赣派天井建筑风格为一体,恰到好处取长补短形成鹤舍古村群落独特建筑风格。步出汝南世家原始祠堂,古村以祠堂为中心依次排列,井然有序,屋屋墙体相连,户户道门相通,雨天串门不踏泥泞,充分显示出当初设计者精心布局。

祠堂大门“汝南世家”一边书写“卧”;另一边书写“家风”四个大字。我当时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卧雪家风的含义,回来查找资料才知道这四个字深刻的内涵。据考证:“卧雪家风”当出自袁氏远祖东晋东阳太守袁宏和东汉司徙袁安两人的“扬风惠政;卧雪清操”的典故。

东汉袁安在没作官的时候,客居洛阳城中,很有贤名。一年天,洛阳令冒雪去寻访他。他院子里的雪很深,洛阳令便叫随从扫出一条路来进到了袁安的屋里,见袁安正冻得蜷缩在床上发抖。洛阳令便问他:“你为什么不求亲戚帮助一下?”袁安说:“大家都没好日子过,大雪天我怎么好去打扰人家?”洛阳令佩服他的贤德,推举他为廉。“袁安困雪”也就成了一个妇孺皆知的故事,袁安做官后清廉自律,开信使之风以正法纪御政理政,惠及天下。

鹤舍古村落地处鄱阳湖之滨,隔水相望匡庐,北临湖口县与长江交相辉映,河网密布,水陆交通四通八达。从古村群袁氏祠堂出古村,古村前修筑千平方米长方形池塘。环绕古村落走一圈,群山环抱,依山傍水,村后山脚下溪流环绕村落,小桥流水人家。相传古村始建于东汉末年,成村于明代初期,发展于清代中叶,距今已有一千八百多年历史,村中以袁氏家族为主脉繁衍后代。

饮水思源,中国传统家族兴旺与衰落呈周期律发展。以德治家,占领道德制高点则兴旺发达,反之则衰败没落下去。袁氏门风清扬,洁律有加,当是袁氏文化一脉传承之本,也是族脉兴盛之本。清代中期,村里有位先祖叫袁蕃杰,靠卖豆腐营生,他以诚信为本,凭着勤俭起家,后来就到景德镇做瓷器生意,生意红火。儿子袁绍起继承了他的事业,发展到拥有七座瓷窑加数十间店铺和坯房,成为当时知名的企业家,村里大部分古屋都是袁绍起当时投资兴建。并传承后代建新房不拆旧宅家风,让古村完整保留下来惠泽子孙万代,古村落初成规模。如今鹤舍村民新建住宅分布在古村落四周,形成截然不同古今建筑风格的建筑群交相辉映。袁氏家族是个耕读经商并重的大家族,千百年来人丁兴旺不衰。

穿越时空的隧道,在寻寻觅觅中总是思索为何取名鹤舍村?鹤在中国的文化中占着很重要的地位,它跟仙道和人的精神品格有密切的关系。古人多用翩翩然有君子之风的白鹤,比喻具有高尚品德的贤能之士,把修身洁行而有时誉的人称为“鹤鸣之士”,鹤是古代人民最崇高动物中的一种,它象征着圣洁,清雅,长寿。

探幽鹤舍村来源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源于一个美丽传说。东晋时期茅舍对面的元辰山来了一位湖南郴州人,名苏耽。其寓居于元辰寺,止息炼丹,得道成仙。元辰山故得名苏山。苏耽又名苏仙公,少丧父,事母至孝。相传有一天他把寺内打扫干净,母问其故?耽曰:“我仙道已成,天帝来召”。母曰:“尔成仙后,谁来养我?”耽指一本柜说:“母所需要的东西里面都有。”又曰:“明年地方上要发生大疫,母可取庭前桔树叶和井水煎汤以救。”随后,有白鹤数十降于门,耽即乘鹤仙去。不久,地方上果疫,母按耽所说,救活了许多乡民。

时隔多年,白鹤归来,停留在屋舍,人用弹弓驱之,白鹤一爪写字告知我是苏耽,建城廓,百姓安居乐业,所以才有了苏山乡鹤舍村之说。在明天顺年间,鹤舍先祖崇美公领子孙定居于此,在三间茅舍的基础上,逐步扩建住房,始成村落。成村后,袁氏沿用鹤舍为村名,按照古代宗法制度,建祖堂,修族谱,订族规,在族中建立起尊祖敬宗,强化族权,继承祖德的宗法秩序和道德风尚。

另一种说法是鹤舍袁氏重视立校办学,成村伊始,就请先生办起了私塾,清朝初期村里投资盖了一栋四合院式的学舍,取名“浣香斋”。满足了本村子女就读,也广纳了外乡许多学子,“浣香斋”自古至今是学校,故历史上曾有人称鹤舍为学舍村。这种说法明显有些牵强附会,应该是先有村才有学堂。

中国之大,村镇不计其数,一座村名只不过是浩瀚历史长河中一个符号,无论是哪一种称呼,都沉淀了鹤舍古村人文以及历史文化的铬印,是九江仅存比较完整的精美古村落,也是不可多得古文化遗产,挖掘整理成为的旅游休闲之地迫在眉睫。

千年古村深院早已尘封了如烟往事,百年老宅小巷寻寻觅觅。从山清水秀的鹤舍古村探幽归来,脑海久久萦绕千年古村世事沧桑,感慨写诗一首。

轻轻撩开了千年古村神秘的面纱

也许曾经记载古村落前辈创业足迹

也许曾经演绎一曲惊天动地的

曾经的繁华和喧闹

早已经淹没在历史尘埃里

曾经的曾经

那个精美的传说

如同神秘莫测的云霞雾霭

梦一样飘荡在山水间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akepkqf.html

探幽鹤舍古村的评论 (共 1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