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庆兔兔日记》3015我要找小朋友

2020-06-07 07:13 作者:庆兔兔  | 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3015-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六日星期一阴天27℃~20℃客厅早晨温度27℃ PM2.5-33

又是一个多云天,是一个看不见蓝天的云天,如果说它是一个阴天也不为过。

一个星期,每天都报告了阵,阵雨并没有落在我们头上,但是气温确实在悄悄地在下降,空调已经几天没有开了,风扇使用的时间也在减少。

我前几天去博物馆在汽车上头有一点晕,回来后每天都会头晕一会,今天早上要出来的时候头还有一点不舒服。

出门庆小兔就要去喂鱼,今天带了那么多东西过去,庆小兔不依不饶,没有办法外婆带着庆小兔去喂鱼。

本来说好了我在外边等着,我怕庆小兔喂了鱼还要去玩,我也推着沉重的车子进到池塘边。(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庆小兔用脚使劲地踩踏桥面,庆小兔想吸引鱼群过来觅食,庆小兔的愿望又落空了,往日的热闹场面不复存在,那些可的锦鲤只能留在脑海里,这是庆小兔小时候一段美好回忆,也许这里会被庆小兔慢慢地淡忘,庆小兔会找到更加有意思的地方。

庆小兔把瓶子里的鱼食一股脑地倒进鱼塘,鱼塘上漂浮着一片白花花的馒头的碎屑。

庆小兔在喊我,庆小兔要我去亭子里。

外婆说:“外公推着那么重的东西,我们还是先去姨妈家好不好?”

庆小兔马上推着童车离开这个曾经恋恋不舍的地方,不知道庆小兔会不会再来,也许哪一天今天的小鱼苗长成大姑娘,庆小兔还会来此一游。

庆小兔问:“看电视吗?”

庆小兔要看汽车城,看完电视我让庆小兔学生字,这是今天早上带过来的麦芽童书,一共十册。

说不上好与坏,只能说各有不同,相对来说各有千秋。

我更喜欢一点冠军宝宝,冠军宝宝图画色彩丰富,每一页就是一副画,画面的内容丰富,画面上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发出声音,而且每一样都可以说出不一样内容,画上的主人公肯定会说话,其他可以是页码,可以是公鸡,可以是青蛙,也可以是太阳,就连小朋友炸的鞭炮也可以说话,有些位置还可以唱歌,点到有一些位置还可以朗诵一首诗。

庆小兔拿出好几本麦芽童书,庆小兔只是拿着点读笔在书上点着。

我说:“你要跟着念。”

庆小兔拿着捡回来的枪在玩。

庆小兔每打完一枪,庆小兔就把枪递给我,庆小兔在要我拉枪栓。

庆小兔说:“我还要玩。”

我跟外婆说:“等搬过来,我晚上去地摊看看有什么玩具卖。”

外婆说:“买什么玩具呀,家里那么多玩具。”

我说:“这些都是庆兔兔小时候的玩具,庆小兔什么时候专门给他买过玩具呀?”

外婆说:“以前的玩具就不是玩具了。”

我说:“庆小兔和庆兔兔兴趣爱好不一样,我想买一些庆小兔喜欢的玩具。”

庆兔兔买的很多玩具声光俱全,很多都是能够遥控的,等到庆小兔玩的时候,玩具已经不能发光,也没有了声音,更不能用遥控器去遥控了。庆小兔也是一个孩子,庆小兔应该享受一个孩子所应该有的,旧玩具是可以玩,但是现代化带来的快乐,庆小兔一样可以加入其中。

我对庆小兔说:“我们去江边吧。”

庆小兔拿了汽车挖掘机说:“去江边。”

车子里装了更多的玩具,外婆推车童车跟在后边。

过来斑马线。

庆小兔说:“小朋友呢?”

今天江边的人好像不是很多,特别是没有看见小朋友。

庆小兔说:“跟小朋友玩挖掘机。”

庆小兔一边走,庆小兔一边喊着:“小朋友呢?小朋友去哪里了?”

在家里只觉得已经不是那么热燥了,在小区里走路感到胳膊上有一点凉气,来到江边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

江边的风明显感到大了起来,这时候不是感到凉快,而是感到有一点起鸡皮疙瘩了,人不由自主地抱起两个胳膊。

外婆说:“江边怎么变得这么冷了,看来回家就要把秋天的衣服找出来了。”

我说:“宜昌这个地方与众不同,好像没有天秋天,天延续的那么晚,昨天还浑身裹的严严实实,突然间就变成单衣单裤了。天也一样,昨天还开着空调睡觉,猛然间就要把秋装翻找出来,秋天好像也不会过几天,冬装就会出现在街头上。”

庆小兔突然发现长条椅旁边停着一辆童车,一个爷爷奶奶坐在椅子上,一个不大的小男孩从长条椅后边转了过来,小男孩可能就两岁左右。

庆小兔拿着挖掘机走了过去,庆小兔摆动自己手里的挖掘机,小男孩看着庆小兔不知道如何是好。

庆小兔把挖掘机放在长条椅的跟前,男孩看着地上的挖掘机往后依靠着奶奶。

庆小兔用手指着挖掘机,庆小兔对着长条椅上的爷爷说:“挖掘机。”

爷爷说:“你有挖掘机呀?”

庆小兔把挖掘机拿起来,庆小兔把挖掘机放在爷爷奶奶两个人中间,庆小兔往后退了一步,庆小兔用手指着挖掘机要男孩拿。

男孩小心翼翼地伸出手,男孩想用一个指头去触碰挖掘机。

男孩爷爷说:“这是哥哥的玩具。”

男孩马上把手缩了回去。

庆小兔把挖掘机往男孩跟前推了一下,男孩把身体往后退了一步。

男孩爷爷说:“现在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家吧。”

男孩跟着奶奶起来了。

男孩爷爷说:“小哥哥,你的挖掘机。”

庆小兔抱着挖掘机,庆小兔望着男孩离去的身影说:“小朋友走了。”

外婆说:“走了就走了,我们去胭脂園,那里有小朋友。”

路上没有看见一个小朋友,看见的就是急急忙忙的电动车。

来到胭脂園跟前。

庆小兔说:“小朋友呢?”

胭脂園小广场竟然看不到一个小朋友,就连跳舞的广场大妈们也没有,远远地看见几个打太极拳的奶奶。

庆小兔说:“没有小朋友。”

我说:“我们去看奶奶打太极拳。”

刚刚在这里停下来,两辆滑板车骑过来,一个小姑娘,一个小男孩,不过两个小朋友也不是很大,他们在大理石石墩跟前停下来,庆小兔没有走过去。

小姑娘在跟着奶奶们学打太极拳,没有想到小姑娘还打的像模像样,小男孩也过来跟着打太极拳,男孩只是比划了几下就不玩了。

我说:“庆小兔,你看小朋友在打拳,你要不要跟着一起打拳呀?”

小姑娘歪倒了,小姑娘一个手撑着地面看着自己的奶奶。

小姑娘奶奶说:“你起来吧。”

男孩奶奶说:“李强,你把妹妹拉起来。”

男孩把小姑娘拉起来了。

小姑娘来到奶奶跟前,小姑娘拿起一把枪,小姑娘扣动扳机,步枪发出哒哒哒的枪声,枪管里闪烁着红色的火焰。

庆小兔拿着挖掘机走了过去,庆小兔把挖掘机往小姑娘面前递过去。

庆小兔说:“挖掘机。”

小姑娘用手摸一摸挖掘机。

小姑娘奶奶说:“你想玩,就和小哥哥换着玩。”

小姑娘拿起挖掘机,小姑娘把步枪递给庆小兔。

庆小兔拿着步枪,庆小兔扣了一下扳机,步枪发出砰砰砰的射击的声音。

庆小兔把步枪放在地上,庆小兔看了一眼小姑娘,庆小兔伸出手扳动一下扳机。

外婆说:“你拿起来玩呀。”

庆小兔这才拿起步枪,庆小兔在拿着步枪在射击。

男孩走过来说:“这是我的枪。”

男孩奶奶说:“让哥哥玩一会。”

男孩还是把步枪拿了过去。

女孩奶奶把挖掘机还给庆小兔,庆小兔把挖掘机拿到男孩跟前,男孩伸出手想摸庆小兔的挖掘机。

男孩奶奶说:“你可以跟哥哥换着玩呀?”

男孩把步枪给了庆小兔,同样挖掘机也来到男孩的手里。

外婆问了才知道小姑娘小男孩都刚刚才两岁。

庆小兔这一下兴奋起来,庆小兔端着枪到处开火,一会庆小兔在朝树上开火,一会庆小兔把枪对准长江里的船,一会庆小兔用枪瞄准树上的小

挖掘机男孩没有玩一会,男孩看着庆小兔在玩枪。

男孩奶奶说:“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把枪还给男孩。

庆小兔说:“回家了。”

外婆看见坐着亭子里的老两口,这是姨原来科室的主任,他们家和姨妈相当熟悉,当然和外婆也成了老熟人。

他们的一个姑娘让人羡慕,姑娘跟妈妈一样是学医的,姑娘而且是博士毕业。

但是他们的烦心事就是姑娘学业有成,姑娘的婚姻大事让老两口不知所措。

外婆的热情,庆小兔一样高高兴兴喊奶奶爷爷,走的时候庆小兔一样挥手和他们再见。

庆小兔进屋就打开了电视机。

庆小兔说:“看超级卡车。”

当我告诉庆小兔看完这一集就不要看了,庆小兔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说:“看新闻。”

我说:“以后你看完动画片,你要看新闻的时候,你不要把电视机关了。”

中午饭是吃凉拌面。

庆小兔转过身子说:“吃完了。”

庆小兔把塑料围兜往下拉。

外婆说:“你盘子里还有面条没有吃完。”

庆小兔说:“我已经吃饱了。”

我说:“他吃饱了就不要非让他吃完。”

外婆说:“他这样的好,再好吃的东西,只要他吃饱了,他就不要了。”

我睡觉起来,外婆去睡觉。

庆小兔继续在玩捡回来的枪。

庆小兔瞄准每一个目标开枪,啪地一声庆小兔就把枪递给我。

庆小兔说:“我还要玩。”

我拿出点读笔,庆小兔马上把点读笔打开,庆小兔拿着点读笔在书上点,我不知道庆小兔会不会从中受益。按常理只要你有心,你看过的东西,你听见的声音,就可能在你的脑子里留下印象,至于印象的深浅因人而异,但是我要的是能够吸引人的东西,看了会让人眼前一亮的学习教材,而不是靠家长喋喋不休地讲课。

我还是把生字卡片拿出来,我把中文十拿出来要庆小兔念,这些中文数字以前让庆小兔念过,我怕庆小兔和阿拉伯数字混淆了,就没有再让庆小兔看过。

我从卫生间出来。

庆小兔说:“是我关了电视,是我开的这个电视。”

庆小兔把电视关了,庆小兔打开了连接硬盘的电视。

庆小兔说:“看巴布工程师。”

我说:“看完电视睡觉。”

我给庆小兔削了一个梨,庆小兔拿着一块梨,梨掉在毛巾被上。

庆小兔说:“毛巾被湿了,晾一下。”

电视看完,庆小兔果断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说:“外公,毛巾被外边晾一下。”

庆小兔躺在床上,庆小兔要开空调。

我说;“天已经冷了,还开什么空调。”

庆小兔说:“开空调,开空调。”

我说:“天热了,人在冒汗的时候开空调,现在连风扇都不开了,还开什么空调。”

庆小兔带着哭腔在喊着开空调,庆小兔在床上翻动着,外婆这时候也醒了。

外婆说:“空调开了,你看空调上边的灯亮着呢?”

我说:“这个你骗不了他,空调开不开他知道。”

我说:“我们开风扇好不好。”

庆小兔说:“我不要风扇,我要开空调。”

外婆说:“这个天开什么空调,是不是想上医院了。”

外婆说:“让你闹。”

外婆出去了。

庆小兔继续喊着要开空调。

我好话说尽,庆小兔还是不依不饶。

我说:“你哭吧,我也出去了。”

很快听到庆小兔在喊:“外婆。”

外婆进到屋里。

庆小兔说:“我的毛巾被湿了。”

外婆说:“你的毛巾被怎么湿了,你是不是尿床了。”

庆小兔说:“我没有尿床,梨子掉在毛巾被上了。”

外婆出来把毛巾被拿进去。

外婆说:“毛巾被已经晾干了。”

也就几分钟的功夫庆小兔就睡着了。

妈妈来电话:“庆兔兔被老师留下了。”

我十七点半去学校接庆兔兔,庆兔兔和一个小姑娘两个人趴在桌子写作业,外边都是等打扫卫生同学的家长。

十七点四十分庆兔兔才背着书包出来。

我说:“庆兔兔,你不能玩了,我们小时候都争取第一,你被老师留下来,我的脸都挂不住了。”

庆兔兔回来的时候庆小兔才起来。

庆小兔拿着枪说:“外公,去江边。”

我说:“走吧。”

外婆用手指着钟说:“几点了,马上就要吃饭了。”

我说:“他要玩,就让他玩一会。”

刚刚来到大门口。

庆小兔说:“蒲公英。”

我以为听错了。

我说:“现在哪里有蒲公英呀?”

庆小兔用手指着草地里说:“是蒲公英,在那里。”

我顺着庆小兔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真在草地里孤零零的一棵蒲公英,一朵毛茸茸的白色绒球格外显眼。

庆小兔说:“外公摘下来。”

我把蒲公英递给庆小兔,庆小兔把蒲公英的绒球放在嘴边,庆小兔用力一吹,洋洋洒洒无数的小白伞向着远处飞去。

庆小兔的枪也不要了。

庆小兔说:“找蒲公英。”

庆小兔沿着小路找过去。

庆小兔说:“外公也找蒲公英。”

过了斑马线,庆小兔继续在找蒲公英。

我说:“你看一直没有下雨,草都枯了。”

庆小兔说:“不下雨,要浇水了。”

庆小兔一路走向胭脂園,草地已经干枯,蒲公英也过了开花的季节,一棵蒲公英也没有找到。

庆小兔只顾得到处看蒲公英,庆小兔脚绊倒在马路沿上,庆小兔一下子扑倒在地上。

我去扶庆小兔起来。

庆小兔说:“我自己起来。”

庆小兔说:“我要扭扭车。”

我说:“扭扭车在家里。”

庆小兔说:“回家拿。”

走着走着庆小兔把手伸进口袋里。

庆小兔说:“我的手机呢?”

我说:“你的手机在妈妈家。”

庆小兔说:“拿手机。”

我把我的手机递给庆小兔说:“这个手机给你。”

庆小兔说:“这个不是我的手机,这是外公的手机。”

回家的路上庆小兔唱着自编自演的歌曲:“我的枪,我的枪,…。”

姨妈下班回来了。

庆小兔说:“姨妈,我看见蒲公英了。”

姨妈说:“这个季节怎么会有蒲公英呀?”

庆小兔说:“有蒲公英。”

姨妈说:“你说有就有吧。”

我说:“庆小兔是看见一朵蒲公英的。”

外婆说:“小九,我们吃饭吧?”

庆小兔说:“我不吃饭。”

姨妈说:“你不吃饭,你就不会有大力气。”

庆小兔说:“我有大力气呀。”

姨爹回来了。

姨爹说:“庆兔兔身体检查没有问题。”

星期天姨妈带庆兔兔去医院检查了身体。

庆小兔说:“外婆,我要喝酸奶。”

外婆说:“你上午就喝了酸奶,你现在还要喝酸奶呀?已经没有酸奶了。”

庆小兔来到放酸奶的地方说:“酸奶不是在这里吗?”

外婆说:“你现在光喝奶,你能够长个子吗?”

庆小兔用手比在头上说:“我长高了。”

庆小兔从沙发上往纸箱里爬。

外婆说:“小心一点哟。”

庆小兔说:“安全第一。”

外婆笑着说:“你也知道安全第一呀?”

庆小兔说:“屙巴巴了。”

庆小兔来到屋里的卫生间,外婆在屋里收拾衣服。

庆小兔说:“关上门,我在屙巴巴,外婆不能看。”

妈妈拿出一个杯子说:“小九,我们用这个杯子喝奶好不好?妈妈就没有给哥哥买。”

这是一个用杯子吸管喝奶的杯子,我不知道用奶嘴喝奶和用吸管喝奶有什么不同。

窗户外边传来滴滴答答的雨声。

外婆说:“终于下雨了,天要凉了。”

外婆在找秋天的衣服,外婆在找厚一点的棉絮。

家里准备搬家,屋里到处堆的纸箱子,外婆的衣服还没有翻齐,雨声已经销声匿迹。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ajubkqf.html

《庆兔兔日记》3015我要找小朋友的评论 (共 1 条)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