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转载云端梦呓-------作者余秀华

2019-04-18 15:28 作者:紫色的云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余秀华诗歌欣赏二十首

《我你》

/

巴巴地活着,每天打水,煮饭,按时吃药

阳光好的时候就把自己放进去,像放一块陈皮

茶叶轮换着喝:菊花,茉莉,玫瑰,柠檬(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些美好的事物仿佛把我往天的路上带

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内心的

它们过于洁白过于接近春天

/

在干净的院子里读你的诗歌。这人间情事

恍惚如突然飞过的麻雀儿

而光阴皎洁。我不适宜肝肠寸断

如果给你寄一本书,我不会寄给你诗歌

我要给你一本关于植物,关于庄稼的

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

/

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

春天

////////

《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无非是

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

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

大半个中国,什么都在发生:火山在喷,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关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枪口的麋鹿和丹顶鹤

我是穿过枪林弹去睡你

我是把无数的黑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

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

当然我也会被一些蝴蝶带入歧途

把一些赞美当成春天

把一个和横店类似的村庄当成故乡

而它们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

你说抱着我,如抱着一朵白云

木质楼梯。空气里晃动着小粒蝴蝶

为了捕捉那些细语般的颤栗,我一次次探头,走神

阳光透过古老的百叶窗,轻描淡写地往下落

香樟树的气味里有蠕动的小花虫

它们的腹部有光,正在完成另一次折射

/

你的喉结滑动了一下,身上的气味停顿了一下

此刻,我们在第一层楼梯和第二层的连接处

我以为已经够了,但是你还在往上走

不高的合欢在不停地炸开

此刻,天空适合昏暗,适合从街上传来警报

/////////////////////////

风吹

黄昏里,喇叭花都闭合了。星空的蓝皱褶在一起

暗红的心幽深,疼痛,但是醒着。

它敞开过呼唤,以异族语言

风里絮语很多,都是它热爱过的。

它举着慢慢爬上来的蜗牛

给它清晰的路径

/

“哦,我们都喜欢这光,虽然转瞬即逝

但你还是你

有我一喊就心颤的名字”

//////////////////////////////

山民

你把我灌醉,说镇上人群聚集。但我想着山里的一棵槐木

你把我灌醉,说有人请我跳舞。但我想着山里一棵落了叶的槐木

/

照着我的阳光,能照着槐木北面的小松鼠洞,照着它慌张的母亲

才能被我赞颂

/

我是背着雨水上山的人,过去是,未来也是

我是怀里息着乌云的人,过去是,现在也是

/

你看我时,我是一堆土

你看我时,风把落叶吹散,我是一堆潮湿的土

////////////////////////////////

◆爱

/

阳光好的院子里,麻雀扑腾细微而金黄的响声

枯萎的月季花叶子也是好的

/

时光有序。而生活总是给好的一面给人看

另外的一面,是要爱的

/

我会遇见最好的山水,最好的人

他们所在的地方都是我的祖国

是我能够听见星座之间对话的庙堂、

/

而我在这里,在这样的时辰里

世界把山水荡漾给我看

它有多大的秘密,就打开多大的天空

/

这个时候,我被秘密击中

流着泪,但是守口如瓶

2015年1月9日17:33:00

////////////////////////////////////////

◆雪下到黄昏,就停了

雪下到黄昏就停了,而时辰还是白的

这白时辰还将持续,如同横过来的深渊

万物肃穆。它们在雪到来之前就吐出了风声

“海底就是这个样子”。那个一动也不敢动的人这样说

“我这么白的时候,他来过

那时候他痴迷于迷路,把另外村子的女子当成我

他预感不到危险

因为这倒过来的深渊”

/

后来,她看见了许多细小的脚印

首先是猫的,慢于雪。然后是黄鼠狼的

哦,还有麻雀儿的,它们的脚印

需要仔细辨认:这些小到刚刚心碎的羞涩

/

-------它们是怎么来的呢,哦,这些仿佛陡然

生出的秘密

在她点燃一根烟,在她往天空看的时候?

或者,它们本来就在这里了

/

这白时辰里,她喜欢深色的事物

首先是即将到来的夜,然后是生活

接下来是爱

最后是她自己

/

2015年1月9日20:12:18

/////////////////////////////////

唯独我,不是

唯有这一种渺小能把我摧毁,唯有这样的疼

不能叫喊

/

抱膝于午夜,听窗外的凋零之声:不仅仅是蔷薇的

还有夜的本身,还有整个银河系

一个宇宙

/

——我不知道向谁呼救

生命的豁口:很久不至的潮汐一落千丈

/

许多夜晚,我是这样过来的:把花朵撕碎

——我怀疑我的爱,每一次都让人粉身碎骨

我怀疑我先天的缺陷:这摧毁的本性

/

无论如何,我依旧无法和他对称

相信他和别人的都是爱情

唯独我,不是

////////////////////////

渴望一场大雪

渴望一场没有预谋,比死亡更厚的大雪

它要突如其来,要如倾如注,把所有的仇恨都往下砸

/

我需要它如此用力。我的渺小不是一场雪

漫不经心的理由

我要这被我厌恶的白堆在我身上!在这无垠的荒原里

我要它为我竖起不朽的墓碑

/

因为我依然是污浊的:这吐出的咒语

这流出的血。这不顾羞耻的爱情,这不计后果的叩问

/

哦,雪,这预言家,这伪君子,这助纣为虐的叛徒

我要它为我堆出无法长出野草的坟

/

我只看中了它唯一的好处:

我对任何人没有说出的话都能够在雪底下传出

/

////////////////////////

再见,2014

/////////

像在他乡的一次拥抱:再见,我的2014

像在他乡的最后告别:再见,我的2014

/

我迟钝,多情,总是被人群落在后面

他们挥手的时候,我以为还有可以浪费的时辰

/

我以为还有许多可以浪费的时辰

2014如一棵朴素的水杉,落满喜鹊和阳光

/

告别一棵树,告别许多人,我们再无法遇见

愿苍天保佑你平安

/

而我是否会回到故乡

——一个没有故乡的人,怀揣下一个春天

/

下一个春天啊,为时不远

下一个春天,再没有可亲的姐姐遇见

/

但是我谢谢那些深深伤害我的人们

也谢谢我自己:为每一次遇见不变的纯真

///////////////////////////////////

颤栗

/

云朵打下巨大的阴影。云朵之上,天空奢侈地蓝

这些头顶的沉重之事让我不择方向

不停行走

/

我遇见的事物都面无颜色,且枯萎有声

——我太紧张了:一只麋鹿一晃而过

而我的春天,还在我看不见的远方

/

我知道我为什么颤栗,为什么在黄昏里哭泣

我有这样的经验

我有这样被摧毁,被撕碎,被抛弃的恐慌

/

这虚无之事也如钝器捶打在我的胸脯上

它能够对抗现实的冷

却无法卸下自身的寒

/

如果我说出我爱你,能让我下半生恍惚迷离

能让我的眼睛看不到下雪,看不到霜

这样也好

/

这样也好啊,让一个人失去

对这个世界的判别

失去对疼痛敏锐的感知

/

可是,谁都知道我做不到

爱情不过是冰凉的火焰,照亮一个人深处的疤痕后

兀自熄灭

//////////////////////

感谢

阳光照着屋檐,照着白杨树

和白杨树的第二个枝丫上的灰喜鹊

照着它腹部炫目的白

我坐在一个门墩上

猫坐在另一个门墩,打瞌睡

它的头一会儿歪向这边

一会儿歪向那边

阳光从我们中间踏进堂屋

摆钟似乎停顿了一下

继续以微不足道的声音

摆动

2014年12月5日18:39:23

◆ 阳光甚好

去火车站取了车票,对着阳光看了看

隐约听到从北京开来的k268的轰鸣

我摁紧胸口,如同摁紧黄河之浪的一次起伏

/

走过长长的长宁大道,过竹皮河,挤出沸腾的民主街

这中间,我4,5次把火车票拿出来

对着阳光看

/

在步行街看见一个男子抱着孩子在讨钱

我摸过火车票夹着的一张纸币

躬下身体,递给他

2014年12月6日20:22:04

//////////////////////////////

◆ 生活的细节在远方回光照我

一说到远方,就有了辽阔之心:北方的平原,南方的水城

作为炫目的点缀:一个大红裙子的女人有理由

把深井里的水带上地面,从黄昏倾流到黎明

源于今天的好阳光,我安于村庄,等她邂逅

我们的少年,中年,老年一齐到来,明晃晃的,银铃叮当

哦,这天的,不可一世的好阳光

/

他拍打完身上的煤灰,就白了起来

吸引他的却是黑。他不在地面上的时辰是金黄的

金黄得需要隐匿才合情合意

/

年轻的人啊,把自行车骑得飞快

他却故意拖延了几个时辰才敲响本身就虚掩的

一扇门

/

2014年12月21日11:38:58

///////////////////////////

月光

月光在这深冬,一样白着

她在院子里,她想被这样的月光照着

靠在柿子树上的人,如钉在十字架上

有多少受难日,她抱着这棵柿子树,等候审判

等候又一次被发放命运边疆

月光把一切白的事物都照黑了:白的霜,白的时辰

白的骨头

它们都黑了

如一副棺材横在她的身体里

////////////////////////////////

春色

眼巴巴地看着:爱着的人与另外的人交杯换盏

他们从汉江上行,一路豪取春色

——这些,都是我预备于此的,预备把一辈子交给他的

他叫她亲爱的(我从来不敢这样叫,这蛇,这雷霆,这毁灭)

我种植的美人蕉是她的,我豢养的蝴蝶是她的

我保留了半辈子干净的天空也是她的

甚至我写下的诗句,我呼唤过的声音

也是她的

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在浩荡的江山里跳舞

他们不知道两岸枯黄

不认识在水边游荡衣衫单薄之人

////////////////////

◆ 楼兰

其实是被扔在沙漠深处的一座废城

其实是城里没有盖上的棺材发出的呜咽

其实是一个女子反反复复寻找的一处水源

/

◆ 我爱着的都不是我的

/

那时候他们从池塘边走过,倒影婆娑

那时候云那么白,不理会这样的婆娑

我看见清风里的许多事物:繁茂和颓废共居一枝

他们的轻言细语里,摒弃了人间残疾

而光,把他们环绕得那么紧

/

我只想嚎叫一声,只想嚎叫一声

一个被掠夺一空的人

连扔匕首都没有力气

////////////////////

◆源

我爱上这尘世纷纷扰扰的相遇

爱上不停重复俗气又沉重的春天

爱上这承受一切,又粉碎的决心

/

没有一条河流能够被完全遮蔽

那些深谙水性的人儿,是与一条河的全部

签订了协议

/

——你,注定会遇见我,会着迷于岸边的火

会腾出一个手掌

把还有火星的灰烬接住

/

而我,也必沦陷为千万人为你歌颂的

其中一个

把本就不多的归属感抛出去

/

一条河和大地一样辽阔

我不停颤栗

生怕辜负这来之不易又微不足道的情谊

/

哦,我是说我的哀愁,绝望,甚至撕心裂肺

因为宽容了一条河

竟有了金黄的反光

/

2014年12月2日21:16:05

////////////////////////////////

◆ 床

在这里,我渡过了许多不该渡过的时光

比如阳光好的中午,月季花在窗外啪啪打开

那只花猫在院子里打滚

有时候嘹亮的交谈,如同天空落下的云朵

我也不为所动

/

在床上的时光都是我病了的时光

我慢性的,一辈子的病患让我少了许多惭愧

有时候我想把一张床占满

把身体捶打得越来越薄。这时候总是漏洞百出

心盖不住肺

/

这张床不是婚床,一张木板平整的更像墓床

冬天的时候手脚整夜冰凉

如同一个人交出一切之后的死亡

但是早晨来临,我还是会一跃而起

为我的那些兔子

为那些将在路上报我以微笑的人们

////////////////////////

2014年12月4日19:59:42

云端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aiwpkqf.html

转载云端梦呓-------作者余秀华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