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听,那是花儿落在水里的声音

2018-05-12 23:09 作者:维扬之水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风声喧闹,如白浪打着海岸。

又在下么?打开窗,放进一脸冷湿扑人的风。干簌簌的围栏,并没有滴零滴落乱串的水珠。

闲翻几页《采采卷耳》,觉得有点收获,忙匆匆在网上找作者炫耀几句,像个在海滩上捡到一把贝壳的小孩子,贝壳的浮光掠过纯真的容颜,似乎摊在手心的这些小玩意儿就是整个的大海。

风又刮了一阵,如愿勾来噼里啪啦作响的大雨点子,瞬间到处湿漉漉,雨打着栏杆,雨敲着玻璃,雨润湿了露台上浅灰的隔热层。良宵如此,正该趁这清新空气的安稳睡下,不知怎么,偏生睡不着。

(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连着几日的晴天,杨花柳絮漫天飞舞,如果不戴口罩,骑车速度又快,不小心会吸入一口轻软的毛。墙角,路边,静静滞留着一团团带些污浊的絮毛球球。

想起奶奶,每到这个时节,她看到柳絮团,都会在手里攥紧实,随意掖到某个旧式木门的门框上,说能做药,到底有效没,干啥用,没实际检验过。

傍晚,刮风,天地间是预备下雨的诡异耀眼,响了几声雷,轰隆隆震下几滴雨,还没落地,已经干了。饭饭君头上似乎迎接到一滴,似有若无。如果这是一滴观音菩萨杨柳枝上滴下的水,想必能起到醍醐灌顶的作用。不过呢,希望是希望,想归梦想,只是一滴普通的水,连润润头发的作用都没起到,直接迷失在空中。

穿行在玻璃园区的大街小巷,许多的大车,满载着玻璃铁架呼啸而过。大小超市,各类铺面,还有小饭店,写着“大碗面”;小吃摊的玻璃柜子后面,坐着一个粗壮的妇人,柜子里是二三尺长黄灿灿脆皮烤猪的身子中段,没有猪头,不见猪腿,一副呈半圆形的轮廓,排骨架子外面挂着满满的肉肉,距离很近,却没有闻到香气。如果在当街烤羊,能闻到的。

最近很多的热点新闻。

中兴被制裁,小小芯片卡住一个大企业的命门;才明白,原来饭饭君买过的两个中兴手机,都是中国壳,外国芯。

金三成了香饽饽,收到好几个国家的橄榄枝,金盆洗手,宣布禁核;

迫于社会舆论,某药酒跨省抓的医生刚被放出来,又有别的企业说啥小说啥乌兰的映射,导致市值蒸发60多亿,索性找JC把写小说的那个曾经的财经记者给跨京抓了,还有几个类似理由的。嘘!吓得咱企业名字也不敢写。胆子小啊,家里上有老,下有小,还想留着小命多尽点劳动义务,可不敢妄议。

美好青年节被北大红浩之志的林校长给刷屏成段子节。不愧是北大,张嘴随意喷点啥,都万众瞩目。多少没吃过北大饭,没进过北大门的燕雀,此刻都开始讥讽人家。讥讽归讥讽,回家看到孩子,还是鼓励孩子好好学习,将来考北大这样的学校,跟着林校长好好念红浩之志,将来由丑小鸭变个白天鹅;

接下来媒体开始回忆十年前的汶川地震。那时本地虽远隔数千里,也感受到过地震。好可怕的地震,更可怕的是人祸。

一位正当花季的美丽空姐,半夜赶火车的路上,被滴滴顺风车司机给害死,女孩背后被扎了好多刀,司机随后弃车跳河。今日有官方微博通报,已经捞出那个司机的尸体,并确认是凶手本人。两个20来岁,正当花季的年轻人,就这么在害与被害的过程中永远从人间消失了,一时的控制不住欲望,短暂的兽性发泄,害人,也害自己。一声叹息。

不知怎么,忽然想起《天龙八部》里四大恶人之首段延庆,他年轻时也是青帅气、玉树临风的。在一场混战中,白马小王子变成遍体鳞伤的乞丐,拖着断腿,哑着嗓子,他挣扎着爬到天龙寺外,菩提树下,想去找天龙寺的老和尚主持公道正义。

没想到,树下有一个白衣长发大美女在生闷气,“你是大理镇南王,至尊至贵的人,这样花心,处处留情找女人。我偏偏要找个最污浊最低下的人来羞辱你!”

当她看到这个一身伤,又臭又脏的乞丐,主动脱了衣裳,抱住了他。延庆太子那时两条腿都断了,疼得要死要活,可居然还能跟美丽的王妃刀白凤做事儿生孩子,养出段誉来。

男人毕竟是男人,不管身处富贵还是贫贱,健康还是受伤,丑陋还是帅气,年轻的下半身会冲动,年老的也会。不同的,是有的人能控制住欲望或者转移注意力,有的人做不到,甚至放纵自己,加害别人。当前的信息化社会,一入网络处处关联,犯了法,只要警察想抓,啥坏人抓不到?

人都喜欢美好的事物。

喜欢一朵花,不一定非得采摘下来,静静地守护,看着它含苞,绽放,干枯,随风而去,哪怕凝视着花儿一片片打落在水面,也是个美好的念想。偶尔想到,心头温暖,嘴角绽放一丝微笑,“那个好看的人儿,此刻在干嘛呢?”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ahdrkqf.html

听,那是花儿落在水里的声音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