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你要记得我(连载二:建所“记忆坊”,我让老公醒过来)

2019-09-23 10:26 作者:翁大明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建所“记忆房”,我让老公醒过来

杨芹美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她知道,要想让翁明星得到有效地治疗,首先得让他苏醒过来。怎样才能让他苏醒啊?她一遍遍地给他唱歌,给他跳舞,给他朗诵初中学过的唐诗,甚至还揪他、扯他,翁明星就是不理她,两眼空洞洞地好像看着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看。她想,如果回到他童年生活过的地方,是不是可以刺激他的记忆神经,把他失忆的断层连接起来?于是,2005年4月16日,杨芹美一个电话把公公从陕西叫了过来,在公公的帮助下,她带着丈夫和女儿,搭上从瑞丽到昆明的客车,又从昆明搭上到西安的火车。到了西安火车站,一群人围过来,叽叽喳喳地议论起来,背上背着孩子、手上推着丈夫的杨芹美哪顾得上搭理,又连推带抱地把明星送上了开往商南的大巴。就这样辗转了10天时间,2005年4月28日,杨芹美带着丈夫和女儿,终于回到了她从来也没有到过的婆家。

婆家居住的陕西省商南县白鲁础乡西坪村,和湖北省郧西县的马家坪村只有一河之隔,翁明星在这里长大,自然会留下许多难忘的记忆。但回到老家的翁明星依然木木呐呐,见到久别的母亲也没一丝笑容。这哪是那个生龙活虎的小伙子啊,母亲一脸泪水,乡邻们也唏嘘不已。

为了让翁明星早日恢复记忆,杨芹美向公婆详细打听丈夫儿时的生活情景,想从丈夫儿时的生活中,找出点刺激失忆的东西。由于明星不能动弹,聪明的杨芹美闪过一个念头:建一个“记忆房”,让老公清醒过来。婆家有三间土房,其中的一间是翁明星从小到大住过的,上中学时回家还住在这里,只是到天津当兵以后,这间房子当成了客房,里里外外又粉刷了一遍,原来那副熏得漆黑的房门,已经被一副草绿色的新门替代,已经和以前大不相同了。

回家后的第九天,杨芹美找来两个帮工,按照公婆的描述,想把房子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她先是用些发黄了的报纸把墙上满满地糊上,然后找来翁明星上学和当兵时获得的奖状,一张一张地粘在床头,在床头的旁边摆上原来用过的那张“三斗桌”,桌上整齐地摆放着明星从小学到中学读过的书,还能找得到的笔记本和日记本,就放在床边伸手可及的地方。到了换门的时候,帮工为难了:哪有把新门换成旧门的?再说,原来的那副门也破旧的用不成了!但芹美坚持叫换,直到公婆说和原来的住处一个样了方才罢手。第二天,杨芹美早早地把翁明星穿起来抱上轮椅,从里面的屋子里推出来,叫上公婆,一同观察明星走进“记忆房”的情形。走进房间房子的一刹那,大家惊奇地发现,坐在轮椅上的翁明星连连点了几下头,嘴里“哦、哦”地叫了几声,那双呆滞的眼睛,也发出了出事以来少有的亮光。杨芹美赶紧跑到前边,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说:“明星,你看现在你在哪里?”明星吐出了一个字:“家”。芹美脸上挂满了泪水,又问:“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是妈妈”。“不是的”,芹美指着一旁的婆母:“这才是妈妈”。明星固执地说:“你是妈妈”。婆母接过话来:“儿子,我是你妈啊!”“那----,她是谁?”芹美再次把丈夫揽进怀里,重复着几个月来说了千百遍地话:“明星,我是芹美,我是芹美,你的老婆啊!”“芹美是谁?你不是我妈,你滚!”芹美心里猛烈地哆嗦了一下,这间按照明星小时候熟悉的样子布置起来的“记忆房”果然凑效,在这熟悉的房子里,他感知了他的童年,模糊地记起了爸妈妈,但他却彻底地忘记了我,无法感知我这个和他相濡以沫的妻子啊!

尽管这样,杨芹美还是感到由衷地高兴。毕竟,丈夫的部分记忆恢复了。既然部分记忆能够恢复,那么全部恢复的可能也就有了。为了巩固已经恢复的记忆,在此后的半年里,杨芹美每天都要给他读一段他学过的课文,每天都要强迫他在自己用过的日记本上写上几个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只是翁明星看他像看新来的老师一样陌生,不敢反抗,又不情不愿,烦躁的时候好几次叫她滚。为了节约用电,芹美把“记忆房 ”里的灯泡换成了40瓦,奇怪的是,每天晚上在40瓦灯泡的照射下,明星的意识尤其活跃,给他送饭进来的公婆,他竟然可以主动的叫爸妈了,对芹美的照料,也配合得主动起来。一次芹美转身出去,明星一把拉住她,似懂非懂地呢喃了一句:“你是好人,我不叫你走。”但当再问他时,他又只是直直地盯着她。

刚来陕南山区,芹美怎么也不适应这里的环境,加上每天要给明星洗脸洗脚、翻身擦背、清理大小便,晚上又要在40瓦的灯泡下给明星读课文、教明星写字和照顾孩子,稍闲一点,还要帮公婆到地里干活,24岁的杨芹美累得不成人形,好几次站着站着就晕倒了。

婆婆王举英心疼的对她说,“孩子,你走吧,我儿子不能连累你一辈子啊!你对他这么好,他却认不得你,还叫你滚。这是我儿子前世辈子修来的福,你走了,我还会把你当做女儿”。邻居们也说:“翁明星找了个好媳妇,这是祖上积德,前世缘分啊!”,但大家私下里却很担心,这么好的女子,能把这样的丈夫照护多久呢? 每当这个时候,芹美总会想起在云南恋时的美好时光,总会想起在40瓦灯泡照射下翁明星那难分难舍的情景。

考虑到城里条件好些,有利于明星的治疗和康复,芹美决定搬到商南县城。她进城的另一个想法,是觉得丈夫在老家认出了父母,还有不少邻居他也认得了,已经找回了童年的记忆,那么,到了城里,那里有楼房有汽车,是不是还能记起我们的恋爱,还能记得起我是他老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agcpkqf.html

你要记得我(连载二:建所“记忆坊”,我让老公醒过来)的评论 (共 4 条)

  • 雪儿
  • 漫舞洛城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