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走访我的最后一户贫困户

2018-05-16 15:55 作者:知了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抓住一个天晴,驱车离开村部,驶完硬化了的村级公路,便只有简易小道了。小道已进不了车,只能弃车步行。小道蜿蜒,尽头,没有路了,我来到了一片荒山野地里!只见丘岗上杂草、灌木横生,间或一只野鸡在我的惊扰下“噗”的一声从草丛中飞出,不远处有几条野狗在游荡……那户人家就在不远处的前方!

为了走访我的最后一个贫困户,我不得不继续往前行走。临湖村建档立卡的贫困户,是我自己暗下决心要一户一户走进家门,亲眼看看他们的具体情况的。当个了扶贫工作队队长,至少要晓得贫困户的“门朝哪里开,树在哪里栽”,不然心中没数,就成笑话哒。放眼这片荒山野地,我提了提神,脱口而出:

“路是人走出来的!”今天我算是领会到这句名言的真正含义了!

“毛队,你太负责了!”同行的村干部二哥夸我。

我不需要表扬,只需要路!折两段树枝打草而行,扒开四周的枝蔓,荆棘刺痛了我的双臂,呲牙咧嘴,不再有年少的机溜,我艰难的行走在山岗野地一米多高的蓬草里。走完草地,出现了一片杂林地,一片自然生长的林地,有樟树、板栗树、橘子树......歪歪斜斜的大桃树开始挂出青涩的桃子。林地三面是悬墈,唯有走东面草地这个方向才能到达目的地。只是我心存疑惑,会有人住在这里?难道这户困难户就没出来过?我心存疑惑,着实有些不敢相信

担任临湖村扶贫队长一年多了,上级要求我,要走访完所有的75户贫困户。一有机会就走访到家,我的成效还算自我满意,今天,这是我要走访的最后一户贫困户了。我的坚定性是不容怀疑的,我竟然有着那种十月怀胎,即将分娩的激动,艰难的继续行走,裤脚和鞋袜沾满了泥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在林地里。小心也没用!真是岁月不饶人,毕竟50多岁了,脊椎增生,疼得我龇牙咧嘴,一时竟起不来了。二哥好心地扶我起来。

“疼不?毛队,小心点……”

“没事!”咬着牙慢慢地起身,继续往前走,终于看见了两间小小的砖瓦房。房前草地里,一个农妇打着赤脚,衣服褴褛,蹲在一个小缸锅前。小缸灶确实太小,一把茅草在灶堂里或明或暗的燃烧着,烟雾缭绕——这农妇是在做早饭?这都快中午了。

小缸灶烟雾弥漫,虽然周围空旷,还是有点呛人!小缸灶上面一个黑魆魆的小锅,不知上了几层黑腻嘎。

简直就是原始先民生活的场景,这场景太让我震撼了!我慢慢的靠近,呆呆的站在小缸灶旁,忘记了和农妇打招呼。

二哥叫了声“小兰,领导来看你来了!”我才反映过来。于是,我不得不咧出一丝微笑,伸出手准备去打打招呼。可小兰似乎不领情,直直的望着我,一声不吭,老闰土一样麻木着。

好奇心驱使我揭开锅盖,里面只有野菜和饭粒,野菜里没有放一滴油,苦命枯草滴!她就吃这些?小锅里冒出烧糊的饭菜那股浓浓的异味,重重的刺激着我的鼻孔,使我周身不舒服。我在想,节慰问时,我们安排帮扶责任人送了5斤猪肉、10斤大米和2桶食油,难道都吃完了。

毫不讳言,我以为这是猪食,相信作为现代人的我们,谁见了都会作呕,谁敢吃上一口?二哥告诉我:

“这是她的早中餐,一天她只吃两餐呢!”

二哥的话极像抓住空隙捅过来的刀子,一下刺出了我的眼泪,一涌而出……

我走进了小兰的两间砖瓦房,整个房子只有40平米吧,墙体早已歪斜,屋面上的瓦有些已经脱落,入户的照明线被剪断了垂卷在那里,屋子里面迷糊得有点看不清。村里早给她安装的自来水,那仅有的一个水龙头,我一看就没有用过,盖了几层乱衣服在上面。家里除了一张床,就没有了其他任何家具,更没有任何家用电器了。床上被窝脏兮兮的,四角床床顶盖了一张大大的塑料布,我顺着塑料布往屋顶看去,太阳能直接照进来。我又将目光移到了床下面,那里分明还有两桶食油啊,一桶没有拆封,一桶拆了封,10升一桶的油最多用了一升!

二哥像个导游给我起了小兰的遭遇:“她俺屋里就只有她一个女嘀哒,大家都叫她小兰,年纪也就40多岁。她蛮不幸的很,结婚后生哒一个丫头,男人和她离了婚,把丫头也带走哒,不知去向。从此,她的精神就好像出了点问题,一个人住在这里十多年哒。也有几个好心的人来问过她,再嫁个人?小兰总说,我才不嫁呢!他会回来嘀!我女儿会回来嘀……”

我一边听二哥的介绍,一边面对着小兰幽幽的眼神。“他会回来嘀!我女儿会回来嘀!”我泪水又一次跑了出来。我走近她:“小兰,你怎么不将出门的路稍微弄一下,进出方便一些,要不我们安排劳力给你修条路?”

“不,不要,这里野……野狗多,野……狗咬人嘀”小兰焦急得连忙摆手,小兰原本说话没问题,一个人独处久了,没有交流对象,所以现在口吃得厉害。

哦,我终于弄明白了,不是她不愿意修路,她要靠那些野草、枝蔓挡住外边的野狗。

“小兰很少出门,她也不愿意出门,反正她家也是独门独户的,也没有人来和她交往。上次村里开贫困户会,村干部做了好久的工作,她才去嘀。她基本上不用钱,从来没上过街,生活用品她没买过,有点钱也舍不得花。”二哥继续补充说着。

我拿出了400元钱,递给小兰。“小兰,这是扶贫工作队资助你的,你拿着,买点生活用品吧。”小兰露出了难得一见露出一丝微笑,腼腆的接过钱,“谢谢领、领导,我不用钱的,这钱我留给丫头,丫头呀在读大学……”

背过小兰的面,我再次抹了抹眼眶。

我又好奇的问起小兰的家庭。二哥说:“她婆屋里和娘家早就没有人哒,没得个亲戚来关照她。也不晓得她是哪么知道她丫头现在在读大学嘀!村里反正也不知道她丫头的情况,可能是她自己推想的吧。前不久,村里准备安排她进养老院,可她生死不干。”

“你家的照明电线哪么被剪断了?”我又问小兰来。

她嘴里嘟哝着回答了我,二哥帮着我做翻译。

原来是她实在是困难,拿不出1000元用电“立户费”,十几天前,电力部门剪断了她的照明用电路线。

我们返回来了。如同带回来了一个更加烫手的热芋头!

怎么帮?修路、危房改造、纳入低保、保障用电迫在眉睫!路跑成了槽,嘴说破了皮,总算办成了一些,单位领导支持我——出钱给她立户用电!单位同事支持我——给她捐款捐物!民政部门部门支持我——给她纳入了低保兜底!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件事没办好了,就是危房改造计划还没有审批下来。

一听说是危房改造上报迟了,我立马跑到相关部门,给主管领导汇报。“不急,不急,我们按程序办。”接待我的领导安慰着我,安慰的话说完,又指责起我来:“你们怎么不早报?现在已经过了上报期限了!”

“我怎么不急,这事必须马上解决啊!”我霸蛮了,“你今天不答应解决,我就不走了!”嘿嘿,我也学回泼妇。

几天后,小兰的住房改造很快批下来了。现在想来,那次当泼妇,还真是当的值得!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afmrkqf.html

走访我的最后一户贫困户的评论 (共 5 条)

  • 王东强
  • 心静如水
  • 襄阳游子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