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八章24)

2018-11-09 10:43 作者:王龙生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二十四)陪护琐记

七月下旬,九十高龄的老岳父刚从杨浦中心医院出院没几天,又被送进了浦东仁济医院普外科病房住院治疗。经检查会诊,说是胆总管堵塞,不知是肿瘤还是胆结石,必须尽快开刀摘除。

手术这天,我和老伴起早从女儿家出发,乘车到医院,足足花了一个半小时。老岳父的儿子全山、儿媳红娣、二女婿长发、小女儿莲萍、小女婿光耀等亲属都早早赶来了。大家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急切地等候在手术室门外。等了好长时间,老岳父二女儿、医院麻醉科医生莲英才从手术室里走出来,兴奋地告诉我们:“老的病是胆结石,不是肿瘤,这下我们放心了。”听她这一说,大家悬在半空中的一颗心终於落地了。

手术做得很顺利,很成功。不一会儿,老岳父被医生、护士推进病房,护士手脚麻利地给病人挂上输液瓶,插上氧气管,安上镇痛棒,接好导尿管,装上心跳、呼吸监视器。莲英把大家叫出来,商量轮流陪护的事。她说:“我已经请了医院的护工,但护工一个人要照顾两个病房的病人,肯定不可能照料得那么周到,所以还是要有家里亲人陪护。姐姐有病,身体不好,就不要来了。哥哥还要上班,每周值一次班就行了,姐夫、嫂子、妹夫每周值两次夜班,长发和小萍两个人轮流值白班,这段时间我就不回家了,有空就过来照料、陪护老爸。这样安排,你们看行不行?”大家纷纷点头赞同,没有意见。

於是,每周两天晚上八点至第二天早晨八点,我匆匆赶到医院,寸步不离,守候在老岳父床边。莲英在医院借了把折叠躺椅和一条毛毯,让我们陪夜瞌睡时躺着睡觉。护工每天早晚给病人洗脸、擦身,换上干净的衣服、床单。我在旁边帮忙当助手。刚动过手术的老岳父脸色仓白,寿眉低垂,目光昏浊,干瘪的腮帮深深地陷进去,半张着嘴,瘦小的身躯蜷缩在病床上,显得十分虚弱。病房里装有中央空调,室温保持在23度左右。不知何故,老岳父不停地用左手掀掉胸前的被子。我担心他着凉感冒,不停地给他盖好被子。夜深了,病房里其他病人和陪夜的人都呼呼入睡了。我实在困倦极了,乘老岳父安静下来迷迷糊糊睡着时,也抓紧时间躺在折叠躺椅上打一会儿盹,时而睁眼看看他掀被子没有。这一夜总算熬过去了。

第二次值夜班陪护时,老岳父的“谵妄”越闹越厉害,不仅掀被子,还要拔掉氧气管、输液管,折腾得我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才好。我又急又气,认为他过于随心所欲,不太体谅我的辛苦。后来,听值班护士说,这是手术后的正常反应,病人神智不清,烦躁不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为了防止他双手乱动乱抓,护工用绷带把他的双手固定在床栏杆上。迷蒙中老岳父也曾想把双手从绷带里挣脱出来,但我们总是给他绑了又绑。这一夜终於平安地过去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不知什么原因,老岳父病情突然急转直下,肺部严重感染,不得不转到外科重症监护室。因病人年老体弱,情况特殊,医院破例同意让我们陪护。在医生的精心治疗和我们的细心护理下,病人终於转危为安,病情逐渐好转,但体质依然虚弱,生活不能自理,我们每天轮流给他喂饭喂水,洗脸洗脚,端屎端尿,尽量使他清清爽爽,舒舒服服,感到满意。这也是我们子女晚辈的一片心。尤其是莲英,像关怀、呵护小孩一样精心照料老人,尽心尽力,无微不至,令人感动。难怪老岳父常常用信赖、期待的目光盼望莲英的到来。有一次,他招呼莲英凑进他嘴边,轻声细语地说:“莲英,我离不开你呀!”相比之下,自己就远不如莲英,自觉惭愧。一天深夜两点多钟,我刚想躺一会,老岳父轻声对我说要大便。我一手托着他下身,一手把便盆塞到他身下一个合适的位置,重新盖好被子,坐在床边耐心等候。过了好长时间不见动静,忍不住催问他大便解好了没有,他说解不出来,让我将便盆拿掉。我吃力地抬起他下身,取出便盆。

九月中旬,老岳父终於病愈出院了。这天,我和老伴冒赶到医院,同弟妹们一起将老人护送回家,用自制的“担架”抬上楼,累得我们一个个直喘气。安顿好老人后,红娣忙着张罗饭菜,热情招待大家吃喝。席间,她感慨地说:“幸亏老爸有四个儿女,大家轮流照顾。我们以后老了病了,只有一个儿女,忙于工作,谁来照顾我们呀!”大家纷纷点头称是,都有同感。

2006年10月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acmskqf.html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八章24)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