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儿时的蛤岭记忆

2019-07-06 18:46 作者:水兵老师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蛤岭,母亲的娘家,现在,展现在游人眼里的“十里荷塘”,是孩提和小伙伴日里玩水消暑的好地方,外婆为了控制我到荷塘里游泳,常拿着烧火棒追到荷塘的水里把我揪起来打屁股,打一下问一句:你还敢不敢(玩水)?我瞅着外婆不太注意,就象泥鳅鱼一样又扎进塘里,一会儿就潜到荷塘的中央,然后摘下一顶荷叶把露出的头盖住,外婆还在水里四处张望……引得同伴们哈哈大笑。

夏日里,经常和表哥表弟挖蚯蚓来钓苏力鱼,这种天然的小鱼大过后特别多,也很好上钩,钓鱼用的鱼钩是偷外婆的缝衣针,用灯火烧红后,再用筷子头压弯成钓的,钓苏力鱼特别好使,经常是钓一会儿就有十几条,也就是一二两鱼的样子。

荷花盛开的时节,我和小伙伴们常常钻进荷塘里采摘嫩嫩白白的藕柄,还没有打开荷叶的藕枝靠藕的那段,白雪白的,清甜生津解渴,在那饥馑的年代,算是我们孩童解馋的天然美食了。荷塘还有一种野生的并蒂莲,它长在水下泥土里的菱角清甜脆口,也是我们常挖的美食,可惜早就已经绝迹了。

蛤岭早就成了全国的文明村,儿时的蛤岭,还是闭塞的一个小渔村,家家住的都是低矮的泥罄茅草房,每次台风过后,家家户户都在忙碌着用茅草和稻草盖掀翻了的房顶。记得第一次跟母亲到外婆家探亲,我站在外婆低矮的茅草房门口的外面,就是不肯进去,从早上八九点一直站到中午12点多,任凭大人如何的哄就是不肯进屋,到现在也想不通这是为什么?这也成了我生中永恒记忆

现在,蛤岭村门楼后面的别墅群,那时候是荷塘边上的一片勒竹林,竹林荫下,是蛤岭村民栓牛、乘凉、织渔网补漁渔网、车大炮的地方。村前的塘沿上,一个个用烂帆船布或沥青纸遮围起来的简陋粪坑(茅厕),杂乱地搭建在荷塘的边缘上,也成了儿时蛤岭村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家有大姑娘的,一般不敢在大白天到藕塘边上的粪坑如厕,这是因为村民到对面的亚伯村后面的土地上耕作,必经之路,要淌一段荷塘水路(碰上连续旱天不用淌水)才能上岸,遇到大雨天这条水路有齐腰深呢!这条淌水的路就从这些简陋的粪坑头经过,要是碰到了扛着犁耙赶着水牛经过,并大声对牛吆喝:唏!唏!!的老农,姑娘家蹲在半人高的粪缸上,面对着四面漏风破洞、下面一尺空空的粪坑,怎么不能令她们感到难为情呢!

印象最深刻的,夏日里,家里有小孩在竹荫下玩耍的,通通都光着屁股,也没着衣衫,如果哪家的小孩急了,就地解决,拉完了,就双手自觉地撑在地上,向天露出光腚,这时候,小孩的家长不急不慢地站起来,拉开嗓门:“狗儿啰啰啰…,狗儿啰啰啰…,狗儿啰啰啰…”不停地连叫三遍,此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什么角度窜出一条大黄狗,瞬间就站在小孩张开的光腚跟前,大黄狗也不顾盼和理会旁人的眼色,就伸出长长的舌尖有节奏的在小孩光腚上舔食着,一会儿,屁股变得干干净净了,最后,大黄狗三下五除二把地上的“童珍”风卷残云,然后摆着尾巴扬长而去……这种“狗儿啰啰啰…”声音,在儿时的蛤岭村,从朝早到晚上从没有断绝。(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就是孩提时对外婆蛤岭村印象。今天,八方游客纷至沓来,到这里赏荷花来了,真乃沧海桑田,天翻地覆!沐浴着祖国改革开放的风,蛤岭村变得富裕文明了,巨变,巨变啊!(2019年7月6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abspkqf.html

儿时的蛤岭记忆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