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孙维华60年简编(一)

2020-01-09 12:59 作者:巴吾其仁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孙维华,1959年12月18日(己亥年十一月十九)出生在黑龙江省密山县八五七农场。父亲孙登兰,1958年奔赴北大荒的“十万转业官兵”中的一员,由洛阳工程兵学校转业。母亲赵淑荣,山东支边青年。二人都是山东省禹城县善集乡人,同乡不同村。

自一出生就赶上了“三年自然灾害”,饱受了饥寒之苦。或因此,自幼好哭,致泪腺发达。

两岁时,因父亲工作调动,举家搬到密山县杨岗乡(当时一度是八五七农场杨岗分场)。四岁时,也是因为父亲工作调动,全家又搬回八五七农场场部(朝阳)。

1962年二弟出生后,人们分别称呼小哥俩为大华、小华。1969年三弟出生后,小华之名渐无人叫了,大华之名则一直有人叫。

1967年,进入八五七农场子弟学校(朝阳小学)读书。不久,即成为同年级的第一批红小兵(相当于此前此后的少先队员,但红小兵是经过同学们举手选出来的)。

1968年,中央批复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全省农垦系统整建制转为兵团系列。八五七农场改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四师四十二团,编号为铁字410信箱。(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学做简单的家务。挖野菜(喂鸡用)、捡粮、捡煤渣。和二弟抬水。

路遇能卖钱的废品是会拾起来的,换了钱买连环画。

每年入后,手、脚被冻得裂口已是常态。有时耳朵也会冻肿。向邻居杨家儿子学会口吃。

1972年秋,进入四十二团中学读初中。其间,遭遇了影响其一生的一位老师徐正平(上海知青)。仅因两起同学间的嬉闹,被徐认定为坏学生,在班级多次召开批判会。会上师生二人的激烈争辩,促成了徐的进一步制裁:凡他的课(语文课)可以站着听,其他老师的课,则被他带到教师办公室进行反省。一段时间之后,数理化等课程都落下了,被成为“偏科生”。也正由此,整个初中和高中阶段,都没能(后来也不想)加入红卫兵组织。

初中阶段,多次参加团里组织的下连队支农劳动(春天播种、天锄草、秋天收割)。暑假到野外草甸子割草,用作自家烧材。

课外阅读《红楼》、《西游记》等古典名著和许多当年出版的书籍报刊。做为“规定动作”,和韦姓同学合写过大字报《反对形式主义》。少白头。

1974年秋,整班升入高中。初冬,因父亲已出任四师科研所负责人多年,举家搬迁至三十八团团部(卫星)。与此同时,转入三十八团中学继续读书。从此,与八五七农场(四十二团)的同学没再主动联系过。

高中阶段,数理化和外语课学的十分吃力。农机课也兴趣不大。历史、地理课没有开设。语文、政治两门课程尚好。《战惊马》、《新年日记》等作文被语文老师作为范文在课堂上进行讲评。参加课外写作小组。

每年春、夏、秋三季仍要参加支农劳动,吃住在连队。

1976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建制撤销,恢复农场体制。三十八团改称卫星农场,不久后恢复八五O农场的名称。

春,学着写的诗《专政理论颂》,被班级宣传委员贴到“墙报”上。但在不久后班级召开的赛诗会上,却一声不语,表现出莫名的抵触。

中学时期,还曾写过《红卫兵袖标》、《校园批判会》等小诗,已佚失。

夏,高中毕业。统一分配工作之前,在卫星粮库干临时工,抬麻袋(粮包)。

9月9日下午4点,在粮库劳动时,从露天高音大喇叭中听到了毛主席逝世的讣告。这是第一件记忆精确到具体时间并从此再没有忘记过的事情。

10月末,被分配到卫星农场粮油加工厂皮革班。《报到前夕》作诗,有“干一行,一行,当个红专好工人”句。

一同被分到皮革班的还有同届的于长江。班长姓周,党员,有腿疾,贫农子弟,老红卫兵,曾参加大串联到过北京,见过毛主席。两个师傅,一姓孙,辽宁人,富农出身;一姓马,名兴亚,北京人,右派分子。此二人嗜好讲黄色笑话,以寻穷开心。皮革班制硝皮、做马具、熬肥皂,劳动繁重,且环境恶劣,臭气熏天。冬天到制油车间劳动,三班倒,外面零下二、三十度,车间里零上二、三十度。学会吸烟。

在农场参加工作第一年月工资24元,第二年月工资28元,第三年月工资32元。每月领了工资交给母亲,补贴家用。

1977年10月,国家决定恢复高考。不顾周围同事和父亲怀疑甚至嘲讽的眼光,以“回乡知青”的身份报名参加高考。11月,请假5天,参加高考。差3分没能通过初试,然下定决心,边劳动边自学,参加第二年的高考。

1978年4月1日,父亲见其真心想考大学,便将其调入牡丹江农场管理局科研所,摆脱了工厂嘈杂的环境。先后在植保组、玉米育种组做小工。

7月20至22日,在卫星考场第3试场参加高考。考试成绩与文科录取线相差10分。继续在工作之余复习备考。

应届高中毕业的二弟建华考取长春地质学院,10月11日前往学校报到。

10月后,看了很多电影,多为复映文革前的老影片和译制片。以所观影片为题材,练习写诗。

11月,接触集邮知识。

自觉有关节炎症状。患痔。

1979年2月11日,作平生第一首情诗《寄远方的爱人》。纯粹的模仿之作,面壁而吟,根本不知道谁将是自己的“爱人”。

春,收到于长江从军营寄来的《1979年全国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复习大纲》手抄本。

5月28日,为张志新的遭遇感到悲愤,写诗《悲歌张志新烈士》。也曾给其女儿曾林林写过信,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代复。

7月7日至9日上午,在八五O农场一中考场第5 试场参加高考。同赴考场的还有同事吴青峰。

7月9日下午,在家整理邮票(信销票)。晚上,读《红楼梦》(书是从吴家借来的)。

7月10日上午,参加考生会议和体检。三测血压均高:134/94。经在医院工作的同学杨越美通融,体检表上写的数码字是134/84。有“牙周疾”。

成绩出来后,先喜后悲,按省报第一次公布的录取线,超过1分;临近录取结束时,又宣布录取线上调5分,结果以差4分落榜。其间,曾有农垦师范专科学校表示可以录取,以口吃婉拒。

9月,加入共青团。介绍人高洪(杭州知青)。

科研所迁到新址辉崔。干部职工住址也随后迁到辉崔。

有条件接触到更多的书籍了,业余读书,并做笔记。以孙大华笔名经常向《少年文艺》等报刊投稿,均未被采用。《农垦报》寄来一套(1979年全四期)《北大荒》文学杂志,应为对多次投稿的一种“鼓励”。

对《新华月报》(文摘版)1979年第5期上的一幅摄影作品《乐在心头》(陈少宁拍摄)发生愉悦的观感,印象颇深,历久不忘。这幅照片拍的是一个少女的侧影。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rizhi/vlblbkqf.html

孙维华60年简编(一)的评论 (共 3 条)

  • 残影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