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我的泰来老家正渐行渐远,如今已经离开四十余年了。我想现在的山头屯儿该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吧?山上后栽种的小树一定都很高很高了,我们的母亲河也一定是更加水阔鱼丰。那一幢幢错落有致的茅草屋和沿街的古老杨柳树,还有我任教的学校……它成了我心中一个一个擦抹不掉的记忆。感叹车轮转得太快,遥遥的往事仿佛就只有一夜的…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