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夜已深了,深静得让人让心寂冷。儿子的外婆我的曾经的老岳母此时应该被她老人家艰苦生育养大的那些没人性的畜牲儿女与子孙孙女后辈把她从医院的重症室强硬的剥离了那些延续生命的各种医械送回家了吧,好残忍的畜牲,老人家一脱离那些器械即意味着死亡。虽然没有人通知我,但我的耳朵还是听到了一些消息,前天我去看了老人家…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