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文/忆水寒的 清浅拾光闲来无事,嘴痒难耐,于是拿出冰箱里前日买来的香瓜,洗皮削皮,就像吃苹果一样,用水果刀切下一块一块来吃,老碗口大的一个瓜不一会儿就被我消灭了一大半。忽然脑海中一机灵,无聊的我不知哪里来的兴致,找上了度娘,竟想要了解香瓜是怎么一点点长这么大的。一字一句看着香瓜从选籽培育到结瓜收获,…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