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与补药大半生

2019-04-16 11:35 作者:和平年代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随笔

我 与 补 药 大 半 生

蒋 立 周

小时候,我幺在遂宁药行打工,每当回乡,多要带包单归、当参、黄芪、枸杞之类,给老人补血益气明目强体。药香一当散发,我格外兴奋,主动帮妈捉鸡。妈妈眼明手快,只要选中哪只,十抓九中。妈是杀鸡高手,一刀毙命,没见边跑边流血者。接着,她再将药材洗净,连同鸡块装进陶罐,温火慢煨半天,不揭罐盖,食前,端罐置冷灰堆半刻。到得桌上揭盖,呀,药香鸡味透心,想躲也难。我和四岁妹两岁弟,常常盯罐流涎。

可是,主攻补药鸡肉者仅是公公婆婆,父亲很少参与,妈妈根本不去饭桌,我等小鬼哪有资格。每到此时,父母早有准备,要我们远离饭桌,还把药罐放在桌中,我们兄妹身手够不着。妈妈心软,拉我们到一边,劝说:“娃儿,公公婆婆老了,给他们补补身子,才活得久。你们还小,补了要流鼻血,二天老了,再补不迟嘛。娃儿要有心。”父亲厉害,见我们靠近桌,脸色骤变,动辄大吼,有时还动手,赶小鸡一般赶开我们。公公看不下去,趁父亲不在,抱起我挨他坐下,一块鸡肉很快落到我碗里,弟妹就没这等机遇了。说来也怪,本是严,我仅吃一块肉喝半碗汤,晚上虽没流鼻血,却浑身发热。

公公婆婆很少生病,稍有风寒,服点草药即癒。就是三年困难,公婆依然病少,比父亲和幺弟身体好多了。尤其婆婆,活到八十有六,耄耋那年,我接她来重庆小住四月,坐车四百里,不晕不累,身体硬朗,思维清晰。我一直深信,当年鸡汤补药给两位老人打下扎实底子。我亦痛心,假若当年妈妈有单归补血活血,有党参补中益气,她会三十九岁得“肺痨”弃我们五兄妹而去?从此,我对单归、党参之类的特殊感情油然而生,扎根于心。(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六二年,我当兵去甘肃,扎深山,掘坑道。高山峡谷,野鸡松鼠,不知名的药草,突然蹦出的獐子。我慢慢想起,幺爸曾说甘肃盛产单归党参,价廉物真。稍作打听,果然如此,文县盛产著名“文党”,岷县原产大头单归,离我们都不远,何不就地取材,略尽儿孙首次挣钱的孝心!只是,那时药材产销政府包干,自由市场没门;药店只能凭方配药,数量非常有限。我思之再三,突然想起卫生连有位同乡战友,他们采购军用药材,量多类全,正宗无瑕。我们一说便成。我买了半斤单归半斤党参,不多,可于六元津贴之我,却是不小数目。回川探亲时,公婆眼见如此补药,高兴得泪光闪闪,好久说不出话。大妹像当年妈妈那样,哪顾堪称“家庭银行”之老母鸡,一把抓住,一刀进去,拔毛破肚,动作很快。

我在桌上反复说:“部队生活好,你们不容易,快吃,莫管我。”公婆这才放开筷子。父亲尝了尝汤便离开桌子,四位弟妹仍不上桌,默默喝着稀饭,“咕噜咕噜”。我只喝了口汤,品尝正宗药味,呀,美不可言。

后来复员,我用非常有限的复员费给公公买了件羊皮背心,再买单归党参各一斤。大概以为再难买到正宗单归党参,婆婆立即藏入柜底。看罢,我眼泪再也包不住。

七十年代初,我调来重庆,恋正酣。我问夫人,老泰山有何爱好,“爱抽叶子烟。”夫人答,“他经常头痛,还是先给他买点降压药吧。”

哦,何不买天麻送老泰山?那可是降血压的良药啊。我弟弟工作的地质队正在青川平武钻探,那里与甘肃文县岷县交界,气候土壤山势植被相同,盛产天麻,药性最好。给夫人一说,她满口赞同,说:“我工作一年多了,还没给爸爸买点东西,这回正好,算我们一点孝心。”我不光是孝心,还当见面礼呢。万一半途杀出程咬金,老泰山变卦,美事岂不告吹!马上就办。节前夕,弟弟绕道重庆,送来一斤“阴天麻”,后才回家过年。我问他啥叫“阴天麻”,他说,还没发芽出土的,发芽出土了,叫“明天麻”,“阴天麻”必须在没化之前挖出,药性强得多,很难找,很贵。我问多钱一斤,他说三十五,“明天麻”二十五。“哦”!不菲。

除夕那天,夫人亲手递给老泰山,说得有声有色:“爸爸,这是我们老蒋的弟弟从青川给你买的‘阴天麻’,雪地挖出来的,益气活血,药性最好,三十五块一斤,我一个月工资了,尽我们一点心意。”她把“我们”二字说得特别重特别慢。老泰山懂,虽没看我,却笑眯了眼,说:“不是有猪蹄么,马上炖。”一听说“炖”,稳啦。

紧接,成婚立家,我把老父接来。父亲不到六十,劳累过度,又老又瘦,脾气没了。问他身体如何,他说,天一冷就心口痛。但他指的位置却是胃部,我估计是胃寒不舒,带他去了小什字中医院。记得,医生说是脾胃虚寒,服温中散寒、补脾益胃的中药就可。我看过处方,第一味就是党参六钱。果真灵丹妙药,三副服完,老父说不痛了。不过,我还是要他重服三副,此后确实再没喊痛。可能他平常没吃药,一吃见效。老天,我尽孝有成啊。

八十年代初,我接来婆婆,说:“婆,想吃啥子,你说。”“孙儿,婆婆老了,油份多吃一点就拉稀。”“那补补脾胃。”“算了,对穿对过。”哎,补不得了。

如今,前辈相继走了,留下七十过五的老蒋,不无孤单,自我强身益寿延年啦。八年前,偕夫人去美国看望作访问学者的女儿,大学位于东南部的北卡罗来纳州,当年南北战争的主战场,南方农场主种植园主老窝,盛产西洋参。我小时听大人说洋参凶得很,泡水喝能救命,那么,我能放过?查电脑——增强中枢神经系统功能,保护心血管系统,补气血,抗衰老,提高免役力等。赶到华人超市一看,拇指大小,头大尾细,个头均匀,每斤一百美元,折人民币六百多。夫人说国内也有,我说正宗产地。女儿裁决:“还是买一斤吧。”我要付钱,女儿说:“我付,是我心意。”哦,原来我上台阶了。我笑笑。不久回国,塞进箱底。迢迢两万里,依依一斤参。我们访电脑,听人指导,炖鸡炖蹄,泡水泡酒,生吃熟吃,变着花样。再三年,女儿又邮购五百克,我们配上其他药材制成“固元膏”。

希望固住人之元气,固住人之本性。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zvepkqf.html

我与补药大半生的评论 (共 1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