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1部·第54章沦为人质

2020-01-10 11:36 作者:奇书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54章 沦为人质

话说,妙香把自己辞职的事儿告诉了老妈。

香妈听了虽然惊愕,可到底心疼独生女儿,即然这样,由她去吧,只是担心亲家知道了,会不会不高兴?甚至由此而翻脸?

香妈心里透亮。

退休教师对自己这个独生女儿,是越来越看不习惯了。

不过,香妈又想到,看不习惯又怎么样?年轻人都有不尽人意的地方,你那个儿子,难道就是完美无缺?你不高兴我家妙香,我还对你家白驹,深有意见的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结婚至今,他为家里做了些什么贡献?

看看明丰苑其他同样的小俩口,男方买车又换房的,白驹可好,空头许诺后,什么都没动。是不是在你们的授意下,故意这样拖拖拉拉,想摔了我家妙香别起炉灶的呀?

我这眼里和心里,可一直注意着思忖着呢。

正想着,妙香手指头扬了起来,那枚小巧的鱼状U盘,正捏在她指间。香妈几步上前,夺了过来:“怎么乱拿我的东西?也不打个招呼的呀?”

“我昨晚下午随便翻翻,看到好看,就掏了出来的呀。”

妙香感到奇怪:“妈,你又不上网,买这U盘做什么?在哪儿买的?多少钱呀?”“买?我钱多了没处花呀?”香妈抚摸着小小的鱼嘴。

嵌着丝纤细金线的小鱼嘴。

微微凹凸,抚摸起来特有手感。

“捡的。”“捡的?”妙香当然不信。她没给老妈讲的是,昨下午在洗手间方便后,甩着二只水淋淋的手,没找干帕擦拭,一眼瞅到挂着几条围腰,顺便一把撩起就擦手。

这一擦,就擦出了这枚U盘。

特喜欢这些新奇小玩意儿的妙香,立即就被它吸引住了,掏了出来。她当然猜到这一定是老妈的,可她感到奇怪,老妈平时很能少上网,要这U盘来做什么?

再说了,这鱼嘴U盘实在好看,对不起,没收啦!

在妙香的记忆里,老老妈除了他们本身,他俩和家里所有的东西,从来都是自己的。从来就没有过什么,该拿不该拿的概念之分。

妙香小新时髦成癖,自不待言。

这枚精巧的小鱼嘴,让她差点儿一晚上睡不着觉。实在睡不着,就起来呗!妙香先怜爱地替呼呼大睡的彤彤,小心翼翼的擦掉额上濡汗,拿起空调遥控器,调低了室内温度。

再悄悄挪动身子,离女儿稍远一点,免得玩手机惊醒了她。

妙香很骄傲自己的苹果4,功能强大,上网极其迅速方便。当然,这得感谢老公,苹果4将要在中国大陆上的消息一传开,白驹就托了他远在美国苹果公司总部工作的学友。

结果,苹果4在上海一开卖。

提前得到消息的白驹连排队,迅速为老婆买到了她心仪的苹果手机。嗯,打开,在百度输入“所有U盘”搜寻,嗒!嗯,听说以后还要出苹果5,苹果6?

只怕是功能更强大,搜索引擎更不得了吧?

只要出,就要白驹买!旧的给他继续用,我就喜欢用新的苹果手机,怎么啦?老娘这90多斤都交给了你,还为你生了个小可爱女儿,不该你买的呀?

嗯。怪了怪了。

搜寻好几遍啦,什么京东,第一店,什么淘宝,天猫,怎么都没有这种鱼嘴卖呀?哦明白了,老妈这一定是在淘菜时,在什么巷子的小屁店里买的。

明天问问她就知道了。

届时,我要再去买几个放着,好玩儿呗!

可现在,老妈却回答是捡的?怎么回事?不过就这么个小U盘嘛,老妈还得对我保密?看着女儿撅起的嘴巴,香妈正色到。

“我骗你干嘛?真是捡的。你喜欢,就拿去呗,反正放着我也没用。”

妙香高兴了,接过了鱼嘴。

不过她仍有些疑惑,即是老妈捡的,自己也反复查看过,盘身上什么也没有,是个典型三无产品,说不定,也就是个空模型,只是好看罢啦。

这样一想,那原有的热情和兴趣,顿时减了大半。

扑!顺手就扔进了彤彤的玩具盒里。香妈还在那儿犹豫不决:“妙香,你看,反正这二天你也没上班,是不是?”女儿却烦闷的挥挥手。

“我不去,我不去呀,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才不想让陌生人坐在我面前,问三问四的。”

“那,是不是,让你老爸,”

女儿拒绝,这并不出乎香妈意外。这野丫头,自小就像个男孩性格,什么事情都嫌麻烦,都没耐心,对自己爸妈的要求,从来就没个好脸孔,更莫说相陪。

唉,什么女儿是当妈的小棉袄?

我看,不过是当妈的大麻烦罢了。可饶是如此,女儿到底还是自己的女儿,十月怀胎,一朝分娩,那骨肉深情,岂可因此而淡薄?

妙香咯咯咯的笑起来。

“老妈,你也是哦,即然怕这怕那的,就不要去。让老爸陪你?他愿意吗?”

数落得香妈更没了信心。“即使他愿意,他的脚也才好不久,走得动的呀?”香妈点点头,站起来:“我自个儿去得了,你带着彤彤,随时听着我的手机的呀。”

女儿有些失去了耐心,对着老妈翻翻白眼皮儿。

“知道知道,你还打算叮嘱什么?索性全部说了吧,免得想起又碎碎念,我现在真是怕了你的呀。”最后一句话,显然有些激怒了香妈。

她皱眉到:“你怕了我?我看现在是我怕了你,不但怕了你,还怕了白驹的呀。”

妙香一看不好,马上住嘴。

见女儿没反唇相讥,香妈平和一些,可又忍不住自言自语的唠唠叨叨:“你们这些80后哇,年轻轻的,脾气却越来越坏。也不知道白驹,对他爸妈是不是也这样?不过,我看不会。人家白驹至少比你有耐心,有修养……”

妙香听得火起,忍不住冲着老妈的背影,吼上一嗓子。

“比我还不如!哼,我是你亲生的吗?”或许是香妈没听清楚,也许是听了懒得和女儿争吵,总之,香妈跨出门槛,并返手拉上了防盗门。

第二天下午,按照名片上的地址,香妈来到了21世纪报社。

说明来意,她被引进了副社长办公室。办公室宽敞,豪华,落地大玻璃窗,三层红兰绿落地窗帘,电脑电话,书柜衣架,碧绿旺盛的一大束富贵竹。

墙上的三张大幅彩照,特别引人注目。

香妈坐着就看得清清楚楚,那混血儿正和领导握手,亲切交谈和并排走着。哎呀,莫忙莫忙,让我好好看看。香妈站起来仔仔细细的看着,点点头,重新规规矩矩的坐下。

嗯,这混血儿副社长可真不简单。

居然能和总书记,总理在一起?而且还和总书记并排走着,谈着什么?不简单啊!难怪当时那二个记者姑娘,对他那么恭恭敬敬的。

我呢,我得注意了。

能受到这么重要的混血儿,不,是领导,报社领导的重视和接见,真是从来没有想过的呀。妙香分析得对,这对我来说,是一次从来没有过的好机会。

我得珍惜,得抓住才行。

香妈不笨,而且极富有形象思维,她知道并了解很多成功事例。知道这这社会,有才华有能力,并不一定能改变自己的处境。

相反,许多平庸猥琐,却因偶然的机会,给自己和家庭带来转机。

比如,这些年热播电视连续剧里的纪大烟袋纪晓岚,该有才华又聪明能干吧?那令人痛恨且鄙夷的和坤,该笨拙又愚蠢的吧?

结果怎样?

结果怎么样了的呀?

所以,这生活中的事儿,根本就与书本上是二回事儿,“香妈,请喝水。”一姑娘端着水杯,笑盈盈的出现在门口。哟!这是昨天那在左边搂着我手的姑娘吗?

“谢谢!”

香妈依然坐着,微微欠欠身,不卑不亢。姑娘放下水杯,微笑着告之:“请稍坐坐,今下午参加测试的人较多,领导们正在开会商量呢。”

香妈有些急了。

“姑娘,你可要把我安在前面。你也知道,我是昨天就预约了的呀。”

姑娘点头:“是的,你是我们副社长亲自选定的,放心,他会有安排。不过香妈,给你透个底,”姑娘挨近了她,低声告诉。

“还有好几个老太太,形象和气质都不错,竞争力很强,我们的压力都有点大,实在不知道选谁呢。看来,今天的测试竞争很激烈的呀。”

香妈看看她,自信心满满。

“那就竞争吧,只要公正公平,输了也心服口服。”姑娘轻轻拍拍手:“哎呀香妈,就凭你这信心和态度,我敢说你先就赢了。对了,你的工具准备好了吗?”

“工具?什么工具?没有通知我呀。”

香妈不解的看着姑娘。

“不就测试吗?还要工具做什么呀?”姑娘也紧张起来:“没人通知?我昨天没给你说吗?”“没有!如果你说了,我一定记得的。”

“哎呀,糟糕,一定是我当时忘记了。”

姑娘沮丧的拍拍自己脑门,站起来。

“那这样,时间还来得及,你出去买个U盘吧,测试完后,为了公正公平,你自己的成绩要复制带走的。没U盘怎么行啊?”

香妈就高兴的回答。

“不用买,我家里有一个,还是鱼嘴的呀,”

姑娘的眼睛骤亮,捂捂嘴巴:“鱼嘴的?玩具啊?我说的是可以装文档的U盘,原来你不懂的呀?”香妈急了,也站起来,双手比划着。

“这么长,这么小,一面光光的,可以插进电脑,然后显示,”

“哦,那就是它了,好吧,我马上派车,送你回家拿。”

“那当然好,有车更快的呀。”片刻,香妈坐上了辆锃亮的小车,由姑娘陪着赶往浦西家中。这是香妈少有的坐小车回家之一,她并不认识这车是什么牌子。

只是觉得银灰色的车身长长的,很少见很好看。

车过浦西,驶过别墅,香妈看到那二个穿着整齐的保安,从保安亭向这边立正,敬礼。还没看得太清楚,一闪而过,小车开上了通向明丰苑的小道。

顿时,香妈乐了。

因为,她看到街二边的人们,都伸着脑袋,冲着这边指指点点。在香妈的指引下,小车减慢了速度,慢慢驶拢了明丰苑。

车刚停下,老门卫便冲了出来。

“咳香妈,酷哇!劳斯莱斯都买回来了呀?”“什么斯?”惦记着拿U盘的香妈,顾不上解释,对姑娘说一句:“稍等等。”就往楼上跑。

“不慌,香妈,有时间的,你慢慢找,”

姑娘探出了小半个脸蛋,叮嘱到。

“关键是一定要找到。”“放心。”香妈对她扬扬手,上了楼。二间房门都开着,妙香正跟在彤彤后面,从这间跑到那间,玩得个不亦乐乎。

“妙香妙香,”香妈撵着女儿问。

“那个鱼嘴呢?”“你不是给了我吗?不知道。”妙香作灰太狼状,蹑手蹑脚的跟在彤彤身后:“哇,我是灰太狼,我专吃喜洋洋,你是喜洋洋吗?”

彤彤就咯咯咯的笑着。

一面跑,一面叫:“喜洋洋,宝宝是喜洋洋。”香爸和老娘,一个站着倚着门楣,一个坐在椅上,都笑嘻嘻的看着。凑着趣儿。“哎哎妙香妙香,”

香妈着急,拉着女儿衣襟,

“为了公平公正,测试成绩自己要复制带走,没U盘怎么行的呀?先借给我用用,完了仍给你,行的呀?”“哇,我是灰太”一下没站稳,妙香扑倒在沙发上,差点儿跌倒。

幸亏沙发是软的。

要是撞到桌子什么的,不流血也得有个肿包。

妙香生气了,跺脚到:“在玩具盒里,在玩具盒里,你自己找的呀。”香妈就跑回隔壁,在客厅的墙边一把抓起了玩具盒。

玩具盒,其实就是一个大红塑料卡通盒,里面装满了彤彤平时玩的小玩具。

因于惦念着楼下等着的小车,香妈一时竟没找着。这明丰苑和其他小区一样,不能乱停车的。除了小区居民论资排辈的停车,其他临时停车不管谁,半小时内免费。

一小时内停车费5元,超过半小时算一小时,以此类推。

半小时一眨眼就过了,老门卫又尽职尽责,无论谁都得按此规定办理。所以,得抓紧呢。人家报社这么看得起我,还特地派车送自己回来拿U盘。

超过时间缴停车费,是不好的。

尽管我自己掏腰包,可总归划不算的呀。哗啦啦,哗啦啦!香妈瞪大眼睛,双手掏米似的,在盒里翻腾着,眼前晃动着,一大片红黑黄兰白。

直晃得香妈,越来越晕头转向。

莫说找鱼嘴,就这么瞧着翻着,眼看自己就要昏花过去……的的!楼上居然响起了喇叭声。在明丰苑,有个约定俗成,除了重特大紧急情况,停车人都自觉不鸣喇叭的。

想想看,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老邻里。

都想图个安静平和,谁没事儿鸣喇叭玩儿的呀?再想想看,得,你鸣我也鸣,整一个明丰苑里,基本上都是老人孩子,那还了得?

可是,的的!的的的!喇叭不但鸣,而且鸣得越来越急切。

不用说,一定是那姑娘在催呢。香妈一着急,端着玩具盒,往沙发上一倒,来到个底朝天。啊哟,终于找到了,可是怪了,怎么会有十几个鱼嘴呀?

而且几乎一模一样,难辩真假。

香妈当然知道,妙香自小特喜欢收集这些小玩意儿。可是,这么多,一个个的找,真费时间的呀。的的!香妈浑身一抖。

不行,楼下小车这么催,邻里会有意见的。

干脆顺手抓起彤彤的口水巾,把那十几个鱼嘴一包,拎着便跑出了门。后面传来彤彤的快乐的嚷嚷声:“喜洋洋,宝宝是喜洋洋!”

见香妈拎着一包跑来。

姑娘推开车门迎下来。

一面笑着招呼到:“不慌,香妈,不用着急,慢慢走。”她让香妈先进了后座,然后自己也跟着钻进。那个戴着墨镜,一路上无语的年轻司机。

就习惯性的轻轻捺捺喇叭。

的的!早调好头的小车,徐徐朝大门开去。开到门前,老门卫迎面而立,微笑却坚定的一手拿着停车小票,伸了过来:“差一刻钟1小时,按规定,一小时收费5元。”

司机左手一晃。

一张50元的绿钞扔了过来,作接着票状。

老门卫先撕票递过去,然后低头补钱。那姑娘扔下一句:“老伯,不用补了。”司机就松开了刹车,小车向前滑动。

可老门卫却没让开,仍低头在钱。

一面回答:“你的钱,为什么不补?稍等。”大约是老门卫的钱箱里,没这么多零钱,找来找到去的,他又掏开了自己的腰包,一把揉皱的钞票散在地上。

可看样子。

不是太大,就是太小,依然没凑齐45元。

香妈就跟着掏自己的腰包,姑娘一把捺住她,对着外面大声说:“老伯,我们有急事,真不用补了,再见!”的的!司机一捺喇叭,一点油门,又向前滑动。

老门卫却硬是不让开。

拦着只顾着低头凑钱。

这时,车里的姑娘真急了,居然脱口骂到:“该死的老混蛋,再不让开,就给我撞死他算了,大不了赔几个小钱。”香妈惊讶的瞧瞧她,这么漂亮温柔的姑娘,怎么骂人呀?

幸好老门卫终于凑齐了找补钱,递给司机,让开了路。

一出明丰苑,小车就加速。可这条下只角支马路,不但窄脏,而且菜车,水果摊,小吃摊和修车补鞋什么的,几乎占据了半边街。

司机连连捺喇叭,可摊们视若无睹,根本无人理睬。

这样,小车只得慢腾腾的向前开着,好不容易一拐上宽敞黑色的油化公路,就一提速,风驰电掣,接着,突然停下。

香妈看看外面。

正好停在别墅前面拐弯处。

这儿是外面通往别墅公路的最宽敞处,路宽人少,一大片黑色平坦的油化公路,犹如个篮球场。再拐出去,就是笔直平坦的四车道主公路,一直通向浦东陆家嘴……

姑娘对香妈伸出右手。

香妈不好意思地把一直拎在手里的小包,在车座上摊开:“被我女儿和玩具混在一起,我找会儿没找着,怕你着急,一起拎来了的呀。”姑娘面无表情:“开灯!”

嗒!小车灯亮了。

车厢亮堂堂的,香妈这才真正看清楚,车里全包着一层棕色的真皮,典雅富贵,豪华气派,一股真皮革和香水的混合味儿,淡淡的扑鼻而来,不腻却十分好闻……

姑娘在车壁上轻轻一触。

嗬,一个机械臂伸出,托着一台笔记本电脑。

姑娘拿着那十几个几乎就一模一样的小鱼嘴,一个个往电脑插口上插。插到第十二的个,嗒!电脑屏幕一亮,诤,一串英文跳出:United States of America(美利坚合众国),接着,CIA(中央情报局),confidential document(机密文件),一一跳出。

香妈惊喜的叫起来。

“就是它,我的鱼嘴呀!”

姑娘看看她:“你打开过?”香妈摇头。“认识这些英文吗?”香妈更是摇头,但马上补充说:“我一个老太太,哪认得到?可我知道这是英文,因为我女儿女婿,”

“女儿妙香,女婿白驹,二人均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分别获许算机硕士学位和医学妇产科硕士学位。”

姑娘背诵般瞧着老太太,依然面无表情。

“女婿在上海远大科技公司上班,任硬件工程师;女儿刚从国企大医院辞职,刚和一家民营医院洽谈好,后天正式上班。小外孙女儿彤彤,女,22个月大,老伴儿香爸……”

香妈睁大了眼睛,怎么,她全知道了呀?

有些细节比我还清楚,比如,二亲家到底是哪年出生?我都不知道,可她却如数家珍,怎么回事?看来,这报社的工作真作到了家。

这个形象代表,实在是太重要了呀。

“香妈,请你认真地告诉我,这鱼嘴U盘你女儿女婿打开过吗?”姑娘严厉的看着老太太:“这关系到你的测试能不能成功,一定要说实话。”

香妈细细讲了来龙去脉。

并坚定的承诺保证:“真的,女婿根本不知道,女儿耍心大,不可能也没时间打开,要不,怎么把它扔进了玩具盒的呀?”姑娘点点头,手指动一动,点开了文件夹。

立时,一排排英文,布满了屏幕。

姑娘看看,迅速重新关了文件夹,然后,取下鱼嘴U盘,装进了自己西装兜。再轻轻一捺,机械臂托着笔记本电脑缩回,车壁完好如初。

姑娘拍拍司机椅背。

“走吧。”

一面掏出了手机:“老板,0K!”那面传来有些嘶哑的命令:“按一号方案进行。”“好的,老板!”香妈惊愕的看着和听着这一切,像在中一般。

车没启动,姑娘又拍拍司机椅背。

“开车!”可是,司机骤然回头,一枝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姑娘。几乎同时一瞬时,姑娘的手上也出现一支手枪,黑洞洞的枪口,也瞄准着司机。

“该死的条子!我就猜到。”

“放下枪,”

司机严厉的命令:“你己经被警察包围了,让老太太离开。”说时迟,那时快。姑娘左手一举,铁桶似地箍住了香妈的颈脖。

香妈一瘫,立刻晕厥倒在沙发上。

沙沙沙!几辆警车突然从橙色的“香山”别墅里冲出,围住了这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同时,靠近公路的这一排别墅阳台,窗口,出现了密集枪口,一动不动的瞄准了劳斯莱斯。

全副武装的警察从警车中跳出。

瞬间组成了三排人墙,拦在了劳斯莱斯的面前。

几个领导模样的中老年警察,走了上来,在离劳斯莱斯三步远的地方站下:“3号,举起双手走出来,还不明白吗?”

车内,姑娘不敢分心。

一面紧张的与司机对峙着,一面冷冷回答:“你们要敢强行开门登车,我就杀了人质。”司机也不回头的报告到:“屈局,香妈在她手里。”

二枝死亡的枪口。

都狠狠地瞪着对方,二根手指头,都紧紧的扣在板机上,空气紧张得就要爆炸。

国家公安部刑侦处处长兼上海市公安局局长屈局,亲自指挥这桩,震动国内外的机密情报丢失案。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机密文件,因偶然的失误而丢失。

结果,被香妈无意中捡到。

因为这文件的极其重要,CIA便通过国际刑警总部,请求中国公安部帮助寻找。正在这时,S国也秘密致电中国公安部,请求找到这枚鱼嘴U盘,并在第一时间交给他们。

S国还秘密告之,这中情局丢掉的机密文件。

不但与S国的国家安全紧紧相关,而且和中国才成立不久的国安会相关,这就引起了中国公安部的高度重视。

经过上级领导研究同意,中国公安部开始了帮助寻找的工作。

很快,在屈局亲自挂帅指挥下,上海市公安局弄清楚了鱼嘴的具体丢失处,以浦西美食街为中心的这一地段,被严密的控制监视起来。

可是,问题接踵而来。

众所周知,上海市常住人口密度达每平方公里2931人,为我国内地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以案发当年记算,全市常住人口1858万人,户籍人口1378.86万人,来沪流动人口660万人。

就连经济不发达的浦西,也基本上人满为患。

且常住人口,户籍人口和来沪流动人口,相互搅和,掺杂不一,给破案带来更大的难处。因此,屈局只能采取外松内紧,适当布控办法。

充分发挥地段居委会的优势。

并以普通丢失者身份。

公开张贴悬赏寻找丢掉鱼嘴启事,在浦西撒下了天罗地网。香妈当然不会明白,碰巧因为发生了窗口进贼一事儿,她在明丰苑二次碰到的居委会邹主任,就是为了这事儿。

邹主任在本地段到处奔走,寻找可疑目标。

而邹主任也不知道,牵动上下的机秘密文件丢失案主角,就是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普通老太太。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

中美S三国。

特工驰骋,精英倍出,折腾得天摇地动。

民间的小道消息,自然也悄声而起。但因为事关重大,传播者也只能鬼鬼祟祟的聊以自娱,不敢也没谁把它当真……

这社会上呢,总有那么些人。

偏偏酷爱偏信这类小道消息,碰巧香爸那个过去的顶头上司兼同事,蒋科蒋神仙就是此类癖好者。其实,当时的蒋科也只是汾酒喝得高兴,一时性起随口说说凑趣罢了。

可这老家伙,即被人称做蒋神经蒋神仙,自有他的道理。

长年的走南窜北倒腾古玩,让蒋神仙审时度势。查颜观色,有了一种精准性。他家里的好几件镇家之宝,都是通过这种方法拿到手的。

比如,那日蒋神仙游弋到河南蒿山。

疲累之余,便信步走到路傍一农家乐讨碗水喝。农家乐大嫂,看样子是个洗碗工,递一碗凉茶给他,并让他坐下休息休息。

蒋神仙谢过大嫂。

一大碗凉茶下了肚,顿觉周身热汗尽出,凉爽愉悦之极,不能言语。河南蒿山什么最出名?少林寺!洗碗大嫂以为又是一个老年习武者,关切的问着指引着。

不想蒋神仙欺她就一个洗碗妇。

直截了当的问,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瞧瞧?

道上都知道,这瞧瞧就是买卖的意思。洗碗妇当即摇头,眼睛却向墙沿上瞟瞟。待洗碗大嫂进厨房后,蒋神仙装得无聊踱到墙头。

褐色宽泛的土墙沿上,一溜儿摆着四五个花盆。

其中一只沾着泥痕褐色,类似装围棋用的半圆泥罐,此时装着大半罐泥巴,裁着一大束野花,开得正艳。蒋神仙俯下去只看了几眼,眼睛就差点儿滚了出来。

未了,他指着那泥罐,问洗碗大嫂多少钱?

洗碗大嫂摇摇头:“那花不卖,俺儿子打过招呼的。”蒋神仙大喜,顺势开价,结果以150块人民币,买下了那罐花。

分手后,洗碗大嫂捧着150块人民币,心里好不高兴。

儿子,也就是农家乐老板,给的底线是80块人民币。这中原大地好哇,商丘古城,白马寺,龙门石窟和少林寺,还有满山遍野的野花烂漫。

农家平时随手摘上一大束,裁在泥罐瓦盆。

放在自家土墙沿上,红红火火,翠玉碧绿,艳而不俗,点缀越来越火红的日子。没想到这给来乡下游弋和渡假的城市人看到了,居然愿意掏钱购买。

农家人憨厚,最初是无偿奉送。

其后收个块把10元,赚个泥盆钱,最后则开始讨价还价。饶是这样,最高也不过50左右。可今天这一罐,却卖了150块人民币。

洗碗大嫂,也就是老板的亲娘,简直乐坏了。

而那一边儿的蒋神仙,也高兴得找不着南北。那一大束什么屁花,早给他拔出扔掉,唯泥罐怕打碎了,脱下衣服包着双手捧着,沿山路向下飞奔,

他早瞅得清楚,那泥罐,直径为5厘米,高为2厘米。和田白玉质。

局部微呈黄色,大部呈黄褐色沁,底部大部呈红褐沁。饰有卷云纹、方格席纹、游丝毛雕纹、洗口一阴线环纹、洗底一阴线环纹。状匀称,雕琢精细,线条流畅,压地柔平,掏膛宽阔人以美好舒适的感觉。整个泥罐,章显出汉代玉工高超的技艺……

坐动车奔回家中,再掏去罐中泥巴。

细细的洗净后,用专用放大镜,仔仔细细的欣赏。确切的说,这泥罐,是一方汉代笔洗。笔洗氧化明显。最大的表现特征:受沁重的部分上布满了冰茬纹,冰茬纹就是因为古玉器埋藏地下年代久远,古玉器的矿物质析出的结晶而成的。

埋在地下年代久远的玉质。

经过外界土壤某种元素的侵蚀。

少量的矿物分子通过毛细管组织向玉器表面游动,形成了各自的以及颗粒状、粉末状、针状、星状等等的次生结晶斑。形状像碎冰断茬闪耀着银白晶亮的光泽。

冰茬纹,都具有砂地状态。

有的形同冰茬条状纹,有的像晴朗的夜晚布满天空闪烁的星星,给人一种舒适悦目的美妙的感觉。

就这样,蒋神仙用区区150元人民币。

淘到了价值150万元人民币罕见的汉代笔洗。靠的就是审时度势。查颜观色。当下,他一说完,无意中瞟瞟香妈,就觉得这老太太的神情有些古怪,这让他心里一动。

出门后,蒋神仙慢吞吞的走着。

边回味刚才香妈的神情。最后他断定,那丢失的鱼嘴,极可能就在香妈手里。第一,听了这道上消息,她为什么突然变脸?

第二,她就住在距这美食街不过十几米的小苑,

而蒋神仙来时,早就余味无穷的看了这地势。

也就是说,明丰苑的大伯大妈们要出去散步,走这美食街是最好的选择。因此,香妈完全有可能外出散步时,无意中捡到了鱼嘴,只不过她自己不知道,这鱼嘴有多重要罢了。

再说这蒋神仙,原本就是不善之辈。

即或现在老了,那恶心和贪利之欲望却丝毫未了减,反而越来越凶险。于是,走出美食街后的蒋神仙,径直奔向浦西区公安分局。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曾因倒腾古玩与公安民警多次打交道的蒋神仙,进公安局是轻车熟路。可他没想到,当他向值班警官检举揭发了香妈后,却遭到对方严厉的呵斥。

“你亲眼看到鱼嘴了吗?”

“没!”

“你亲耳听到香妈说,鱼嘴在她手里吗?”“没!”“即没亲眼看到,也没亲耳听到,仅凭你的观察和感觉,就敢认定香妈是捡到者吗?”“这?”

“公安办案,全凭证据。不信谣造谣和传谣,是每个公民基本的义务和素质。”

值班警官鄙夷的瞪着蒋神仙。

“你不是说香爸香妈,是你的几十年的老同事老朋友吗?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老同事老朋友的?你可真够朋友和义气的呀。”

蒋神仙瞠目结舌,抱头鼠窜而去,不提。

可他不会想到,自己刚逃出公安局大门,作兽散,那值班警官就抓起了电话筒:“谢局,有紧急情况。”“好,”巴嗒!

对方按下电话录音键的响声。

“请讲!”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zmlbkqf.html

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1部·第54章沦为人质的评论 (共 6 条)

  • 北方
  • 淡了红颜
  • 消愁°、
  • 浪子狐
  • 残影
  • 雪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