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林场拾梦(2) 

2019-07-21 04:04 作者:古月湘云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林场拾(2) 

                           胡光荣

  我两步一跳两步一跳地飞到场部,举目环顾,屋里无人。而大门右边的木桶上,蒸气翻腾,淡淡的茶,朝四周飘散。

  “小胡,你担粪回来了。嘚!茶桶刚倒满,可能还有点烫。”

  翠婶手捧一摞粗瓷大碗,边说边进,并麻利地拿了一只碗舀上热茶递给了我。

  “谢谢翠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接着说道。

  “十点多钟了,那些给蜜桔树锄草松土的场工和知青们也快要回来了。有时一桶还不够,那边我在烧第二锅。”

  翠婶说完,快步朝火房奔去。

  林场蜜桔园,横亘场部东边,梯级种植,从山底一排排向上延伸,团团挺拔,错落有致,翠绿迤逦,繁茂葳蕤。

  晚时节,开出的小花,好像茉莉花瓣,肥肥的,白中浸青,花香浓郁。

   我喝茶想花更想她。她的脸颊像蜜桔树的花儿,被春天里的暖阳微微的上了点颜色,白里透着浅浅的红晕,华润健美。我听见过林场老社员说知青们下乡后都晒黑了,刚来的时候有的嫩白嫩白的。我想像对比着,也许少了些弱柳扶风,梨花带,用时髦词来形容,“铁姑娘”甚可堪比。

  我胡乱想着她,担猪尿粪的场工们陆陆续续回到了场部。

   喊婶婶、嫂子、堂客的,叫开了花。

  “快喝茶,不然你嘴里的流出的,比你今天担回来的猪尿水还臭。”

  翠婶对着喊她堂客的也毫不含糊,逗得大家,都忘记累了。

  可我却笑的有限,心里的小鬼窜天猴似的,望着知青们的回来。对她,我也知道,每天想见,只是见见,只能见见!她像天上的仙女,又像地上皇帝的公主,能让我们这些乡巴佬看看,就是天大的福气。

  担粪回来的场工们茶也喝的差不多了,揶揄、玩笑,被郭场长打断。

  “上午挑猪尿粪的,你们辛苦了!”

  他说说看看墙上挂着的闹钟。继续道:

   “已十点半了,再去挑,人会很累,时间也来不及;那样,有住离食品公司近的,现在散工回家,下午出工顺便挑担过来,其他明天上午再挑。”

  郭场长喝茶说话交替进行,嗓音宏大,安排周密,不乏关心。

  “今天上午,小胡回来最早,粪桶大,担的满,荡掉少。听有位场工说,上午途中就他一个人没有歇气。该打十分工,该打十分!”

  郭场长高兴的看着我,把其他场工的目光也引了过来。最后,郭场长加重语气,仿佛像总结式的说着。

  那年,我十六岁,高中刚毕业,而回农业社出工的能打十分的不多。我来林场时间不久,也许,郭场长对我能不能打十分工,曾经还怀疑过。郭场长说着说着,我脸在发热,也有些激动。

  可我激动的同时,知青们没回来,她的,没见,小猴在窜。

  我家离食品公司近,郭场长说的意思是,上午担猪尿粪的现在就可以走。按平时,场工们能早点散工回家,大都会求之不得。有的场工,听到郭场长这么一说,已迅速离开。可此时此刻的我,没有见到她,场工们每走一个,就像猫爪一样,在我心上狠狠地抓了一道,隐隐作痛!

  (欲知如何,下回分解)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yqbpkqf.html

林场拾梦(2) 的评论 (共 8 条)

  • 飞翔的鹰耿彪
  • 淡了红颜
  • 心静如水
  • 雀雀雀雀跃
  • 诗心云卿
  • 东来西往
  • 黄薛生
  • 醉死了算球
    醉死了算球 审核通过并说 她的脸颊像蜜桔树的花儿,被春天里的暖阳微微的上了点颜色,白里透着浅浅的红晕,华润健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