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中篇小说《岁月吟歌》连载之契子

2019-03-28 06:59 作者:巴蜀文学(敬之)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特别奉献给: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

中篇小说岁月吟歌》连载之 契子

契 子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一尊还酹江月。

--宋代.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犹如一匹日行千里的骏马急速地向前奔跑,跨越万水千山,穿过五湖四海,披荆斩棘,一往无前。将时间,带到了新世纪的二0一八年的腊月末。(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在三峡库区的上游,尽管蓄水后的长江江面,静如平湖,好似一面大大的镜子。也不见往年凶涌澎湃滩多水流湍急的影子,倒像一条是被训服了的威猛的巨龙,静静地躺在那里。

虽然,这一天,大江的江面上,已是霏霏,雾蒙蒙,烟云沧芒,汪洋一片。但仍隐隐看见宽广无际的江面上,来往穿梭的各种船只在急速地行驶。

有吨位近万吨级的豪华游轮,也有数千吨级装满了集中箱的货船,还有几十吨位级的机动船,轮机轰轰地喘息声,与汽笛声交集在一起。纷纷由上游重庆方向开来,向万州下游急驶而去,或由下而上向忠州方向开去,显示出了长江江运一派繁忙的景象!

而此时,一位中等身材,五观端庄,面部和善,满头华发,眉宇间透露出睿智的目光。全身上下穿着青色防寒服,脖子上围着一条浅灰色的围巾。脚上穿着季保暖旅游鞋,全身上下散发着儒雅气息,看上去,还颇有些神韵的老者。佇立在南岸江岸边。

在一群男女老幼的陪伴下,正炯炯有神的注视着江面,不时,还向身边已二十三岁,正在读大学的大孫子唐钦宇,边说着话边用手比划着什么。

而此时,老者内心却泛起了阵阵涟猗,波涛汹涌,感慨万千。不禁轻吟起了明代杨慎的,临江仙《廿一史弹词》的诗来: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风。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这时,站在老者身旁,约有四十岁年纪的大女儿唐英,则关切地说道:“老,天气寒冷了,江面雾水又这么大,小心着凉啊,还是站过来,和妈妈我们在一起吧!”

她的话音刚落,站在一旁的大儿子唐凌与小儿子唐杰,不约而同地向前迈了几步,伸出手去护着老者的身子,一同走向了显然还尚存些丰韵的老夫人喻秋韵的身边。

这时,站在一旁观赏大江风景的大儿媳秦莉,与小儿媳何虹、外孫文博、小孫子唐渝昕。则一同围了过来,异口同声地说:“看您刚才的那神情神态,面对浩浩荡荡如虹似蛟的大江。一定又引发了您的思绪,勾勒起了您的历史过往的沉思,又要熬三更守五寒地去创作您的宏篇大作吧”?

随之,老者应答道:“是啦,孩子们,此时此刻,面对如此美好而壮观的景色,又怎能不触景生情,引发我的情感和思绪呢?我可是生于斯,长于斯,而且也是从这里走出去的啊。”

随后,这位老者停顿了一下,似乎是若有所思地说:“孩子们,我们这个家族能有今天,全靠祖国的繁荣富强,没有国哪有家啊。你们一定要牢记,不可只坐享其成而忘记了过去,忘记了继续艰苦奋斗拼搏向前啦!”

恰巧,这时从江岸山上的上方--河嘴院子,传来了老者的堂兄唐新河略带沙哑,但却宏亮的喊叫声:“唐华老弟,你还不带你那一大家子人回上湾院子了,你二哥唐其权来电话,喊你们快些回去吃饭,吃了晩饭后,还要尽快赶回南宾县城,县作协常军主席,邀请你明天上午出席一个重要会议哟”。

随后又说:“老弟呀,你真是个大作家大名人啦,南溪乡党委政府的潘书记、黎乡长,他们正在村上检查工作。听说你回到故里要特意拜望你,他们现在正好在我家等待。你回上湾时,请先到我这里与他们见一面吧,好不好?”

老者见此,才回过头,低声与身旁的老夫人喻秋韵,以商量地口气说道:“老婆子,我们还是都回去吧,二哥二嫂都近九十岁的人了,我们不能让他们过分地等待。何况还要与乡里领导们见个面,然后,吃了饭还要赶回县城,参加明天上午县作协的会议啦。”

喻秋韵微微地点了下头,表示赞同。随即,她就招呼大家,先后上了两辆停在江边的越野车。全家人沿着盘山的移民公路,驱车而上,来到了一个名叫河嘴院子的院坝里。

只见,不足200平米用石板舗就的院坝,早已聚集了三、四十人,他们见老者一家人到来,都热情地拥向前来问寒问暖。

而其堂兄唐新河,则挤开人群,走向前来拉着唐华的手,向跨向前来的俩位中年干部介绍说:“老弟,这俩位就是乡里的潘书记和黎乡长,他们在村里检查扶贫工作,听说你回来了,非要拜望你”。唐华见状,双手抱拳说道:“啊,幸会,幸会,多承乡领导的挂怀哟”。

这时,潘书记、黎乡长,不约而同地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唐华抱拳的双手,犹如像是见到鸿儒大师巨匠一般,态度格外地虔诚。

潘书记则连忙说:“不敢,不敢,久闻您的大名,您是全国知名作家、文化名人,又是南宾土家族自治县的开创人,为国家的文学事业和地方社会经济的发展,做出过重大贡献。也给我们乡增添了不少的光彩,是全乡仰慕敬重的人士,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们早就想拜谒您,只是没有机会”。

“恰好,这次我和黎乡长一道,下到村里检查扶贫工作,听说您老回来了,我们借此代表全乡一万七千余名乡亲,看望老先生您,并向您老表达我们深深地敬意!”

唐华,他见潘书记说出这样一番热情洋溢的话语,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但仍然不失风度地说:“潘书记、黎乡长,你们过誉了,过誉了。我作为乡人,只是尽了自已一份本分和责任而已,没有你们说的那么优秀”。

随即,堂兄唐新河端出几根木制长条櫈子,大家坐下后,又与乡领导和众乡亲们拉起了家常。

原本,堂兄唐新河要留他们一家子,在他家吃饭的。但他二哥唐其权又来电话催促,唐华才起身一一与大家告别,乘车向上湾院子驶去。车子沿着山岰崎岖而硬化了的乡道,行驶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一座小山,呈u字型的大的拐湾处。

只见:三面环山,一面临水,溪流的湍湍声不时传入耳畔。而左右两边与后山均不高,大约只有三百米高的样子,中间突出一片稍带斜度的平地,自然形成了酷似座椅的型态。一个偌大的院落,就座落在这个座椅型之中,也掩盖在竹木树林之中。

枭枭的炊烟,随风飘荡,一直在院落的上空盘旋不肯散去,好像是一批天兵天将,在护卫着这座土家院落似的。

院落的后方,是一片片坡地,它的左右及下方,则是一层层的梯田。尽管是冬季了,仍见收获后的谷荘遍布田间,而那一湾湾的水稻良田,却好似一泓泓的钩月散落在那里似的,显现了渝东土家山寨独特的民族风情。

这,就是远近颇有些名气的上湾院子。难怪人们赞许说:“上湾,是人杰地灵,物华天宝的好地方,也是出人才的一方宝地啊!”

它不仅土地广褒,水源充沛,气候适宜,盛产水稻,而且也出了不少的人才。民清时期,就涌现过多名“秀才”、县长、参议长、区长、营长之类官吏。尤其是解放后,各类人才层出不穷,仅一九六一年间,就有三位青年同时考入了大专院校,在那个时代,这可算是天之骄子凤毛麟角了。

然而,之后这几十年,更是青出于蓝而盛于蓝。先后涌现出了几十名大学毕业生,也有十多位县、厅、师级干部,更有近百人走出了这个院落。奔赴在祖国的东南西北各条战线上,参与了新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建设。

而唐华,虽出生地属河嘴院子,但他从解放后的一九五二年“土改”时,就搬入了上湾院子,直至一九六五年参军,他在这座院落生活了十三年之久。所以,人们称赞它,并非只是一句恭维话。

话说,唐华一行的车子,已来到了他二哥二嫂居住的小院子,“庙南”的丘陵脚下。二哥二嫂虽年事已高,但仍显神铄地站立在门前地坝边,与其女唐忠兰、大侄儿侄女唐和祥、唐银兰,大侄媳妇宋建华等十数人,正笑逐颜开地迎接着唐华一家子。

这时,真是热闹非凡啊,毕竞是一个大家族的人,又多年未见,就显得格外地亲热。有喊老幺的,有喊幺叔的,也有喊幺爹、幺奶奶的。他们按在这个大家族所排序的辈分,呼喊出自已,对唐华的名和尊称。

在二哥二嫂热情地招呼下,一大家族近三十个男女老幼,纷纷簇拥进了堂屋,自觉按辈分坐入三张席桌。这时,二哥二嫂的女婿何群,早已从厨房端出了大碗大钵的豆丝炒回鐹肉、大白云豆炖腊猪蹄、都芭块、蛋条、油炸豆腐、腊香肠、腊舌、腊肚、青椒肉丝等,土家族独特的佳肴摆了一大桌子。

随后,二哥又拎出装满了十斤酒的瓦罆子,斟上满满地一大杯包谷烧酒。随即,他端起酒杯,操起他那曾在一个区,担任过乡企办主任的官腔。说道:“今天是腊月二十七日,是我们土家族‘过赶年’的节日,恰逢老幺一家人回来祭祖,又与我们团聚。趁这个大好日子,我们共祝祖国更加繁荣富强,也祝老幺一家人祥和幸福”。

他的话声刚落,大家纷纷站起来,碰杯敬酒。随后,唐华夫妇又端起酒杯,向二哥二嫂敬酒,祝他们老夫妻健康长寿。在座的晚辈们,也纷纷向唐华夫妇祝酒,由此,而开始了推盏把杯的团圆家宴。

待酒足饭饱后,唐华见天色已晚,只好与二哥二嫂及族人的后辈们,依依不舍地道别。随后,唐华带领着一家子人,驱车连赶往县城。

车子,沿着方斗山盘山的公路行驶,来到了“巴盐大道”的岩口处时,他即触景生情,也勾起了他对人生过往地回忆

这位几乎与新中国同时诞生的人,他对他那苦难凄惨的童年,与他那一生拼搏奋斗的足迹,和跌宕起伏波澜壮阔的一生,又在他脑海中一幕幕地浮现了出来......

(作者:敬之)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ygzpkqf.html

中篇小说《岁月吟歌》连载之契子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