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谁是小红帽

2020-02-22 01:39 作者:倪鸣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这个注定不平凡的开年,人们都被一部平凡的推理剧开了脑洞,我是被开者之一,我每天追完剧,都要想一想,谁是小红袄?想着想着,因疫情而焦虑的情绪,就会稍稍平息。此刻,我很平,一息尚存,陈军一如既往的打来电话,和我瞎聊。陈军说,小红袄是高医生,我未置可否。

手机收到两天催缴短信,一条来自移动公司,一条来自国家电网,我已经欠费了,我很暴躁,我想把手机砸了,我想把空调砸了,我是奴隶,我被它们剥削着,我明白了消费的本质就是,犯贱。

犯贱,好像是人类的通病,女人为了维持家庭宁肯忍受家暴,男人为了讨女人开心情愿拿血汗钱去买伟哥,呵呵。我不想想这些不开心的,我要做一个,在梦里做个牛叉的人,一叉能叉死牛的人。为了做好一个梦,我必须先把自己弄困。

小红袄?小红帽?2008年左右,陈军躺在啊园的床上,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是女的,声音很销魂,第一句话就问陈军,你是眼镜哥哥吗?

我是小红帽。

时隔十二年,我依然搞不明白陈军为什么要这么回答,小红帽这个名字是通过什么样的途径进入了陈军的脑回路的?后来,宋小宝红了,以头顶小红帽搞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个电话,旷日持久。一个星期后,一个满脸麻子的姑娘,跟我们学校门卫打听,你们学校有哪个老师外号叫小红帽?门卫十分警惕,根本就没有理会。可是,在收到两包玉溪香烟之后,把我们学校所有老师的外号像拉大便一样全部拉了出来。我的散发着臭味的外号,呆鹅,让麻子在我宿舍呆了一

室友啊园给予了我人道主义关怀,抱着被子出去了,临走抛给我一个迷之微笑。

我说我不是小红帽,麻子不信。她拿起手机拨通了我的电话,该死的陈军,手机坏了也不修,拿我电话聊骚。

你和小红帽聊了那么多天,你认不出声音吗,大姐?

你们无为人讲话都一样!

话音未落,麻子就扑过来了,我竭力口头反抗了一分钟,恭敬不如从命了。天麻麻亮,麻子让我打电话叫车,我说车都是无为的出租车,来一趟要七八十呢?

昨夜给了你七八次,不值七八十?

我觉得不值,但没说出来,怕她再给七八次。

麻子走了,我扶着墙爬上了讲台,额头斗大的汗珠,打湿了粉笔,湿漉漉的粉笔,在黑板上怎么也写不出字来。

好着急啊,剩下的事情,我竟然不记得了。我打电话给陈军,想问个明白。陈军老婆怒吼,别打扰我们,我们要养二胎。

挂了电话,我好气的,想怎样啊!我要是困了,我在梦里能和我未来老婆生三胎。

保安阿叔没有敲门就进来了,他也很烦,他无意间看到他老婆的手机上有一条暧昧短信。

阿叔,你怎么戴个红帽子?

我女儿的。

我不是问是谁的,我想说你应该戴个绿帽子。

滚你大爷蛋!

在这个不平凡的开年,阿叔终于可以不用在保安室值班了,我家就是他的值班室。整个小区就我一个光棍,我这个光棍成了阿叔唯一的朋友

阿叔瘫在我家沙发上看我家的电视吹我家的空调,就是不帮我想,谁是小红帽?

陈军是小红帽啊!他亲口说的啊。可是陈军说他完全不记得,甚至说麻子才是小红帽。他说有一天下午我鬼鬼祟祟的坐了老马的车出门了,晚上在食堂也没看见我,第二天我打电话给赤脚医生长生挂氨基酸,并且挂氨基酸的钱还是跟他借的。

你的得意门生周蕙还给你泡了一碗面,你乐得不可开交。

我打电话给周蕙,她在美国洛杉矶的一家咖啡馆写小说

我说你在写什么?

一本《我的老师小红帽》的恐怖小说。

你也知道小红帽?

小红帽是一条狗啊!尼玛教授把妻子小红帽老师的心挖出来了,移植在一条狗身上。

没想到你这么恨尼玛?

尼玛,倪鸣?干,我不就是尼玛吗,尼玛是学生给我取的外号啊。我至死难忘啊!

尼玛今天发飙了,跟一班的李飞在课堂上干了起来,眼镜都被踩碎了。报应啊!

这是我第一次知道我臭名远播,原来我叫尼玛,一个厕所上完,我领悟到其实学生们并不喜欢我。

突然,我听到一阵鼾声,阿叔睡着了。阿叔在做梦吗?梦里有美女吗?梦里的美女会不会看见了梦外的我?

我模仿起铜陵人说话,平翘舌不分。

大紫,买两包玉师!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yckbkqf.html

谁是小红帽的评论 (共 4 条)

  • 浪子狐
  • 巴吾其仁
  • 淡了红颜
  • 程汝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