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原创小说死妈的奥妙

2020-01-23 18:37 作者:泉石公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臧金刚小名叫昭娃,襄阳县陈河农村人,年上三十八岁,面堂紫黑,目若朗星,身高五尺,武矮三粗,腰围三尺三,粗胳膊壮腿,体重一百六十多斤,十多岁就进城跑江湖挣钱糊口,到处灵活租房居住,两年前搬到胜利街一组,有大院子的陈玉珍家来。他辛辛苦苦走南闯北,四处打临工二十多年,见多识广的脑袋瓜子特别灵活,见啥人就能随机应变的说啥话,积了一身挣钱的本事。

臧金刚的老过早去世,臧母汪小玉,年上六旬,她身材偏痩而又较高,背躬面肿,脸色腊黄,瞳仁昏浊,集老年性肺心症,高血压,糖尿病于一身,如此农村老太婆,属于无劳动能力,无医疗保险,更无退休金的三无老人,数年来她在市中心医院,三七零医院,多次住院治病,先后花掉臧金刚两万多元血汗钱,并且病体越来越弱,大有与世长辞之势。

臧妻牛贞,是臧金刚同营子居住的老乡,她中等个头,长相俊俏,身材单薄,手脚麻利,少言寡语,工于心计,为臧生有一儿一女,长女已在城里读初中一年级,此人属于贤妻良母型人物,又特别敬多病的老婆子,故美名在外,人知人赞。

臧母多病,花钱如同无底洞,一双儿女上学,费用越来越高,房租年年上涨,物价步步上涨,臧金刚虽然觉得花钱容易挣钱难,负担沉重,但性欲劲头却有增无減,每晚上床必行房事,有时早晨起床之前还要加班加油,为此老婆假装生气的说:“瞧瞧你,如此体壮如牛,长此瞎搞下去,还不把我这个弱小的小牛弄死呀!”

“瘪芝麻榨不出油来。好多男人不能满足老婆的要求,而疲于奔命,导致百病缠身,下场可惨。我是八大金刚老八下凡。”臧金刚自豪的说:“老天爷给你安排了一个如意郎君,你却吃了美中不足的香蕉薄荷糖,还说是苦的,理由何在?”

“你那个半死不活的老妈,就是吃多了那种香蕉薄荷糖,所以才百病缠身,不信好好问你妈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臧金刚认为,惹老婆生气的男人,一概都是傻瓜蛋,他得到的教训是对老婆必须十分听话,老婆无论说什么,无论说的对还是不对,一概不能犟嘴,否则再摸她那洁白粉嫩的小屁股,必定又会遇到拦路虎。臧妻牛氏,从不花钱买任何商品短裤头,总是穿农村妇女传统性的,安装有非常结实的裤腰带的全手工自己缝制的短裤头。农村里妇女们穿这种短裤头,可以挑担子下地干重活。

臧金刚他们行房,牛氏从不自己脱裤头,总是坐享其福,任凭金刚行风走暴,而臧金刚就是觉得,只有自己亲手脱掉老婆的短裤头,才会感到味道鲜美。老婆生了气,不声不响的把这种短裤头的裤腰带一打成死结,就脱不下来,从裤头腿里也可行房,但味道美感大打折扣。如果要用剪刀剪断裤腰带,老婆会冷冷的挑明,那将剪断夫妻关系,要臧金刚自觉滚下床去。显然这条裤腰带,就是把关守门的拦路虎,尚若此关难过,熬不到天亮,臧金刚必定就会有性命之忧,故而只有跪求假哭,哭请老婆自己撤虎,紧要当口,臧金刚当然还必须要答应老婆,现场提出的一切条件。

越是怕什么,越是有什么,这天晚上拦路虎又上岗了,臧金刚又故技从演苦苦哀求,不料老婆这回却提出了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条件,她要臧金刚,必须利用老妈的死,赚一笔钱,最起码要把老妈的医药费赚回来,聪明的臧金刚,只好先口头上答应了再说。

这天下了一天的小,晚上七点多钟臧金刚打工下班回家,请了个三轮车夫,用手可推脚可踏的三轮车,将老妈送到华江路一个小诊所,说是因天气变化,老妈感冒了有些头痛,请求医治。

诊所个体户甄医生,是个四十多岁,精明能干的漂亮妇女,她职业习惯性非常热情而又细心的给病人查体温,量血压,听心跳,特别认真的开处方,挂常用的葡萄糖抗菌消炎吊水针滴注。一个简陋的小诊所,只能操作简单的医务工作,赚点小钱,说上天,也不能与大医院相比,碰到臧金刚这样的黑心贼,究竟会怎么样?

臧金刚藏奸掩恶的面带微笑,目露邪恶的感激之光,假装善良友好的给甄医生付清了两百多元现金,一副孝心毕露的装模作样,温顺得体的守护着老妈,就希望阴谋顺利得逞。

吊水针滴注的很慢,这是小诊所赢利的高明手段,也是甄医生医术精良的有效见证。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甄医生忽然发现病人情況不妙,急忙打电话请来了120救护车,及时的将病人送到市中心医院抢救。任何明智的医生,都不会把即将要死的老年病人,收进病房自惹麻烦。急诊医生问明情况,经过诊断后拿出的果断意见是,因忽略了老年性糖尿病史而用错了药,导致病人病情危重,并策略性的建议,立刻联系,送病人到武汉大医院抢救。

臧金刚说没有钱,只有一个劲假惺惺的失声痛哭,悽惨的哭泣声,毫无任何假象,完全如同迫击炮弹一般,无情有意的轰击着甄医生的头。迫击炮炮弹的连连暴炸,炸的甄医生那聪明反被明误的脑袋瓜子,硬是要四分五裂。

甄医生后悔死了,常规的听诊器,体温表,完全跟不上当前形势,连廉价的手指头血糖仪,也没有事前准备,无数的自怨,令她不住的自己掐自己身上的肉,不过好在还有一个较为高明的见解很起作用,她认为,自己行医证件虽然不全,只要不出人命,花一点钱交一点学费问题不大,于是非常自觉的请车,自掏腰包,小心在意好话连篇的哄着臧金刚,共同连将病人直往武汉送,还表示一定能送回臧金刚一个健康的妈。

什么呌天真?什么呌愿望?愿望与实际相距多远,如何丈量?一个行将就木之人的临床症候都分辩不清,如何行医赚钱?

好在现有昂贵的吊水针药和氧气袋,可以有效保证危重病人暂时的生命体征,好在还有化时代的高速公路,也还可以有效的保证快速行车,遗憾的是病人已经断了气,车还是开进了武汉市区。氧气没法呼进尸体肺中,任何昂贵的吊水针药,也无法滴注进尸首的血管,因死人根本无法送进任何医院抢救,车只好又载着死人和活人一起,连夜赶忙往襄阳老家开。

辛苦了一夜,疲劳驾驶的司机,也就为了赚这一点辛苦钱,而不辞劳苦。在回襄的路上,天已经大亮,甄医生提示,先把尸首直接送往火葬场,死亡证明和火化问题随后再说。不料臧金刚人眼狼光,阳谋在胸的强调,一定要回襄报案,用错了药,导致病人死亡,属于医疗事故的问题,有法必依,依法办事,坚决不同意私了。

臧金刚的话,如同一根带有倒挂刺的锈铁钉,死死的钉进了甄医生的心脏。聪明绝顶的甄医生,明知这是阎王爷在割她的肉,要她的命,又如之奈何?同在一辆车上,一个死人三个活人,面临自己的灭顶之灾,丧魂落魄的甄医生,立马变成了低三下四人格尽丧,请求饶命的可怜乞丐,痛哭流涕的跪倒在臧金刚面前哀求不止,全不顾司机和死人笑话,人脸蜕化变质的还不如狗屁股。

好在臧金刚的心还是肉长的,好在甄医生还有自知之明,最后关键时刻,还是聪明的满足了臧金刚最低的小小条件,老妈尸首运到租住房门前路旁之后,并不说是赔偿,甄医生只拿出五万元人民币,连同其他大小事一概买断,所有问题均不了了事。

臧金刚略费吹灰之力,尽得现金五万人民币之后,只好又另行花钱请车,两口子带着向学校请假的儿女一起,将老妈尸首运回陈河农村老家,按传统的老了人的乡下规矩举办丧事。不知内情的亲戚朋友,街坊邻居过来吊孝,两口子又收受一万多现金。老婆子死了,儿媳妇不哭不吉利。老妈死了,儿子不哭不孝顺,臧氏夫妇在有声无泪的痛哭声中,终于顺利的安葬了寿终正寝的老妈。

就在老妈下葬,入土为安,大孝礼毕的当天晩上,非常孝心又心中暗喜,悄悄偷笑的臧氏夫妇,带着一双儿女,带着死妈的奥妙,连夜花钱请车,又摸夜路赶回襄阳,赶回到自己的租住房里,有脸有血汗,有丧无悲的臧金刚,上床之后还要依旧照行房事,当他把手摸到老婆肚子上时,发现老婆短裤头的裤腰带,早已解开好了。臧金刚欣喜若狂的正要爬上去,只听老婆又在报怨他说:“你为什么那么笨,当时你为什么不干脆说要十万?”

在老婆面前,向来都是十分听话的臧金刚,关键时刻连忙老老实实的说:“那好吧,下次等你妈要死之前,提早设计。”

泉石公 2012.10.25.

全文3242字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xpjbkqf.html

原创小说死妈的奥妙的评论 (共 4 条)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诸葛杨
  • 今生依梦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