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音响商店

2020-02-22 01:36 作者:倪鸣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无意间,我在扫黑除恶通缉名单上,看见一个熟悉的名字,还有他的外号,我的心揪了起来,像八爪鱼上了烤盘,血水一点一点被油温收干,一条又一条神经,由软变硬,疼痛在翻山越岭之后,跌入谷底,逐渐麻木。

我开始在百度上搜索他的名字,我迫不及待所有关于他的信息,我拨通了他公司的座机号码,电话通了,电话那头的人告诉我,一斤板栗十八块钱,还包邮。

是的,我有很久没吃板栗了,已经忘记是什么味道了,就像我已经好久没有激动又狂妄的告诉我对面的任何人,我师父是江坝小喇叭。

从我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我给你爸点上火,你把客厅的灯熄灭了,你知道你爸每当回首往事,总会泪流不止,你不要你爸的眼泪被我看到。烟头微弱的红光,点着了小喇叭和你爸的纷飞战火。

1990年的我的老丈人拉了一板车棉花到江坝轧花厂卖,我的六岁的妻子趴在柔软的棉花包上,棉花质量不赖,定了二级,一车棉花卖了小两千,我六岁的妻子从这两千中拿走了五块去买一种叫做果丹皮的零食,从零食商店出来,我的老丈人抱着她进入了全东乡唯一一家音响商店,这家店的店名叫霹雳王国,店主此刻正被通缉,当年人送外号,小喇叭。

我老丈人头发比现在要黑,胡子也不像现在这样白,发型是中分,至于衣服是什么颜色,我已经不能想起,不过我还是清楚的记得她的怀里有一个小女孩。我记得这些细节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因为我后来和那个小女孩成家了,而是因为接下来,我26岁的老丈人在11岁的我说完我师父是江坝小喇叭之后,竟然一脚踢碎了我师父的柜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过程如下:

我师父的店员,大狠,说,组合音响,一千五。

我26岁的老丈人,说,一千四,看在我是黄大宝的徒弟的面子上。

大狠,说,黄大宝都死七八年了,我看僧面,看佛面,不看鬼面。

我26岁的老丈人,说,一千六,看在江坝小喇叭的面子上,玻璃算一百块钱。

大狠和我以及其他几个师兄弟还没反应过来,什么叫玻璃算一百块钱?柜台就轰然倒塌。一大把大团结散落在玻璃渣之中。

后来,多番求证之下才知晓,这位火爆的年轻人,就是日后在98年抗洪救灾中名声大噪的姚沟鳖十,据说此人干牌九从不看牌,纯靠手感,一天他坐庄,大杀四方,最后一把,桌上堆了十几万,准备摁倒庄家,骰子一甩,九自手,天门两张骨牌往回一收,他先摸了第一张,无疑是甲七,准备摸第二张了,他的手有些颤抖,心脏跳到了嗓子眼,输了一朝回到解放前,赢了翻身农奴把歌唱,他期待来个天,或者小地,凑成天字九,或者地字九,很好,一个洞,要么是小地,要么是小猴,他的手顿了一下,他用碗坎在两只骨牌上,他说他撒泡尿再回来开,五分钟之后,他没有回来,人们说他撒的是牛尿,十分钟之后,他还是没有回来,人们说他会不会是掉茅坑里了,十五分钟之后,他神清气爽的回来了,揭开碗,翻开排,地字九,通杀。

他,姚沟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至今还喊他鳖十,他总是笑盈盈的答应。那十五分钟发生的诡异,他已经说过无数遍了,可我百听不厌。他说他其实并不是要撒尿,而是要要屋后上吊,他解下腰带挂在一个十分粗壮的树枝上,头伸了进去,身体悬浮在半空,逐渐丧失了意识,忽然从一个黑漆麻乌的隧道里走来一个人,这个人说,你回去,我保证把小猴变成小地。话音未落,树枝断了,你从天而降。

其实,我是极度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的,但在场的二十多人的确看到了我老丈人在十五分钟返回赌桌时把腰带放在了赌桌上,并且看见屋后枫杨树下一截断掉的粗壮的树枝。

打那之后,鳖十上了音乐,他想在音乐里寻找那个来自黑漆麻乌的隧道里走过来的那个人的声音,他说那个声音时常在他耳边回荡。

我26岁的老丈人买走组合音响后的很多天之后,我师父从拘留所放回来了,我问师父有没有看到我爸,师父说我爸在看守所,和他关的不是一个地方。这时,我隐约感觉爸爸犯的事很大,可能要被关很久。

师父和鳖十赌过钱,有些交情,可是这份交情不能平息师父遭遇砸店之愤。鳖十很上道,在收到师父的电话之后,如期赴约。

我26岁的老丈人蹬着回力白球鞋,穿着花衬衫喇叭裤,戴着蛤蟆镜,在白茆影剧院的院前广场,大放异彩。

斗舞开始了,八个组合音响同时播放,《路灯下的小女孩》,观众如痴如狂,我在人群最外围,大狠抱着我,可是很快把我放了下来,自己钻到前面去了,我力气小,挤不进。

尼玛,你可知道,其实当年我赢你师父赢得并不光彩,我之所以能在四个小时之后把你师父斗趴下,是因为我吃了兴奋剂。

爸,你别内疚,其实当年我师父也吃了兴奋剂,要不他也坚持不了四个小时。

他吃了几颗?

两颗吧,他说他是照说明书吃的,对了,你吃了几颗?

一盒,十颗,我没看说明书。

呵呵。

呵呵。

呵呵。

妻子也笑了。老丈人的烟头灭了,我们在一片黑漆麻乌之中,我拍拍老丈人肩膀,说,你回去,我保证把小猴变小地。

声音好像啊。

不是像,就是。

我低下头,泪水滴落在瓷砖上,我知道师父一辈子争强斗狠,可是,在我失去父亲的漫长岁月里,给我吃穿,给我尊严,甚至给我嚣张,给我雄心万丈的那个人,正是他。

他喜欢把我抱起来,往天上抛,他说我应该在天上,我应该是文曲星。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wckbkqf.html

音响商店的评论 (共 4 条)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最美的诗意
  • 程汝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