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原创长篇小说《牛永贵复仇记》

2019-08-18 09:32 作者:常青松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原创长篇小说《牛永贵复仇记》

内容提要

明朝末年,由于战乱不休,社会动荡。在某地有一个集镇,集镇里有一个恶霸,趁势纠集了一伙当地的市井无赖,作为他手下的打手,无恶不作,横行乡里,鱼肉百姓。百姓敢怒而不敢言,背后送他外号“活阎王”。

“活阎王”见本镇的一家比较大的酒馆买卖兴隆,收入可观,便指使他亲弟弟,人送外号“二阎王”,带领几个打手,去霸占那家比较大的酒馆,想归为己有。

那个比较大的酒馆掌柜的牛永贵,是个不畏强暴的人。在和来霸占酒馆的“二阎王”一行人厮打中,打死了“二阎王”。

“活阎王”为给他亲弟弟“二阎王”报仇,要打死酒馆掌柜的牛永贵。牛永贵无奈,被迫出逃,“活阎王”一路追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因为,“活阎王”会武功。所以,牛永贵在被追杀的途中,立誓要寻找武功高人学武,学成后好回来找“活阎王”报仇,打死“活阎王”,夺回自己的酒馆,为乡亲们除害!

他一边被追杀,一边在四处寻找哪里有会武术的人,每次好不容易找到,还每次碰壁,还险些丧失生命

他乘经还俩次被“活阎王”捉住,有幸俩次跳脱。他受尽了重重磨难,历尽了千辛万苦。最后,他是否找到了武功高人,打死了阎王”,为自己报了仇,为乡亲们除了害?

引子

一个日的上午,在一条大道的远处,传来了“轰隆隆”的很多马儿疾跑的马蹄声,蹄声如雷,由远而近。

顺着这马蹄的声音举目望去,只见在这条大道的远处,一溜烟儿似的跑来了一队人马,足有二、三百人。

这时,那队人马风驰电掣般的来到了近前,见马上骑着的人,都是当兵的。但是,看上去,一个各的却都是丢盔卸甲,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就从这支队伍的军装来看,这是一支明朝的军队。跑在队伍最前面的一个人,看样子好像是员大将,头上没有头盔,头发蓬乱,满脸污垢,手拿大刀,腰挎宝剑,骑着一匹白马。

这支队伍跑了好一阵之后,来到了一座县城。队伍站在了城门口处,那位没有头盔的大将,指挥着留下四个兵丁看守城门,其余的人马都慌慌张张地进入了城内。

城内的老百姓,第一次见到了这么多当兵的都拿着明晃晃的刀枪,吓得满街乱跑。顿时,城里一片哭喊娘之声,不绝于耳,鸡飞狗跳。

这时,在城内的广场上,当兵的给那个丢了头盔的大将扎起了个中军大帐。就听那员丢了头盔的大将,正在大帐里和手下的几个小官说这几天和李自成大军作战的事。

就在这时,只见当地的县太爷,头戴乌纱帽,身穿官服,身后领着个师爷,还有几个衙役,一行人匆匆忙忙地前来迎接刚进城的这员丢了头盔的大将来了。

通过了把守中军大帐的兵丁的禀报,允许了县太爷进帐。于是,县太爷领着一行人,进入了中军大帐之内。

当县太爷刚一进入中军大帐之内,就见大帐内的桌案后面坐着一员没有了头盔的大将,头发蓬乱,满脸污垢。然后,他又看了看桌案前面俩边坐着的一员副将和几员各类的小官,他们的头上有的有头盔,也有的没有了头盔。都是满脸灰尘,看上去一个各都疲惫不堪,惊魂未定的样子。

县太爷就有点纳闷了,心里想道:“哎呀怪了,听报告说这支军队是打了胜仗归来的,怎么看样子都是丢盔卸甲,狼狈不堪的样子呢?好象是被打败了逃回来的吧?你看,这个大将的头盔可能就是被李自成的军队给打丢了……”

这时,县太爷刚想到这里,还没来得急和那个丢了头盔的大将寒暄和说明来意呢。此时,就在桌案后面坐着的这员丢了头盔的大将一看,心里想道:“哎呀!来的这几个人当中,看那个头戴乌纱帽的人,像是这个县里的七品县官。刚进城时就有兵丁来报,说是县官要来给我接风洗尘。可是,我都进城有一个多时辰了,他怎么磨磨蹭蹭地才来呢?看来,这个小小的芝麻官,他是对我大有不敬之意呀。这还了得!”

此时,这员丢了头盔的大将,正因为这些天一直竟打败仗,一肚子的怨气还没处撒呢,这回正好有了出气的地方了。于是,他突然“呼”的一下往起一站,怒目圆睁,铁青着脸,用手“啪”的一声,冷丁使劲一拍桌案。然后用手一指县太爷,大声吼道:“呔!你是干什么吃的,大将军我已进城多时了,你怎么磨磨蹭蹭才来?竟敢这般无理!”

这员丢了头盔的大将,刚才他突然猛的往起一站,又冷丁地“啪”的一声使劲一拍桌案。可把这个县太爷吓坏了,吓得他冷丁一哆嗦,俩腿一软,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时,吓得县太爷脸也白了,哆哆嗦嗦地嘴也有点不好使了,急忙冲着这员丢了头盔的大将一哈腰,磕磕巴巴地说道:“哎呀大------大-------大将军,我------我是本县的县官,是来------来请您,给、给----给给你接------接风洗尘的。我、我来迟了,还望------大将军怒罪呀!我已在县衙里备好了酒-------酒席,还请大将军赏脸呀。”

这员丢了头盔的大将,听了此话后,这才改变了态度。然后说道:“要是这么说,那还差不多。好,本将我去!”

县太爷听了后,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急忙哆哆嗦嗦地直起了腰,正了正头上的乌纱帽,冲着那个丢了头盔的大将又一弯腰,向着帐篷外面一伸手,强装着笑脸说道:“将军请!”

前面有俩个衙役带路,后面是这员丢了头盔的大将,大将的左右俩边由县太爷和师爷满脸堆笑地陪着。再后面就是那几个小官和几个衙役一行人跟着,一路来到了县衙。

这员丢了头盔的大将跟着进了县衙大厅一看,嗬!好家伙,酒菜早已经摆好了,散发着阵阵的鱼肉和酒香味,就等着各位入坐品尝了。

县太爷紧忙张罗着把各位来的人都让得入了坐,这员丢了头盔的大将坐在了桌子的上首,县太爷坐在桌子对面陪着,给这员丢了头盔的大将频频敬酒。嘴里还尽说一些奉承的话,脸上陪着笑脸,一边还频频地给大将军竖起大母指。

这员丢了头盔的大将一边频频喝酒,一边和县太爷吹嘘道:“哼哼!他娘的,我和李自成大军作战,只要我一上阵,我一刀一个,通通地把李自成的大将都斩于马下。因此,李自成的大军见了我就逃……”

正当这员丢了头盔的大将,连喝带吹高兴的时候。突然,从外面慌慌张张地跑进来一个这支队伍的探马。那个探马跑到这员丢了头盔的大将跟前,单腿跪地,嘴里喊道:“报告大将军,李自成的大军已经追上来了,离此不到十里之遥

这时,只见这员丢了头盔的大将一听,顿时吓得面色如土,右手举到嘴边的酒杯,也“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嘴里“哎呀”了一声。

然后,这员丢了头盔的大将,在座位上“呼”的一下站了起来,嘴里说道:“快跑!”

他刚说完就要往外跑,可是一看眼前吃饭的桌子挡住了去路。于是,他一弯腰,俩手抓住桌子腿,使劲往前一掀,只听得“扑通”一声,桌子四腿朝天,把对面坐着的县太爷砸倒后,压在了桌子下面。只见盘碗都扣在了县太爷的身上,汤和水还有鱼肉洒了县太爷一身。

县太爷被压在桌子底下,手刨脚蹬地也起不来了,嘴里“啊啊”直喊。

此时,这员丢了头盔的大将,拔腿就往外跑,大将带来的其余的几个小官也跟着跑了出去。

此时屋里的桌椅板凳,一片狼藉。哪里还有人管县太爷了,县太爷的师爷和衙役们一个各一看大事不好,也只顾自己逃命去了。

跟着这员丢了头盔的大将的一行人,跑回了在大街上扎起来的中军大帐。这员丢了头盔的大将大喊一声:“快快拔营马上撤退!”

顿时,就见小兵们呼啦一下开始拔营,然后慌慌张张地都上了马,跟着这员丢了头盔的大将一溜烟似的跑出了城外,顺着大路向西跑去。已经是马跑如飞了,可这员丢了头盔的大将还嫌马跑得慢,还一个劲地打马。嘴里喊道:“驾!驾!驾!”

第一回 恶霸意欲霸占酒馆 掌柜不惧奋起抗争

在某地有这么一个很大的集镇,在这个集镇里的正大街的十字路口拐角处,座北朝南,有一个挺大的酒馆。

在这个酒馆的房后,是一个挺大的花园。因为此时正是夏季,在这个挺大的花园里,开满了各种五颜六色的鲜花。

这一天上午,在这个酒馆房后的花园里,有一男一女,俩个人大约都有二十七、八岁的年纪。男的中等身材,虽然不胖,但长得却很结实。头戴一顶黑色绸子做的西瓜皮帽,在帽顶上的正中心,有一个用红绸子做的红疙瘩。身穿一件深绿色缎子做的长衫。在往脸上看,浓眉大眼,鼻正口方,国字脸棱角分明,面带刚毅,相貌堂堂。此人正是这个酒馆的掌柜的,姓牛,名叫牛永贵。

女的上中等个头,身材苗条。俩道弯弯的柳叶眉,一双丹凤眼,翘翘鼻子,樱桃小嘴。头上青丝如墨,云鬓高卷。看上去,犹如仙女下凡一般。此人正是这个酒馆掌柜的牛永贵的老婆,名叫张彩霞。

此时,他夫妻二人正在这个花园里,给这满园名贵的鲜花浇水呢。

这时,酒馆掌柜的牛永贵老婆张彩霞,直起腰来,用手察了一把脸上的汗,并抬头看了看天。一看天快正午了,因为家不在这酒馆的房子里住,隔着几条街,在这个镇的东南角上住,离此挺远。所以说道:“夫君,天不早了,私塾该放学了,我也该回家去看看孩子了。”

牛永贵说道:“好的,你回去吧。”

就在牛永贵的老婆张彩霞刚走,酒馆屋里的店小二,就掐着俩手冷汗,突然在酒馆屋里慌慌张张地跑进了后花园。嘴里喊道:“哎呀,掌柜的!可不好了,今天指定要出事呀!”

这时,正在浇花的酒馆掌柜的牛永贵一听,手中立即停止了浇花。急忙抬起头来看着店小二,俩道浓眉向上一挑。然后问道:“哦!什么事?”

店小二说道:“我看见了,就在屋里中央那桌喝酒的这帮客人,他们吃完饭后,在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把沙子扬在菜盘子里了,然后就说这菜里有沙子,又摔盘子又砸碗的,说是非得让你去给他们下跪磕头认罪。”

牛永贵听完后一邹眉,然后把俩眼一瞪,大怒道:“什么?真是岂有此理!这是哪儿来的这帮人?”

牛永贵刚说完,可是心里转念一想:“哎呀,不好!,这可能是‘活阎王’他们吧?除了他们别人不能这么干哪。如果要真是‘活阎王’他们那帮龟孙的话,那可真就坏了!”

于是,他就放下浇花的壶,急忙进了屋。进到屋里往屋子中央正在吃饭的那张桌子一看,只见那张桌子坐着五个吃饭的客人。再看桌子上面,已经是吃得杯盘狼藉,桌子上已经被打碎了不少盘碗了。

这时,就在那个桌子上首坐着的那个大汉,一看掌柜的牛永贵进了屋,突然“呼”的一下站了起来,把俩眼一瞪,用右手使劲“啪”的一拍桌子。大声吼道:“掌柜的!你他娘的过来看看,这菜里怎么有沙子,难道你让我们吃沙子吗!”

此时,就在屋里靠墙的地方,还有一桌三个是远道而来的吃饭的客人。一看那个大汉的这个闪神,吓得他们连饭也不敢吃了,急忙站起身来,用俩只手捂着脑袋,弯着腰,撒腿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喊道:“哎呀我的娘呀,可不好了,要出人命呀!”

这时,牛永贵就往拍桌子大声吼叫的那个大汉脸上一看,哎呀!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地的恶霸,人送外号“活阎王”的亲弟弟,外号“二阎王”。再往同桌其他的四个吃饭的人脸上一看,只见一个各的横眉立目,都不像个好人样,就知道这四个人都是这个“二阎王”手下的打手了。

此时,牛永贵就知道了今天是“活阎王”的亲弟弟,“二阎王”带队来的了。

牛永贵的心里当时就想道:“完了!看样子他们是来找茬的,别人家的挣钱多的买卖店铺都被他们给霸占去好几家了。看来,今天可能就是来霸占我的酒馆来了,大祸轮到我的头上了。”

牛永贵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由得“腾”地升起一股怒火。但是,心里又想道:“还是先说点好听的看看,探明他们的真正目的再说。”

于是,他想道这里,急忙冲着“二阎王”一抱拳,假装着笑脸说道:“哎呀,各位可好!真对不起,还请各位多多包涵。我再马上给各位重上一桌吧,让各位吃好喝好。”

这时的“二阎王”,大瞪着俩眼说道:“他娘的,我吃什么好!”

他一边嘴里说着,一边右手操起一个饭碗,“嗖”的一声,就奔牛永贵撇了过去。牛永贵一看不好,急忙一闪身,躲了过去。这个饭碗一下子打在了对面的墙壁上,只听得“啪”的一声,饭碗被打得粉碎。

就在这时,同桌其他的那四个打手也都“呼啦”地一下站了起来,有的用俩手叉腰,有的撸起了袖子。

其中有一个打手,上前一把就抓住了牛永贵的脖领子。然后说道:“你他娘的快给老爷滚出这个酒馆去!”

只见那个打手说完,就轮起了右胳膊,使足了劲,“啪”的一下,就狠狠地抽了牛永贵一个嘴巴。这一嘴巴抽得可是不轻,把牛永贵的嘴当时就抽出血了。

这时的牛永贵,一听心里就彻底明白了,知道这真的就是来霸占他的酒馆来了。此时,他心中的怒火直冲脑门。心里想道:“狗日的,我的酒馆可不能就这么白白地给他,我和他们拼了!”

他想到这里,就见他稍微往下一哈腰,抬起右腿,用膝盖照准这个抓他衣领子、抽他嘴巴的这个打手的裆部,很劲往上一顶。就听得这个打手“哎呀!”一声,就松开了抓牛永贵衣领子的左手,俩手捂着裆部,“扑通”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时,另一个打手一看,那个打手被牛永贵给顶坐下了。这还了得,伸手一掀桌子,就听得“咣当”一声,桌子四腿朝天,扣在了地上。桌子上的杯盘碗筷,“稀里哗啦”散落一地。这时,其他的几个打手,就一齐上来打牛永贵。

牛永贵一看,知道今天这场灾难是躲不过去了,压在心中的满腔怒火,更是按耐不住,象火山一样地喷发了出来。俩道浓眉向上一扬,怒目圆睁。随即大声吼道:“狗日的,你们这帮杂种,爷爷我今天就和你们拼了!”

牛永贵说完,弯腰伸手抄起一条板凳,怒目圆睁,咬牙切齿地照准那个“二阎王”的脑袋狠狠地砸了下去。

因为,牛永贵知道,擒贼先擒王。今天是“二阎王”带队来的。而且他还是当地的恶霸“活阎王”的亲弟弟。如果先把他打倒的话,他带来的这帮打手就不敢动手了。

此时的“二阎王”,正在低头弯腰往起拽那个被牛永贵用膝盖顶了裆部,坐在地上的那个打手呢。

这时的“二阎王”就觉得脑后生风,知道不好,刚要一躲脑袋,可是已经来不急了。只听得“啪”的一声,这一板凳正好砸在“二阎王”的后脑勺上。只见得“二阎王”连“哼”的一声都没“哼”,就俩眼一闭,身体摇晃了一下,“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此时的牛永贵已经打红了眼,一边继续打那几个打手,心里一边在想:“如今事情已经这样了,一不做二不休,搬不倒葫芦洒不了油!我打死他一个,“活阎王”也是饶不了我,我打死他们俩个,“活阎王”还是得把我打死,我还不如多打死他们几个多赚几个呢。”

牛永贵想到这里,于是就越打越猛,板凳轮得“呜呜”直响。

这真是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牛永贵把这几个打手打得躲的躲,藏的藏,一个个抱头鼠串,鬼哭狼嚎。

因为,这几个打手们一看“二阎王”都被打倒了,见牛永贵使出来的这漂亮的俩手,又干脆又利索,还认为他会武功呢,吓得哪敢再还手哇。

这几个打手都只顾保自己的性命了,其中有俩个打手一看,趁着腿还没被打断呢,赶紧跑吧!于是,他俩撒腿就在屋里跑了出去。

其实,牛永贵哪里会什么武功,就是被这帮打手给逼急眼了,不打也不行了。

再说他们这些打手都是一些不务正业,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玩意。哪里有什么真本事,平日里就是依靠“活阎王”和“二阎王”的势力,混吃混喝,仗势欺人,打打这个,骂骂那个,耀武扬威,装腔作势而已。

就在这时,在房后花园里藏着不敢出来的店小二,在后窗户外往屋里一看,见“二阎王”他们来的五个人,已被牛永贵打倒俩,又跑了俩,还剩下一个了。剩下的这一个还吓得钻到了桌子底下,俩手抱着脑袋浑身直劲哆嗦,不敢出来了。店小二想道:“此时正是我往出跑的机会,此时不跑还待何时呀?”

于是,他急忙地从房后跑进了屋里,冲着牛永贵一招手喊道:“掌柜的,快跑吧!他们跑出去了俩个人,可能是给“活阎王”报信去了。一会儿“活阎王”来了,那时就跑不了啦!”

店小二说完,撒腿就从屋里的前门跑了出去。此时,牛永贵正准备打钻在桌子底下的那个打手呢,猛听得店小二这一喊,心想,店小二说的也对。于是,他扔掉凳子,也撒腿就往屋子外面跑去。

当牛永贵跑到屋子外面时,看见店小二往东边的胡同里跑去了。他心里想道:“我往家里跑吧,先把这事告诉我老婆一声再说吧。”

因为牛永贵的家离酒馆还挺远,隔着几条街呢。当牛永贵累得“呼呼哧哧”地跑到家时,把他的老婆吓了一跳。他老婆张彩霞急忙问道:“你这是咋的了,看把你累成这样?”

牛永贵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地回答道:“我是跑、跑回来的。这下可坏----坏-----坏了,出-----出----出事了!”

牛永贵的老婆张彩霞听了,吓得一激灵。急忙问道:“啊!出什么事了?”

牛永贵“呼呼哧哧”地大口喘气地说道:“就在你刚走后不大一会儿,正在咱们酒馆里喝酒的‘二阎王’和他带来的那四个打手就开始找茬闹————闹事了,要霸、霸占咱家酒馆,我把他们打了。”

牛永贵的老婆张彩霞一听此话,吓得脸顿时就白了。急忙说道:“哎呀,这下完了,酒馆要没了,你也惹祸了。我的天呀,这天可是要塌了!

因为牛永贵的老婆张彩霞以前就听牛永贵说过,当地的恶霸“活阎王”,领着一帮打手,看谁家的店铺的买卖挣钱多,他就去找茬把你打跑,店铺就归他所有了。你若是不跑,不把店铺让给他,就得被他们打死,店铺也还是得被他们霸占去了。

此时,再说刚才牛永贵在酒馆里用板凳痛打“二阎王”时,吓跑的那俩个打手,一气跑到了他们的老巢。还没等进屋就大声喊道:“大哥大哥不好了,不好了,可不好了!”

这时,就见在他们的老巢屋中走出来一条大汉,此人身高有七尺开外,膀大腰圆。长了个挺大的圆脑袋,剃着个光头。一张漆黑的大圆脸,满脸络腮胡须。俩道浓眉,一双大蛤蟆眼。大蒜头鼻子,一张大蛤蟆嘴,俩个大厚嘴唇子。除非不张嘴,一张嘴就满嘴喷“粪”。

上身不穿衣服,光着膀子,只穿一件黑丝坎肩,腰扎一条很宽的牛皮武功带。下身穿着一条黑丝灯笼裤,脚穿一双薄底快靴。俩只长满黑毛的胳膊上,带着一对铁护腕。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地见谁家的店铺的买卖兴隆挣钱多,他就霸占归为己有的那个恶霸。因为此人不但长得膀大腰圆,手狠心黑,而且还会一身武功。因此,人们恨之入骨,却敢怒而不敢言,暗地里人们送他外号“活阎王”。

虽然他在此地横行霸道,打死了不少人,霸占了很多家店铺,但却安然无事。因为,本县的县太爷也怕他三分,再加上他经常给县太爷送礼。因此,县太爷也为他撑腰,给他当保护伞。所以,无人告倒他。

这时,“活阎王”来到了屋门外的台阶上,俩手叉腰,“呸!”的一声,使劲吐了一口吐沫,然后把俩只大蛤蟆眼睛使劲一瞪。冲着那俩个刚被牛永贵打跑回来的打手说道:“看你们俩个熊样,大惊小怪慌慌张张地喊什么喊!慢慢说,什么事?”

于是,那俩个被牛永贵打跑回来的打手,战战兢兢地跑到“活阎王”的跟前,站住了脚。磕磕巴巴地说道:“大、大哥,牛永贵他、他、他、他他他……”

这时,“活阎王”不耐烦地 大声吼道:“他娘的!什么他、他、他的,牛永贵他到底怎么了?”

那俩个打手同声说道:“牛永贵他造反了!”

“活阎王”往前一伸脖子,有点纳闷地问道:“啥?牛永贵他怎么造反了?我白给你们饭吃了,连句话都说不清楚!”

那俩个打手说道:“牛永贵他、他、他把我们二哥给打了!”

“活阎王”一听,把俩只大蛤蟆眼睛又使劲一瞪。大声说道:“什么?他娘的,我就不信,牛永贵他真的吃了豹子胆了,翻了天了,他敢打我的人?”

那俩个打手说道:“是真的,小的不敢撒谎。牛永贵打倒我们俩个人了,我们打不过他。所以,我们跑、跑回来给你报信来了。”

“活阎王”听了后,气得他“嗷”的一声,然后大声吼道:“真是废物!你们一帮还打不过牛永贵一个人?”

然后,“活阎王”把俩眼又使劲一瞪。大声说道:“这还了得,他牛永贵真是翻了天了!这些年还没有人敢打我的人呢!小的们!留下十个人看家护院,其余的都跟我走,给我打牛永贵去!”

若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wbdpkqf.html

原创长篇小说《牛永贵复仇记》的评论 (共 5 条)

  • 漫舞洛城
  • 心静如水
  • 雪儿
  • 浪子狐
  • 紫色的云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